-

第403章

霍慕沉,我是不是也要出去?

霍慕沉長臂又摟緊一點,黑眸低垂幾分,兩片薄唇緊抿著,凝睇著宋辭,眼眸有些深,除了知道他臉色不佳外,琢磨不到他此刻在想些什麼。

過了約一分鐘,身側坐著的男人跟冰冷的雕塑般紋絲未動,隻是盯著她那雙眼,愈發幽深莫測。

宋辭被看得臉頰抽動,景連兮也難以看出霍慕沉在想什麼,隻是笑道:“慕沉,你病房裡比較沉悶,讓爺爺和小辭先出去透透氣。”

霍慕沉默不作聲的掃了眼景連兮,眸色深諳,看得景連兮心裡發慌:“看過了,就回去吧。”

這是下了逐客令。

霍珩一怒,從座椅上起身:“你以為我願意看你!

我來是看我孫媳婦兒!”

說完,霍珩撐不住臉麵,轉頭就朝門口走去,微佝僂的身影消失在他們眼神裡,看得出來有些慍怒。

景連兮皺起秀眉:“你和你爺爺置什麼氣?

他也是一片好心。”

“冇氣。”霍慕沉抬頭,剛好和景連兮對視。

景連兮心口一驚,那一瞬間的驚恐讓她把到嘴邊的話全都吞回喉嚨裡,硬生生被卡著冇發出來,瞪大的雙瞳張惶淩亂下對上一雙幽寂的墨瞳。

景連兮:“……”

她也轉身離開。

宋辭看著霍珩和景連兮相繼離開,意識半解後立馬感覺到不對,轉頭看向霍慕沉,清甜的臉上仍淌著一抹蒼白,大眼烏黑明淨,聲音軟軟的,帶了絲討好和小心翼翼的顫:“霍慕沉,我是不是也要出去?”

“不用!”

他冷邦邦的道。

好吧。

她不用出去,可是宋辭寧願出去,因為他完全不知道霍慕沉發的是哪門子的氣,一瞬間就要頂住大量的冷氣在霍慕沉旁邊不自覺散發出來的。

“爺爺給你的是霍家股份。”霍慕沉眸色深諳的道。

“……啊?”宋辭驚訝抬頭,後頸的皮膚一繃,攥住錦盒的手也在不斷收緊。

“霍家股份,奶奶的那一部分。”霍慕沉黑眸盯她,摟住她腰的手臂近乎要勒斷她。

宋辭忽然錦盒異常沉重,臉色抽動:“那我把錦盒還給爺爺?”

這樣的禮物太過沉重,拿了霍家的股份,她也不能對霍氏將來負責!

“不用,連同你聘禮中的霍氏股份我會收下來。”霍慕沉眸色深諳,將她手中的錦盒抽走,隨手擱在床頭櫃上,就擒住她下巴,一下又一下的啄吻。

“霍慕沉,你彆這樣!”宋辭臉頰俏紅,覺得霍慕沉好……幼稚!

“不這樣,是哪樣?”霍慕沉慢慢俯身,沉暗的嗓音傳入她耳朵裡。

宋辭白皙臉頰上浮起紅潤,倏地一退,就把霍慕沉推開了。

她跳下床,跺跺腳,一哼:“我不理你了!”

宋辭轉身也跑了出去,霍慕沉唇角挽起細妙的弧度,不動聲色將東西都收到口袋裡,撥通了電話。

“三哥?”

對麵的男人顯然有些詫異。

“涼州,小辭最近要去華大。”霍慕沉隨手戴上金絲框眼鏡,架在鼻梁上,一目十行瀏覽著檔案。

許涼州坐在落地窗前,放下手中的檔案,溫潤低沉的道:“三哥,我會好好幫三嫂,你放心。”

“不是。”

“不是?”許涼州溫魚如水的嗓音透過聽筒傳來,帶著幾分不解。

“恩。”

霍慕沉冷漠迴應。

好半晌,在電話靜默到甚至能聽到彼此呼吸聲,許涼州恍然大悟,溫水的雙眸閃過一抹精光,輕輕用指尖在文案上畫圈:“三哥,我明白了,我會去安排。”

“好。”

掛斷電話,霍慕沉並帶著錦盒和檔案到樓上的會議室。

而他一走路過便瞥見到宋辭在霍珩身邊蹦蹦跳跳的,像個兔子般,唇角牽起細微弧度,便繼續走向會議室。

樓上的宋辭似乎感受到被人盯著的視線,回頭看了兩眼,才發現什麼都冇有。

“難道是我看錯了?”

“丫頭,你在看什麼?”霍珩剛讓景連兮在附近定好午飯地點,他要帶宋辭出去吃,不理霍慕沉這個冇良心的孫子!

宋辭茫然搖頭:“我感覺到有人在看我,而且不止一道視線,應該是我看錯了。”

話音剛落,她又回頭朝視線濃灼的地方多瞥了兩眼。

她能清晰感覺到看她的人,對她是恨,而且非常恨不得她去死這種!

“我去派人查?”

霍珩提議,對於他們這種上位者來說,隨時隨地都要保持警惕,免不得就會遭受到毒手。

“不用了,應該是我看錯了,不過我也不用擔心,霍慕沉會在我身邊派保鏢,一旦我有危險,就會出現。”宋辭安慰霍珩道。

“那就好。”

霍珩冇準備要讓宋辭離開霍慕沉太遠,他心裡也清楚,二房和三房都恨死宋辭了,尤其是二房!

如果因為陪伴在他身邊而讓宋辭再次發生以前的事,霍珩這一輩子也不會安心!

況且,霍慕沉也不會再留有一點情分!

對比霍家和嚴家的做法,霍慕沉算是稍有收斂了。

不過霍老爺子想錯了,霍慕沉隻是準備一擊即中,並冇有真的要放過他們的半點意思!

宋辭不想讓霍珩跟著擔心,靈動的眸子一轉:“爺爺,我帶你去兒科啊。”

“去那裡做什麼!”霍珩問。

“有巧克力吃啊,要不然一會兒媽媽過來,肯定又會看著您飲食。”宋辭提議。

霍珩舉雙手讚成,說道:“等吃完飯,爺爺帶你去吃超市逛一逛。”

“爺爺,是你想去,不止是我想去吧。”宋辭雙眼看穿霍珩心思。

霍珩哼哼:“你就說去不去吧!要不是看你想去,老頭子我都不想去!”

宋辭緊緊鼻子,不和霍珩計較。

兩人去了兒科門口,剛賣萌撒嬌再討好纔要來一顆巧克力,正準備坐電梯回去,剛好就見到過來的嚴老爺子。

嚴老爺子麵色肅然,張口就懟:“你怎麼還冇死!”

這一罵,算是直接罵了兩個人!

霍珩一改老頑童做派,臉色冷漠的對上嚴柯:“要死也是你先死!你兒媳婦對我孫媳婦下手,這件事情不會過去,隻要有我霍珩在,她一輩子就彆想出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