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2章

說什麼悄悄話呢?

“何止?

一會兒媽媽給你講一講,我嫁進霍家的趣事。”景連兮在霍家是和霍珩相處得最好的人,這些年雖然冇有出去工作,在老爺子身邊照顧,但是老爺子平時處理公事,景連兮即便不過手,也聽得七七八八。

霍家大局,景連兮基本掌握在心中。

“那就謝謝媽媽哦。”宋辭小聲迴應。

“說什麼悄悄話呢?有什麼不能讓我一個老頭子知道!”霍珩有幾分好奇,嘴巴上卻不饒人。

“冇什麼悄悄話啊,爺爺你是吃醋了嗎?”宋辭品了口魚湯,誇讚道:“媽媽,魚湯真好喝。”

“這可是爺爺特意吩咐我為你……和慕沉做的。”景連兮不好意思說其實霍珩就隻準備給宋辭做,就冇準備給霍慕沉,他們也是在得知網絡上的事,就立即過來。

“謝謝爺爺哦。”

“哼,我和一個晚輩吃什麼醋,我是讓你們好好活著,你可是答應我老頭子要讓我看上重孫子,可不能食言!”

“當然不會食言,隻是要看我家霍先生什麼時候才能戒菸啊?” 宋辭端著湯碗,歪著頭看著優雅喝湯的男人。

霍慕沉感受到她看過來的視線,薄唇彎了彎,伸手摸了摸她的臉,嗓音低沉磁性:“現在。”

他的樣子居然有幾分歉意。

誰能想象到,華城堂堂隻手遮天的霍大少,居然在戒菸問題上被自己老婆嘲笑了!

他居然會戒菸失敗!

“霍慕沉,你給老頭子我好好戒菸,往後再看到你抽菸,我就打斷你的腿!”霍珩冷哼。

“打斷我的腿,不能阻止我的手抽菸。”霍慕沉心情不錯,難得反抗卻留有餘地,通常情況下,霍慕沉說話不會給敵人留反抗機會!

“臭小子,你真是天生就會和我作對! ”霍珩氣哄哄,但怒意並不達眼底。

霍慕沉看向他說:“爺爺,您還是保重身體,至少我現在並不想戒菸,小辭年紀還小。”

“那你是準備讓我再等十年纔要孩子?”霍珩道:“到那個時候,我還能不能活下去,還是個問題!”

“爸!”

“爺爺!”

房間裡不約而同響起兩聲。

“爺爺,您一定會長命百歲。”

宋辭氣鼓鼓的瞪他,格外嬌俏可愛。

“好好好。”霍老頭子完全抵擋不住宋辭撒嬌:“真不愧老話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你和慕沉要個重孫女給我吧!”

宋辭:“……”

霍慕沉:“……”

這還不是他們能決定的!

不過霍慕沉內心仍舊堅持生兒子,生兒子方便好揍,而且他並不準備再養一個女兒,把自己的寵愛分給另外一個‘女兒’。

他會把所有的愛都留給宋辭!

可以見得,霍慕沉的兒子將來又多慘!

霍慕沉並冇有把內心想法和他們說,隻是默默壓到胸膛深處,將魚湯碗放下後,默默把越坐越遠的宋辭直接勾回懷裡,嗓音黯低:“爺爺,您來看我?”

“不是。”

霍珩非常乾脆果斷的拒絕。

“那您可以走了,小辭冇事。”

霍慕沉也回絕回去。

宋辭和景連兮默默看向祖孫兩人相處模式,見霍珩被氣都條件卻冇辦法,隻能說:“我本來看小辭,又不是看你。

醫院不是你家開的,我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聽聽,爺爺太傲嬌了!

“我明天就要出院。”霍慕沉道。

“你出車禍了,就不能在醫院多待幾天?”霍珩言語間儘是對霍慕沉關懷,又道:“嚴家的事我會處理,如果嚴家敢袒護,霍家也會全力幫你們。”

“不用。”

他再次拒絕。

“你已經處理好了?”霍珩問。

“冇有。”

霍慕沉道。

霍珩一吼:“冇處理好,你說個屁!

這件事情你冇為小辭找回臉麵?

我孫媳婦兒能是嚴家那群人欺負的嗎!”

“爺爺,沒關係,我不需要臉麵,我相信慕沉一定能處理好。”宋辭笑著安撫。

“你就隻會袒護這臭小子,將來要是他欺負你,你都不知道反抗,我看你怎麼辦!”霍珩並冇有想要放過嚴家,準備動用霍家勢力去反擊。

這個念頭剛入腦海裡,就被霍慕沉直接掐滅。

他說:“我不想用霍家出麵,這隻是我和小辭的事。霍家和嚴家並不能失衡,我暫時還冇有想讓M&R一支獨大!”

霍珩瞬間明白:“霍慕沉並不想讓外人再有預謀的想,霍氏還和M&R有什麼關係,要脫離就脫離的乾乾淨淨,哪怕是一丁點都不要糾纏!

在商業圈裡,他們都是獨立個體,隻談利益。

在生活裡,霍慕沉依舊是霍珩的孫子。

這就足夠了。”

景連兮笑意連連,附和兩句,並不刻意遮掩住什麼心思:“爸,如果我們現在幫慕沉,那不就是對外人說,M&R和霍氏還有關係嗎?

而且,還會被有心之人覺得我們在欺騙大家!

嚴家和霍家都是大家族,如果有一方強,有一方弱,肯定會讓華城失衡,到時候不會太好。”

“說的也是!

但是這件事情,不會這麼算了!慕沉,你必須要為你老婆做主,要不然你就白做小辭老公了!我霍家的男人都是疼老婆的人!”霍珩義正言辭道。

宋辭挽住霍慕沉的手臂,莞爾一笑:“爺爺,您確定?”

“咳咳咳!就算有個彆,也隻是個彆!”霍珩板著嚴肅的臉,從鼻腔裡旋出不滿的冷哼,接過景連兮遞過來的魚湯,慢悠悠品嚐起來。

宋辭和霍慕沉坐在霍珩對麵,十指相扣:“爺爺,我相信隻是個彆,爺爺那麼善良的人,怎麼會不疼奶奶呢?”

“那當然!”

霍珩說完就朝宋辭伸出手,遞出一份小錦盒:“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是你奶奶年輕時最愛的一對珍珠耳環。

當年霍氏還冇成立,芽兒一直在陪在我身邊,她一直鐘情這個,我現在把它給你。”

“快收下,爺爺把它給你就是你的,要好好珍惜爺爺的一份心意。”景連兮見宋辭有點緊張,溫柔安撫她的緊張和不安。

宋辭攥緊紫色錦盒,呆呆的看向霍慕沉。

霍慕沉揉著她烏髮,淡淡勾唇:“收下吧。”

宋辭見霍慕沉都同意了,歡喜的接下來,甜甜一笑,脆糯的嗓音也在耳邊浮起:“謝謝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