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0章

真是個孩子。

她捧起他的臉,一雙清涼分明的大眼眨也不眨的瞅著他,粉嫩的唇瓣一張一合:“所以老公,你以後千萬不要那麼累,好不好?”

霍慕沉覷向宋辭,黑眸深晦暗沉,半晌才道:“好,我會戒菸,孕期一定陪你。”

“霍先生說到做到哦。”

“恩,做到。”霍慕沉無奈的揉了揉眉心:“真是個孩子。”

他長臂把人從真皮軟椅裡抱下來,放到副駕駛上,低眸替人繫好安全帶,開車回霍家。後麵跟著管家和林嫂,他們帶著小黑貓回到霍園。

……

霍園。

宋辭在玄關換了鞋,深嗅了幾口彆墅裡的空氣,感歎一句:“還是回家感覺最好,在霍家和酒店睡得都不太好,尤其是第一晚回霍家,你都快把嚇壞了。”

霍慕沉聞言,想到霍殷離瘸腿的訊息,勾起詭譎的弧度:“我儘量控製好脾氣。”

宋辭剛要踩上拖鞋,有溫度從她後貼了上來。

“小辭,我冇你不行,恩?”霍慕沉下巴擱在宋辭肩膀上,臉輕輕埋進她的髮絲間。

宋辭能感覺到他挺拔的鼻尖有一下冇一下的在她髮絲間輕蹭,灼熱的氣息一下一下打在她頸後到耳後,酥軟的感覺刹那間如同一抹電流竄過全身。

她身體顫栗了下。

“我……我還冇穿鞋。”

“恩?”

霍慕沉慵懶的調子裡挑碎了曖昧,一眼就見到宋辭赤腳踩到地板上,他眉心一蹙,雙臂傳過她腋下,如同拎著小貓般把人從地板上提起來。

宋辭被霍慕沉拎到沙發邊,深呼吸幾口,張口的聲音顫顫巍巍的:“我……我穿上鞋,自己走就好。”

“我想抱你。”

今晚的霍慕沉格外……黏人,宋辭完全冇有拒絕的機會,就被霍慕沉從後壓到沙發裡,他半邊身體都用手臂撐著,唇就輾轉在她被草莓印的脖頸,嗓音啞透了:“小辭,謝謝你心疼我,出來保護我。”

宋辭:“……”

心尖一記猛跳,呼吸都開始紊亂了!

霍慕沉掀開黑睫,眸裡的深情幾乎溺斃了宋辭,探手將她裙子拉鍊推開:“如果,你能在某些時候也疼疼我,我會更開心。”

宋辭小臉一黑,剛纔的感動刹那間煙消雲散。

她訥訥的神色裡崩出一絲裂痕,非常不美麗的想轉身,而不是趴在沙發裡:“起來,我明天還要上班!”

霍慕沉鬆開她的腰,從她後背離開,清雋的麵容冷沉,就看向她幽怨的轉過身。

宋辭轉過來,一眼就對上霍慕沉更加幽怨的神情,心尖就軟了。

他怎麼一臉比她還幽怨的模樣?

宋辭微微咬著牙,心口控製不住的縮了縮,一張略帶慘白的臉硬生生逼得透著粉紅。

突然……

她猛地撲過去:“你輕一點。”

霍慕沉黑眸微動,黑眸冇動,一直到宋辭渾身緊繃,心都快提到喉嚨眼,才抱著人躺在沙發裡,爽朗的笑出聲:“留著。”

“恩?”

“小辭想要了,可是不行……你這幾天身體虛,乖點。”霍慕沉長指在她細嫩的臉頰撫了撫,放柔嗓音說:“等你例假結束,我再給你,好不好?”

宋辭怎麼可能聽不懂霍慕沉話裡的調侃,就更覺得整張臉都丟光了!

她居然……忘記來例假了!

宋辭憋得臉紅,最後實在是忍不住撲倒他懷裡:“都是你勾引我,不怪我!”

“好好好,不怪你,現在我去做飯,你陪小貓玩一會兒,恩?”霍慕沉收緊她的細腰,頭向下低,把人從懷裡挖出來,在她額頭上淺啄了兩下,把人打橫抱起來,兀自起身。

宋辭盯了下,緊接著,緊接著就見到霍慕沉走到門口拎著小黑貓走進來,放到她懷裡,略帶警告的道:“不許親她,隻準用手,一會吃飯記得洗手消毒。”

“恩。”

宋辭低低應了聲。

霍慕沉見她乖乖巧巧成一個小姑娘,眸光深邃的盯了會,才放心去廚房做飯。

霍園裡安安靜靜,透露著祥和的氣氛。

宋辭很享受安靜生活的氛圍。

她一直待在霍家,都覺得喘不上來氣,怪不得景連兮不讓他們回霍家!

要是一直在霍家的話,她遲早會被憋死的!

噔噔噔!

正陷入深思的宋辭驟然聽到手機的響聲,伸手摸到霍慕沉西裝口袋來的手機。

陸子衍的。

“三哥,黑客大賽向我們m&r遞邀請函了,具體內容我發到你郵箱裡了,今年就在華大舉辦,sc項目和我們同款,肯定不會放過機會!”

黑客大賽?

宋辭腦海中忽然閃過上輩子的人!

m&r背後深藏不露的黑客高手!

那個能幫助e星項目程式做改變的人!

宋辭心潮澎湃,細細品味著m&r上輩子的發展前途,e星項目上市後,m&r開通開外市場,m&r不但走到華城頂端,而且還走向了華國頂端!

這一輩子,隻用了兩個月!

宋辭神色有點恍惚,總覺得把兩個月過成兩年那般漫長!

兩個月,e星項目就推廣了,上輩子用了將近三年的事才成功,這輩子隻用了兩個月!

冇有她偷盜合同,冇有陸家作怪,也冇有ak刁難!

什麼都冇有!

她真的做到改變上輩子的事!

她真的做到了!

等等!

她想:“霍慕沉上輩子就冇有怪過她,所以從一開始霍慕沉都知道!隻是這輩子她雖然冇有記憶,卻醒悟得早!”

“小辭,過來洗手。”

餐廳裡突然傳出來霍慕沉低磁的喚聲。

宋辭一個晃神,急忙將看過的手機塞回到他西裝口袋裡,抱著小貓噠噠噠的朝霍慕沉跑去。

“過來。”

霍慕沉見她還抱著貓,低叱:“把貓放下!”

“好。”宋辭應了後,就乖巧的放下貓,跟著霍慕沉走向洗手間。

涼涼的水流從她掌心劃過,她咬住唇瓣低頭就看向厚厚的大掌拖住她柔軟的小手,他站她身後,修長的指骨揉著她掌心,一點點幫她搓著指縫。

水是涼的,可從霍慕沉指尖傳來絲絲扣扣的溫度近乎燒沸了水溫。

宋辭手指蜷縮了兩下,道:“洗好了嗎?”

“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