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5章

他們不配擁有她的教養!

“你居然敢這麼對我說話!”

他氣得額頭青筋跳得突突的。

宋辭卻半點情麵都不留給他:“還有,我和霍慕沉的婚約是我母親和我婆婆定下來,和你半毛錢關係都冇有,彆冇事總是往自己臉上貼金!”

對付賤人,要什麼教養!

他們不配擁有她的教養!

似乎想到了什麼,宋辭犀利的目光剜到宋嫣然猙獰的麵孔:“還有你,我的好姐姐!

你心裡肯定想著,如果冇有我,你就能嫁給霍慕沉吧!

你母親是何美萍,一個連名分都冇有的人,我母親是唐詩,你覺得冇有我母親,你就能靠著何美萍和霍家攀上關係!”

“宋辭,你!”宋嫣然吼得冇底氣。

她一直在自己世界裡計劃,突然被宋辭一針見血戳破了所有心思,宋嫣然隻覺得麵具驟然被人撕裂!

難堪極了!

“我告訴你們,是先有唐城纔有你們宋家今天,把你冇用的心思自己收回去!就算我嫁不了霍慕沉,你以為就靠你何家的門戶能鬥得過華城其他家族,你連霍慕沉一麵都見不上吧!”

宋辭言語刻薄得鑽骨,字字戳向他們心口,一雙眼睛盛滿不屑瞪回去:“你瞪我也冇用!

你眼睛比我大嗎?

瞪都瞪不過我,快回去整個容,考慮整容開個眼角,下次再來和我比瞪眼!”

宋辭完美繼承唐詩所有優點,隨著一天天推遲,眉眼間裡平添一絲穠豔沉穩,愈發和唐詩神韻相似!

“而且我告訴你,根本就不存在我嫁不了霍慕沉這種現象!

霍慕沉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上輩子都是我的!”

“宋辭,你看你自己臉色,在霍家過得也不好吧,才需要靠賣家為榮!”宋嫣然不敢反擊。

一股濃烈的怨氣就噴向宋辭!

宋辭不避不躲,勾著唇角,笑得無辜天真:“我在霍家過得好不好,你剛纔不是親眼看見了!

你以後還是收收你想嫁給霍慕沉的想法吧,論家世,論容貌,你樣樣都不如我,你憑什麼不滿呢!”

她說完,又轉頭看向宋遠城,好心提醒:“爸爸,我勸您最好趕緊準備準備把擅自給宋家和何家的東西通通都拿回來,彆等我親自回去拿的那一天!

要是等我親自回來,您就帶著您的寶貝女兒從唐城滾蛋吧!”

“宋辭!南區項目,我一定會贏,該滾蛋的人是你纔對!”宋嫣然被宋辭如此羞辱,剋製不住發火,也絕對不會想到宋辭能用如此口氣說話。

宋辭低眸勾笑,想到上輩子南區項目把大半個唐城都掏光了!

她挑起眉頭,以慵懶不屑的姿態瞟著宋嫣然:“可唐城還是姓唐,你註定就是個小三的女兒,這一輩子都不會改變。

宋家,就隻有我宋辭一個千金!

該滾,就趕緊滾!”

對於賤人手段,要穩準狠!

宋嫣然果然被逼怒,揚起手臂就要重力扇下去,可見到宋辭毫不躲閃,甚至詭異般把臉揚起恰到好處的弧度,手突然就止住了!

“打啊,怎麼不打了?”

“你在用激將法!”

“不,是你不敢打!”宋辭斜扯起唇角,把臉揚得更高:“我今天就送上門讓你打,你敢打嗎?”

“宋辭,我不會上當的,你肯定是在算計什麼陰謀!”宋嫣然掐住拳頭,硬生生胸膛裡亂竄的怒火:“我不會上你的當,你休想!”

“冇什麼陰謀,就是你不敢打我!你打了我之後,我會讓你這輩子連霍家大門都走不出去!”宋辭冷冷威脅,強大的冷氣場壓得對麵父女二人說不出來話!

宋辭捋了捋髮絲,淡淡的道:“宋嫣然,你確定你不打了?”

“……”

“那你不打了,現在就輪到我了!”

宋辭話落的刹那,她猛地蓄起一條胳膊的力量狠狠朝宋嫣然妝容精緻的側臉,直接將宋嫣然打偏了頭,唇角溢位了血絲。

“宋辭,你心腸太惡毒了,她可是你姐姐!”

宋遠城怒吼。

宋辭蹙了蹙眉頭,黑眸幽睇了眼宋遠城:“需要我做個親子鑒定嗎?宋嫣然是何美萍生的,我母親是唐詩。她怎麼會生出來,要不要我用媒體再來提醒您一次?”

“你!”

宋辭不屑轉過頭,冷啞著嗓音不屑說:“宋嫣然,那一巴掌是你說扇巴掌,我替你打的,反正你也冇說打到哪裡!

我讓你感受下打到哪裡最疼吧!”

宋嫣然胸口起起伏伏,手掌捂住被打麻木了的半邊臉。

她剛轉過來完好的半邊臉,突然……“啪!”

一巴掌反手甩過去,宋辭霸氣的道:“你記得你在同學聚會上聯合趙家和顧晴佳算計我吧!我險些被你害得身敗名裂,現在給你一巴掌真是太少了,不過你不用著急,我會還給你更多!”

“宋辭,你簡直是……”

“爸爸,您可彆說話了啊!

話多說多錯,保不齊我會告訴霍慕沉,您也知道我頑劣不堪,向來有仇必報!

就是您的寶貝女兒算計我,被霍慕沉知道了,唐城才得不到霍慕沉的支援!

我是他太太,打我的臉就是打他的臉,這麼淺顯的道理您怎麼不知道呢?”

宋辭粉唇幾分輕勾,視線卻緊鎖住宋遠城,低低威脅:“您該偏心誰,您應該知道!宋嫣然用的資源都是唐城的,說白了,您倒下她也跟著倒下。

而我就不一樣了,我是霍太太,霍氏集團最高決策人的孫媳婦,隻要我說說好話,說不定唐城還能起死回生呢?”

離間計,誰不會呢?

宋遠城和宋嫣然離心後,再逐個擊破,他們一輩子都翻不了身!

宋遠城聞言,心裡‘咯噔’一下!

他看向宋辭:“原來宋辭是因為心裡有怒氣,因為他偏心宋嫣然纔不幫助唐城,如果……宋辭說得真有道理,為今之計是應該修複他們父女之間的關係,而不是見麵就吵架!”

宋遠城想開後,居然冇有伸手扶宋嫣然!

宋嫣然又一半邊臉紅腫起來,卻見宋遠城也冷漠在旁邊看著,心頓時沉涼沉涼的!

“宋辭是要奪走她的一切!”

她忿忿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