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2章

會勾引人的黑天使

“上次,你約小辭出來,指甲碰到她了,是吧!”景連兮刻意不提請柬,笑容更加純粹詭異:“你擅自行使董事長的職權,企圖將三家公司推給&r,也都是你做的吧!”

葉玫臉色慘白,狡辯道:“我隻是在為霍氏好!&r給霍氏的三家公司無非是空殼子,如果讓外人知道,還會以為&r和霍氏不合,我隻是在為霍氏的名聲著想!”

“你一個秘書的本職工作,我還頭一次聽見有為父子合不合來著想!私事和公事在工作上要分開,你難道不知道?”景連兮反問。

葉玫心裡恐慌。

三夫人眼神太淩冽,完全看穿她心思。

她就好像被人扒光衣服,扔到景連兮和宋辭眼皮下,滑稽表演。

“&r送的三家公司裡威脅過公司利益,作為秘書當然有必要去為老闆分憂!”葉玫言辭犀利,攥緊包帶,昂首站起來。

那人說:“這藥可以幫你徹底迷惑男人,還可以讓他聽你擺佈,今後你就不用像以前一樣用小劑量才能保證可以在霍席深身邊。

隻要你見到霍席深,就可以得到你夢寐以求的三夫人身份。”

葉玫問:“你想要什麼交易?”

“把宋辭騙出來,帶到我告訴你的指定地點,我們的交易也就此結束。”那人說。

葉玫又同意了。

隻不過要騙出來,也不是什麼困難事。

心思晃過後,葉玫看宋辭的眼神越發幽深,直把宋辭看得脊背發涼。

她敢肯定,葉玫在算計她!

宋辭微微眯眸,澄靜的鹿眸深處被點開陰墨,暈開瞳孔,在眼光籠罩下泛光,僅僅一秒她就已經想到葉玫心思,和上一世一樣的做法,到霍家,算計霍席深,再直接取代景連兮!

一樣的橋段,一樣的做法!

隻不過,上輩子她冇回霍家,冇有和婆婆交心,但這輩子不一樣了!

宋辭聽完後開口:“葉小姐,我記得上一次霍董就已經開除你,你現在已經不是秘書,就算真要稟報也不該由你來。”

“宋辭,我和三夫人說公事!”葉玫態度強硬。

但也不過一秒,一道淩厲的嗓音讓她徹底住嘴!

“葉玫,誰給你的膽子讓你這麼和三少夫人大呼小叫!”

葉玫:“……三夫人,我錯了。”

“向三少夫人道歉!”

葉玫攥緊拳頭,不甘心向宋辭道歉,言語裡著實誠懇。

宋辭聽著葉玫越誠懇低頭,渾身就越發毛骨悚然。

“葉玫能忍,才最可怕,所以……她今天絕對不能進霍家大門!”宋辭想,她敏銳的瞧見葉玫始終抓緊的包帶,目光一沉,對她道:“我不原諒,你把我怎麼樣!”

葉玫似乎明白宋辭的套路,她擺出誠懇的笑容:“不如三少夫人開條件,要不然我請三少夫人吃飯吧。”

“單獨和你出去,然後再被你算計一次嗎?”宋辭唇角勾起無辜的笑容,純良無害,一張稚嫩麵龐冇有任何瑕疵,完美無瑕,卻在眉心裡露出穠灩嫵媚,直勾勾盯著葉玫,紅唇輕啟:“葉玫,我接受你邀請我出去吃飯,反正你也要離開華城,永生永世都不會回來了,難道不是?”

葉玫聞言,眼瞳睜大,瞪著不再是最初看到穿著白t恤,牛仔褲和白球鞋的稚嫩大學生,而是會算計人,會勾引人的黑天使。

宋辭真的……以恐怖速度在成長!

她居然答應了,反而讓葉玫心裡發慌,想:“宋辭是不是在找機會在算計她,她的計劃明明天衣無縫,不會被看穿纔對!”

宋辭見先緊張的葉玫,嘴角弧度越發加大。

她本來就在折磨著葉玫的神經,這一她要逼著葉玫永遠回不來,徹底斬草除根!

“葉小姐,難道你不接受?那就算了。”

葉玫恍惚回神:“我同意!”

“既然三少夫人都同意原諒你了,那你就先回去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的東西吧!”景連兮直接攆人。

葉玫剛一轉身,突然怔住。

她怎麼聽這兩人擺佈了?

景連兮和宋辭兩人竟然誆騙她!

還讓她許諾永遠都不會回來!

該死!

她驟然咬緊牙關,又轉回來:“三夫人,我今天可是拿了請柬過來,在走之前還是要見一麵老爺子。”

“那你帶禮物了嗎?”

宋辭問。

“……”

葉玫一驚。

她來是獻身霍席深的,哪裡是真給老爺子祝壽,自然忘記給老爺子準備禮物,百密一疏啊!

“我看你一直攥在包裡,那你把包拿給我吧,我幫你把禮物交給爺爺,然後你就可以走了。”宋辭又禮貌又客氣的走上前,伸手就去‘搶’葉玫手中的包。

葉玫一驚,本能就要朝後退,宋辭卻拽住她包帶,用力向後扯。

眼瞧見包就要被宋辭扯走,葉玫心中大慌,餘光卻掃到從門裡走來的欣長身姿,身體驟然向後倒,隻是趨勢還冇倒下去,就被宋辭拉住,而有一道身影從她眼前恍惚閃過,直直摔在地上!

“啊!”

“葉玫,你做什麼,乾嘛推我婆婆!”

“你居然說想要取代婆婆,還逼著婆婆要離婚!”

三人摔在台階上,但不出幾秒,便響起來宋辭的哭鬨聲!

霍席深聞聲從裡麵走出來,就見到景連兮被葉玫壓在身下,葉玫撐起來的手腕還摁掐住景連兮的脖頸。

他眼瞳瞬間惹起怒火,三步並作兩步扶起景連兮的胳膊,一腳踹到葉玫心口,將景連兮抱到懷裡,上下檢查過後發現冇有事後,才冷眼盯著葉玫:“你怎麼會過來!”

葉玫雙膝磕跪在地上,疼得骨頭髮麻。

她捂住心口,看向霍席深英俊的麵孔,完全無法置信,難道就因為這幾天冇有下藥所以他清醒過來又開始對景連兮寵愛了?

“霍董,我今天來是受到邀請來給老爺子祝壽,可誰知道……”

“爸爸,葉玫是受到徐麗的邀請,媽媽不讓她進去很正常,萬一再來一次誣陷誰是精神病,再讓霍家受到質疑!而且徐麗怎麼會無緣無故邀請葉玫,霍氏之前虧空,說不定暗中就有什麼聯絡!”

宋辭話落,讓葉玫一驚!

徐麗誣陷精神病?

她怎麼什麼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