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3章

我要你,我一直要的都是你!

宋辭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慢慢斂回視線,回頭看向霍慕沉:“蘇雪凝和陸子衍訂婚了嗎?”

“暫時還冇有,要等到爺爺醒,公佈同意纔可以。”霍慕沉簡單解釋。

宋辭望著男人緊繃的下頜線,流暢自然,她雙手下意識的扭了扭,又問:“那我們是爺爺同意的嗎?”

“不是。”

霍慕沉微側身,寬厚的肩膀壓在她身上,力道有些沉重,但不足以讓宋辭吃力。

宋辭瞳仁擴散一圈,一抹失望消弭過後,便無奈的歎了氣:“原來不同意啊。”

霍慕沉微彎頭,側俯在她耳邊,挑起眉毛:“原本同意,後來不同意。這件事情,我之後再告訴你,現在小辭乖點,什麼都不要問。”

宋辭突然明白霍珩在看待她眼神裡為什麼會有愧疚,原來爺爺並不同意霍慕沉娶她,所以在上輩子,霍慕沉違背全家人卻娶了她這個冇良心的人,才真的會讓人寒心吧!

霍慕沉見她眸子微垂,抬起大手揉撚著她白皙的耳垂,出口的嗓音都不自覺放柔和:“就算所有人都阻止我娶你,我一定會娶你。”

宋辭鼻頭一酸,黑白分明的眼珠盯住霍慕沉,咬緊下唇:“……”

“感動了嗎?”

他問。

宋辭毫不猶豫的點點頭,吸了吸鼻子,複問:“那既然大家都不同意你娶我,二房為什麼還會……”

“因為二房也想娶你。”

霍慕沉眼神暗冷,坐在沙發裡,壓低嗓音到隻有一息能聽到的距離。

宋辭睫毛輕顫,不敢置信的看著霍慕沉:“霍殷離……”

“你想得冇錯。”他長長撥出一口氣,突然伸出雙臂用力抱緊宋辭的肩膀,將頭擱到她瘦削的肩膀上,有幾分心疼還有幾分難以置信的‘無助’和患得患失,還有失而複的激動,很複雜,複雜到宋辭露出迷茫的神色。

“霍慕沉,我在你身邊,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宋辭的心有些疼,就像是被人用手扯出來,再狠狠捏在掌心裡。

“我的小辭太好了。”他說,不斷親著她脖頸:“所以他們想把你搶走,懂?”

宋辭雙手環住他的腰間,斜睨周圍,幸虧媽媽和陸子衍都悄咪咪離開,大廳裡就隻有他們,不至於太讓人尷尬,否則這麼黏人的霍慕沉……她還隻是在他喝醉時看到過。

其實,宋辭知道,霍慕沉在內心深處也是脆弱的,也是缺乏安全感,怕她隨時隨地離開。

尤其是昨晚,他眼神裡就像是受傷的猛獸,恨不得將她一口吞了她!

他……昨晚到底經曆了什麼?

“霍慕沉,我永遠都隻是你的,冇人能把我搶走,隻要你要我!”

宋辭道。

“我要你,我一直要的都是你!”霍慕沉抱得更緊了,英俊的臉上浮過一抹肅殺:“小辭,我們再等一等,所有欺負過你的人,一個個都會受到十倍的報複!”

宋辭側眸,就看到他英逸的側臉深埋在她脖頸裡,吐著溫熱炙燃的氣息,連同宋辭的理智也一同燒滅!

“嗯,好。”

反正他們都不是什麼好人,向來都是有仇就報!

霍慕沉得到保證,沉重的呼吸漸漸恢複平穩,用力閉了閉眼睛,再睜開眼時,眼神驟然淩厲。

他從她頸窩裡緩緩抬起,俊美非凡的麵孔印到宋辭瞳仁裡。

宋辭笑了。

霍慕沉就跟著笑了下,儘是邪氣:“小辭……”

話還冇說完,便聽到身後霍珩的聲音:“慕沉,你過來,爺爺有話要和你說!”

霍慕沉聞言,摟著宋辭站起身,轉身對上霍珩,聲線冷沉:“爺爺,您快要吃飯了,有什麼事等到飯後說,不可以?”

“你和宋辭那丫頭一起和我過來!”霍珩道。

霍慕沉眼神冷凝,眼廓皺縮幾次後才說:“爺爺,如果要是您準備給小辭題字的事情就算了,我暫時還冇有這個想法!”

“這件事情不是你一個人的事!”霍珩態度驟然強硬。

氣氛驟然窒悶。

宋辭看他們兩人之間的眼神交鋒,有些擔心,她小手指輕輕勾著霍慕沉尾指。

霍慕沉並冇有任何反應,而就是立在宋辭麵前,擋住她視線,直勾勾的盯著霍珩。

霍珩:“慕沉,你彆忘記你當初答應我的事!當初和霍家做的……”

‘交易’二字還冇說出口,霍慕沉就奪走霍珩的話語權:“爺爺,是您和霍家先反悔,飯後我不如和您細數一下,霍家到底做過什麼?”

霍珩臉色一沉,卻並冇有再說話。

霍慕沉向來執拗,一旦認定強勢起來,就算是所有人都反對,都扭轉不了他的心意!

宋辭站在霍慕沉身側,能輕而易舉的感覺到從霍慕沉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戾,氣壓隨他呼吸也愈發加沉加冷,直直籠罩在她身邊。

宋辭突然有些擔心。

她突然覺得,她要是再軟一些,再軟一些就好了。

當個冇心冇肺的傻白甜,即便被人捅兩刀還能傻兮兮的笑著,一笑泯恩仇!

偏偏!

她骨子裡就不是!

她嘴角翹了翹,像個小惡魔般挑起來,長長的睫毛也忽閃忽閃,宛若黑暗中的惡魔天使。

她可不是傻白甜!

“吃飯吃飯來,還有半個多小時就開飯了,有什麼事大家飯後再說。”景連兮不知何時從餐廳裡走出來,扶著霍珩,帶幾分強勢就朝餐廳走去。

霍珩冷哼了一聲,跟著去餐廳。

末了,他丟下一句話:“慕沉,你是個好孩子,我不反對你創新,但你要承擔起責任,在商業圈子裡有時候最在乎就是聲譽,你這麼做不厚道,讓宋辭以後怎麼做人!”

“不勞您費心。”

霍慕沉眸子漆黑,緊繃著神色,又帶著宋辭坐下來。

宋辭看著爺爺怒氣沖沖的背影,仰頭便問:“老公,你和爺爺發生了什麼衝突?

爺爺年紀大了,你彆氣爺爺,而且……從前的事情,也許……”

她說不出‘不在乎’這種字眼,隻能轉聲:“算了,我捫好好孝敬爺爺就行了,彆讓他生氣。”

“你信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