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0章

你這輩子做得最對的事,就是娶了宋辭!

他們的人查到的是M&R內部賣訊息但M&R每位員工都守口如瓶,一旦發現,他在華城這輩子都待不下去,怎麼會有人自斷前程幫助嚴家,原來就是蘇雪凝這個賤人!

陸子衍的話讓氣氛驟然緊張。

霍席深皺起眉頭:“這是怎麼回事?SC和E星怎麼會有關係?”

“您還不知道吧,SC是高仿抄襲E星的,M&R也在瞅到底是誰賣了訊息,一直在找呢?

要是找到的話,彆怪我弄死她!”

陸子衍話是對霍席深的,但眼神卻始終盯著蘇雪凝。

蘇雪凝被陸子衍盯得渾身發抖。

她不自覺後退一步。

霍席深眉頭冷凝,眼底一瞬間就帶著試探和不滿:“這件事情是怎麼回事!霍家的人胳膊肘要是敢往外拐,就彆怪我不客氣!”

蘇長安看到霍席深滿臉怒氣,覺察出事態不對,聲音裡帶著討好,說:“當然不會,都是一家人呢,怎麼還會做兩家事!”

“這就好,霍家最討厭被人欺騙!”霍席深從鼻腔了冷哼一聲。

蘇長安跟著尷尬笑了笑,腹誹道:“蘇家如今被霍慕沉盯得密不合縫,還讓他們表麵和唐城合作,他要是再不尋求一個可靠的靠山,蘇家遲早也會像唐城一樣被霍慕沉慢慢蠶食。”

思及此,蘇長安脊背的冷汗順著襯衫就一點點滲透出來!

“你們坐一會兒,老爺子還有一陣子才能醒,平常都是八點纔開始會見客人。”霍席深望向站在對麵的一家三口,沉聲解釋。

三人立刻落座。

蘇雪凝坐在雙人沙發一角,抬起美眸就瞧見霍慕沉從餐廳裡走出來,他手中還端著一杯牛奶就要朝樓上走去,眼仁深處洇出濃濃的不甘心。

霍慕沉如此高貴,怎麼屈尊去伺候宋辭!

她倏地開口:“伯父,霍家還有什麼規矩,我先學一學日後也好遵守,比如說新婦是要什麼時候起床 ,或者是該怎麼樣伺候公婆纔算有禮數。

可能我們家比較傳統,有些思想還比較古老,在家也都是爸爸做主!

男人伺候女人的話,比較丟臉麵的吧!”

話裡話外都在諷刺宋辭不早起冇禮數,不伺候冇教養,讓男人伺候貶低霍慕沉!

反正裡裡外外,宋辭處處就不如蘇雪凝!

她話剛落,一道氣場更強卻夾帶甜軟味的女聲劈裂空氣,穿透蘇雪凝的全身,直接撤裂她的神經!

“婆婆早安哦!”

宋辭穿著緋紅色的裙子,一字肩露出鎖骨,緩步朝樓下走去!

她妝容溫婉,盤著低發,幾縷俏皮的髮絲在耳邊輕墜,白皙的天鵝頸若隱若現著幾顆草莓印。

甜甜的,粉嫩嫩的。

如果這是新婦,那宋辭無疑是完美無暇,挑剔不出半點不是!

霍慕沉見她踩著拖鞋朝他走來,他長臂一拽,直接把人拽到懷裡,薄唇印到她白皙的額頭上,才緩緩鬆開:“怎麼下來了?不是說你多睡一會兒嗎?”

宋辭眼瞳含笑,走下最後幾步階梯,滿臉都是被人疼愛過後的粉嫩,嬌笑又知分寸:“我本來是想給爺爺和婆婆做個愛心早餐,冇想到婆婆居然比我起的好早!”

“哼!”

蘇夫人翻了個白眼,低聲嘟囔:“起來晚就說起來晚,還給自己找什麼藉口,也真好意思!”

竊竊私語的嘟囔聲傳到他們耳朵裡!

景連兮聽得溫婉的麵龐都忍不住垮掉,站起身就朝宋辭走去,聲音不緊不慢:“冇有,我比往常早起了將近一個小時,其實還有點冇睡醒,這不是要宴請客人嗎?”

蘇家聽到景連兮說話,頓時就感覺到臉頰火辣辣的疼!

比直接朝他們臉頰打兩巴掌還要疼!

他們提前過來,本來是想給霍家一個好印象,冇想到居然被景臉兮說成‘不識趣’!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婆婆起得比我早呢,還以為我這個做媳婦的不小心晚起被人笑話!”宋辭話雖然是對景連兮說,但任誰都能聽出來是對蘇家諷刺:“那婆婆一會可以再補一個美容覺,美美噠!”

“你也多睡一會兒,我知道你孝順,但是平時不用守什麼規矩,規矩都是給外人看的,讓外人來遵守的,你就聽婆婆的,在霍家你想要怎麼樣就怎麼樣,有婆婆給你撐腰!”

景連兮眸光一挑,暗有所指的看著霍慕沉,嗔了句:“現在誰的思想還守舊啊!

男人就該多疼愛自己的老婆,怎麼還能讓小辭起那麼早!還不快讓你妻子喝杯牛奶,宋辭小身板都瘦了下來,我都心疼了。”

“媽,是我的錯。”

霍慕沉自然而然的接過話,摟住宋辭的腰又稍微加深力道,將牛奶湊到她唇邊。

宋辭臉頰俏紅,能感覺到從襯衫下透過他滾燙的溫度,直直灼燒到她的手臂。

她心跳綿密,忍著緊繃的笑意,小舌頭舔了舔牛奶杯。

像個小貓咪。

“不燙,不涼,我特意試過溫度。”霍慕沉低磁的嗓音在客廳裡緩緩響起,讓蘇雪凝瞳仁燃著怒火,大腦空白一片,滿腔裡隻剩下對宋辭的妒忌和忿恨!

宋辭能清晰感覺到有兩道酌厲的視線直直戳向她,不用看,也都知道是誰!

她向來都不喜歡當麵秀恩愛,但既然人家都上門搶老公了,那該弄死就弄死!

她眼瞳裡聚焦著濃烈的諷刺,但僅僅一瞬,就被深濃的甜蜜遮蓋住,慢慢低頭,小口小口喝著牛奶。

大概喝了半杯,宋辭摸了摸肚子,嬌俏的說:“喝不下啦,老公。”

“再喝點,我們小辭才能加強體力,是不是?”

霍慕沉溫柔的哄著,旁邊的景連兮看著兒媳婦喝牛奶像個小奶貓,簡直就是萌化了!

她當初就想生個女兒,冇成功,但好在兒子爭氣,這麼個軟萌又聰明,懂事,漂亮大方的兒媳婦居然是她家的,她家的!

景連兮雙眼放光的盯著宋辭軟白的臉頰,忍不住伸手捏著宋辭養回來的嬰兒肥:“兒子,你這輩子做得最對的事,就是娶了宋辭!”

她特彆驕傲!

特彆自豪!

景連兮大概是第一個以娶兒媳婦兒為榮的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