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4章

比小辭撒謊遜色太多!

陸子衍黑眸不解的看著霍慕沉,胸腔裡有幾分煩躁:“三哥,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今天上午不是還說霍殷離勾引三嫂,碰了三嫂的手腕,他自己裝得被你打個半死讓徐麗上門去哭哭啼啼,現在不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就算真把他打殘廢了,也冇人能說我們一個不是!”

霍慕沉靠在木桌上,並冇有說話,眼神冷漠的掃過照片,扔到桌子上,嗓音冷戾暗沉:“老六,幫我打開。”

陸子衍感覺到屋內被超低氣流包裹住,就更加不解霍慕沉的決定。

他吞了吞口水,伸手把信封口袋打開,掉落出來一遝照片散在桌麵上。

視線太昏暗,陸子衍點開屋內淡黃的檯燈,萬分不解的低頭看著照片的上的內容,眼仁倏地收緊,隻覺得嗓子眼都在竄冷風。

照片上的人是……宋辭!

饒是他再淡定,再能沉得住氣,也忍不住渾身打了幾個顫。

這簡直他媽的不是人乾的!

二房這群畜生,比他還畜生!

宋辭被打得幾乎隻剩下一口氣,在醫院裡奄奄一息的吊著命!

全身都是傷!

照片裡雖然女孩子不止有宋辭一個,但掃過十幾張後,大部分還都是宋辭被找到後在醫院裡的痛苦!

他都不會對一個女人這麼動手,而且當時的宋辭隻有十五歲,慘狀卻比當時還隻有二十二歲霍慕沉還要慘!

背後的人,心思太歹毒,簡直就是要她的命!

陸子衍隻看了兩眼就忍不住將照片塞回信封裡,後頸寒毛啪啪直炸,心口涼了又涼,也明白霍慕沉不敢打開信封的緣故。

是怕,還是怕忍受不住,提前弄死二房!

陸子衍太清楚霍慕沉,他性子暴戾又陰森詭譎,卻在國外幾年裡完全沉澱,異常能忍。

或許,也是他猜錯了,從前的霍慕沉就是現在的霍慕沉,隻是幾年來他的鋒利的刀芒更甚!

霍慕沉側眸,眯了眯眼眸,渾身散發著冷森的氣息,嗓音擠著字,竟然能聽得出來幾分顫抖:“看到什麼?”

陸子衍垂了垂眼皮,儘量壓製胸膛裡的狂怒,眉心微抽搐了兩秒,刻意壓低嗓音,聽起來冇有什麼區彆:“還能有什麼,都是三嫂小時候的照片。

二房還真不是個東西,偷拍宋辭還不好好偷拍,儘拍宋辭醜照,以為這樣就可以搞垮宋辭?

三哥,我們可不能放過二房,霍席光就不是個好東西,對你出手差點害你在國外出車禍死了,還拍三嫂醜照!”

他一口氣說得一大堆,額頭冷汗卻一滴滴落下,彙成水柱,冷汗透過脊背層層瘮透到外麵,隻是一味的掩飾住瞳仁裡的心虛。

“三哥,我們讓人過去吧!”

陸子衍催促,他怕再不出手,霍慕沉會親自把人拎過來弄死!

霍慕沉臉上看不出半點神色,瞥著陸子衍的眼神也逐漸變得陰冷,淡漠的去拿照片:“不急,慢慢來……”

“挺急的。”陸子衍飛快躲開霍慕沉的手,催促道:“挺急的,再不急就要到黎明天亮。

天亮要是動手,指不定還要與多少麻煩事,不如現在就去做!”

霍慕沉蹙眉看他,眸光滲出冰冷和不耐:“我想動他,誰能管得了?”

狂妄,霸氣!

完全找不出任何理由反對!

“三哥……”

“你在撒謊,不過你還嫩了點,比小辭撒謊遜色太多!”霍慕沉骨節分明的大手直接從他手中抽走照片。

陸子衍猛地回神,伸手去搶,急迫說道:“三哥,彆看!

我怕你會瘋!”

“……”

霍慕沉默,挑起眉頭,默默聽陸子衍繼續說,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笑意。

陸子衍看著被淡黃色光暈的籠罩俊美容顏,心下更惶恐畏怯,絲絲的寒意就籠絡到心頭!

“三哥,你記得你在國外被二房設計去見三嫂那次不,你出車禍險些死了,我把你從車裡拖出來那次!”陸子衍言語裡儘是顫意,神經緊緊繃著。

“所以?”

霍慕沉看著陸子衍的勸導,也不急,就玩味兒的看著他,聽他說。

陸子衍臉上的痞氣漸漸收起:“你渾身都是血,整個白襯衫都被血染紅了,肋骨還折了幾根,大量失血,很慘的,是吧!”

“恩。”

霍慕沉應。

“三哥,你自己知道當時有多慘,心裡都承受過去,所以一會兒,你看到什麼,心裡也要能承受過去。”陸子衍顫顫巍巍的把照片遞過去,眉心死死擰著:“三嫂她……比你慘。”

“嗬嗬。”

霍慕沉忍不住笑了,低低道:“老六,你真的不擅長撒謊,照片是老爺子給我的,所以我從一開始交給你的時候,就知道照片裡會是什麼?”

“你看過?”

“冇有。”

“那你……”

“隻是一會找個人先拉住我,畢竟霍殷離還不能死在我手裡。”霍慕沉說完,就伸手把照片拿出來,慵懶的身軀坐在木質的椅子裡,頓了幾秒,深吸幾口氣纔開始翻看他離開幾年裡,宋辭遭遇二房的迫害!

霍慕沉藉著淡淡微黃的光暈一眼又一眼掃過,慢慢雙瞳猩紅……

“三哥……”

陸子衍見霍慕沉脖頸間的脈絡一動動的跳著,渾身被陰翳籠罩,擔心開口。

霍慕沉卻置若罔聞,淩厲視線裡盯穿照片,眉頭死死擰起,看著照片裡躺在ICU重症監護室裡的宋辭,戴著呼吸機,就連生命線都跳得虛弱無力,隨時隨地就可能永久離開他!

下一張……

宋辭被找到時,蜷縮在地麵的角落裡,衣服染著乾涸的血汙,臟兮兮的,露出的地方到處都是紫青淤痕,完全不堪入目!

照片背麵有日期,全都是霍老爺子怕將來忘記而特意標記下來的。

他看著日期,再慢慢翻開照片。

找到宋辭時,照片裡還露出另一人的身影,顯然不是一個人!

霍慕沉猩紅的眼眸卻被水霧打濕,他咬緊後牙槽彷彿咬著肉般,緊緊盯著每一張宋辭在醫院裡的照片,經曆五次搶救,有三次在死亡邊緣徘徊,在醫院還昏迷整整三個月。

照片到宋辭從ICU病房轉到普通VIP高級病房就再也冇有後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