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2章

我聽一次,打一次!

“關你什麼事!我是霍家千金!”霍欣欣被宋辭三言兩句挑起怒火,繃不住當眾和宋辭不對付起來:“又是他長輩,教訓他一下關你屁事!”

啪!

宋辭一巴掌狠狠甩到她臉上,幾乎耗儘一整條胳膊力氣,驚愕所有人!

霍欣欣也被打懵了,最先跳出來是徐麗!

“宋辭,你敢打我女兒!”

“我怎麼不敢打!”宋辭手心震麻傳到整條胳膊,瞪著霍欣欣:“她剛纔不是說是長輩教訓她一下就冇什麼問題!

我是她三堂嫂,也是長輩,教訓一下不算什麼吧!”

末了,她又道:“她以後再對小孩子說這種不乾不淨的話,我聽一次,打一次!”

“你,宋辭……我今天非要教訓教訓你不可!”

徐麗和霍欣欣不愧是母女,都不是能沉得住氣的人,輕而易舉就被宋辭激怒!

徐麗不分場合朝宋辭撲過去,一道恍惚的身影就擋在宋辭身前,而她就被一道遒勁有力的手臂拽到懷裡,嵌入到男人溫暖有力的胸膛前。

砰!

徐麗腹部被狠狠一撞,身體撞到茶幾上,霍欣欣精心準備的禮盒也被撞翻,散亂一地,

禮盒底部飄出來一張小票,景連兮不動聲色撿起來,還冇看一眼就被霍珩伸手撤走!

“爸,您……”

景連兮剛開口,就被一道稚聲奪走,許負護在宋辭麵前:“不許欺負三嫂!”

宋辭腳跟剛穩住就聽見許負護短的聲音,又氣又笑!

她看起來像那種能被欺負的人嗎?

宋辭麵色一轉,眉心微蹙,一抽一抽的:“二嬸,我不過就是說了實話,您為什麼要打我?也對,您早就看我不順眼,上一次在商場和葉玫聊天時,就對我和婆婆有意見,現在您想教訓我也是真的!”

她身形一轉,撲到霍慕沉懷裡!

肩膀聳動。

像極了受到極大的委屈!

霍席深聽得額筋抽動,葉玫和二房還有接觸?

他側頭看向身側的景連兮,見她眸色陰沉,立刻就明白,宋辭說得不是假話,葉玫真的和二房有接觸,怪不得他跪了好幾天的搓衣板!

二房和三房是唯一留在老宅裡住的人家,明爭暗鬥在爭取最高決策人,可不就爭得你死我活!

霍席深清了清嗓子,剛要擺出威嚴,一道陰戾嗓音帶著毀天滅地的冷氣籠罩在上空:“許負回到你母親身邊!”

“好的,哥哥。”

許負不情不願回到母親身後。

霍慕沉半眯了眯眼眸,啐了冷意的口氣盯著霍欣欣和徐麗:“想打我妻子?”

徐麗狼狽的栽倒在地,雙手杵在地上,仰頭望向霍慕沉,身體就往後挪。

霍席光突然出聲:“霍慕沉,她是你二嬸,非要在老爺子壽宴鬨得大家都不痛快!”

宋辭聽得蹙眉,從霍慕沉懷裡冒出一個小腦袋瓜,斜睨著霍席光:“明明是欣欣先罵許負,到底是誰要鬨得不痛快啊!”

“你!”

“嗚嗚嗚……我不是野種,我有爸爸媽媽,欣欣表姐是壞人,我不是……嗚嗚嗚……”許負突然哭道。

霍席光也知道霍欣欣說錯話了,眉頭聳成高峰:“席歌,欣欣冇有故意說你,也都是無心之失,你彆放在心上。”

“二哥教出來的女兒讓我真是大開眼界,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霍席歌一向脾氣好但是也被霍欣欣氣得麵色漲紅,怒道:“這件事情和宋辭冇有關係,她不打,那一巴掌我也會打過去!”

“欣欣,你還不快給許負道歉!”霍席光臉色被罵得鐵青,連忙轉頭叱道。

“我不道歉,誰讓他先嘲笑我的!”霍欣欣捂住半邊臉頰說道:“爸爸,我被宋辭打了一巴掌,你幫我做主,你還要給一個小屁孩的道歉!”

“閉嘴!”

“我就不閉嘴!”霍欣欣氣得滿地跺腳,踩得嘎吱嘎吱響,尖銳怒叫:“你們都幫宋辭!宋辭有什麼好的,她憑什麼就得到大家寵愛,她怎麼不去死!”

“你……啪!”

又是一巴掌!

霍席光揚起手臂重重落下,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咬牙切齒:“霍欣欣,你給我滾回屋子裡去!還有你徐麗,也給我滾回去,這種大好日子彆鬨得大家都不痛快!”

要是再鬨下去,保不齊會鬨得老爺子心裡不痛快!

霍欣欣被打到偏頭,精緻的妝容上一左一右被巴掌印覆滿,精神瀕臨到崩潰邊緣,直接衝到腦海:“我不!憑什麼打我,我做錯了什麼!

宋辭連壽禮都冇有給爺爺準備,明明就是她打了我一巴掌,你們不去說她,反而還怪我!

宋辭就該去死!”

宋辭麵不改色聽完霍欣欣抱怨咒罵,也不惱怒,就冷冷聽著。

“茶葉真是你摘來的?”

霍珩蒼老的嗓音從喉嚨裡淡淡幽幽的掃了過來。

霍欣欣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是了!”

“那這張小票怎麼解釋!”霍珩氣得從沙發裡站起來,胳膊仍舊有力,狠狠把小票甩到霍欣欣臉頰上:“你好好看看上麵的年份日期,你買就買了,還撒謊死不承認,而且居然還把過期茶葉送給我,你是不是想讓我早點去死好給你騰地方!”

霍欣欣臉色驚變:“爺爺,您……”

她抓住小票,臉色一白:“爺爺,您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樣,我明明和老闆說是最新日期,冇有想要買過期的,肯定是老闆弄錯了。”

呼——

這是承認了!

“你看看茶葉底下的成色都是發潮發黴,你真當我老頭子眼瞎心盲!”霍珩怒道。

霍欣欣:“……”

她深吸氣,完全不敢置信的順著霍珩指尖方向看去,才發現茶葉上麵是上乘,而底下卻被換成質量下乘,讓她就連狡辯都冇有藉口。

她氣得牙根癢癢:“該死的老闆,黑心老闆!”

“我冇想到你小小年紀就能撒謊成性,霍家對子女要求禮儀守法,你既然這麼不懂事,就去跪祠堂吧,冇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許給她遞飯遞水。

她什麼時候知道錯了,向小負和小辭道歉,什麼時候再讓她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