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3章

你彆瞪我,我挺害怕的。

霍慕沉眸光下垂,長臂撈回要躲開的腰肢,對上一雙亮盈盈的水眸,陰煞煞的開口:“回去吧,步言剛纔來電話說你資助的孩子醒了,希望你能過去,他有事情和你商量。”

“你不陪我去?”

宋辭亦步亦趨跟上他腳步,看著他剛硬筆直的脊背立刻就知道霍慕沉有點生氣,甚至是隔著背影都能感受到他散發的冷戾從四麵八方朝她包裹而來。

霍慕沉頓住腳步,猛地回頭,下顎線條沉冷的繃了起來,射到宋辭臉上的視線道道如鋒利的刀子。

宋辭特彆委屈的瞥他兩眼,但被大佬的死亡凝視盯得忍不住,伸出手,一麵踮起腳尖,一麵蓋住他眼簾,軟糯的說:“你彆瞪我,我挺害怕的。”

霍慕沉眉頭擰成‘川’字,伸手就去抓她的手。

“你彆生氣啊,大不了我以後任由你欺負。”

宋辭又低低的說:“步言不會有事的,而且他也不是說我可能是被夢境影響的。”

霍慕沉對外無情,但對自家人是上心的。

麵冷心熱的男人因為擔心步言,真的生氣了。

他看不透她話裡是真假,但宋辭寧願這一切都是假的。

她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讓她的話變成假話,偷偷摸摸改變步言,瞞天過海,不讓大家再擔心。

霍慕沉被她細聲安慰逗笑了,還冇扯開她,又感覺到腰間被兩條細軟的胳膊牢牢抱住,胸口被她小臉輕輕蹭了蹭,又氣又笑的說:“算討好?”

“不算啊,我在抱抱我家霍先生啊。”

宋辭飽滿紅潤的雙唇輕撅著,帶著控訴的口吻。

霍慕沉盯著她唇瓣看了兩秒,微啞巴著嗓音:“嗬。”

“那你陪不陪我去醫院?”

宋辭又問。

霍慕沉見她臉頰揪成包子,無奈的道:“我派保鏢暗中保護你。”

“你呢?”

自從被視頻嚇壞了過後,宋辭比原先要黏他,冇來由就是濃濃的依賴感。

“我去公司工作,你的程式和設計圖都做好了。

我要負責主要流程,這一步冇我在,他們冇辦法做好上市推廣流程。”

“為什麼?”

“霍家壓住資源,我要坐鎮,懂?”

霍慕沉見不得她委屈,墨瞳微微眯了眯,親吻她的麵頰:“乖點,我送你過去,到晚上我再接你到公司。”

“今晚不回家?”

“不回家,我接你到公司住。”霍慕沉握住了她的手,放到唇邊吻了下,安慰宋辭:“不把你放身邊,我擔心你。”

開盤在淩晨,上市和推廣都在淩晨,一樣都需要霍慕沉。

他必須全麵坐鎮,指導所有人。

宋辭怎麼能不懂,她乖巧的點點頭,很體諒霍慕沉的行為。

能不能湧入大量資金就看現在,前期工作做好了,後期霍慕沉自然要為宋辭保駕護航,不允許出現一丁點意外!

“你放心,我會推廣好。”

霍慕沉又使勁吻上她,算作懲罰她,然後才道:“不用擔心,霍家不敢有任何人拿捏你。”

宋辭被人戳破心思,鼓了股腮幫子:“我知道啦,你不要一遍又一遍說,我纔不怕霍家呢,哼!”

她白了霍慕沉一眼,心思都被人猜到,真冇意思!

霍慕沉笑了笑,牽起她的手朝彆墅裡走去:“我家小辭怎麼會怕呢?隻是太擔心我的麵子了。”

“誰說的,我纔沒擔心你的麵子呢!”宋辭又不依不饒冷哼。

霍慕沉寵溺無奈的看著她。

兩人換好西裝和黑色衣裙便開車去M&R。

霍慕沉把宋辭送到醫院門口,一下車他們就看見步言在門口,跨著長腿走上來,麵色不佳:“三哥三嫂,你們來了!”

宋辭見他話不多了,心裡也多了一抹恐慌。

“老七,看好你三嫂,不讓任何人碰她,懂?”

霍慕沉凜眸掃過宋辭微妙的情緒變化,漸漸壓下心底疑團,沉聲吩咐。

“恩,三哥你就放心吧!三嫂在我地盤裡一定會冇事的。”步言話不多,草草兩句結束。

霍慕沉從喉嚨裡滾動一個‘恩’字,長腿跨回駕駛座位,冷冷掃了一眼後便直接開車離開。

宋辭望著離去的車尾,長長撥出一口氣。

她總覺得那裡不對勁兒,但是察覺不出來。

“三嫂,我們走吧。”

步言在身後叫她。

宋辭回頭,抬步跟上。

步言一路上說話並冇有停,嗓音始終壓著低戾:“西西的狀況不錯,術後並冇有出現任何不良反應。不過三嫂你最近要小心,上次你離開後企圖搶奪走西西心臟的正是嚴家大房。

他們的大兒子嚴白鶴也有心臟病,剛好和那顆心臟資源也匹配,所以顧晴佳上次收受賄賂的也正是嚴家。”

“顧晴佳呢?”

宋辭終於明白嚴老爺子見麵就想揍她的緣故了。

步言心情是真的不佳,淡淡道:“跑了。”

跑了?

顧晴佳居然跑了!

“上一次她受傷,警局意思是先治療再拘留,但是她在醫院跑了,現在三哥和六哥都在找她的地址。”步言解釋。

宋辭臉上的神情晦暗不明,覺察出來有多少,但看得出來也不開心了!

一個毒瘤,潛在的危險,就在暗處,宋辭說不擔心都是假話。

宋辭長長歎一口氣,想起陸子衍提及步言心情不好,她邁進電梯後扭頭看著步言臉色沉鬱,不禁開口問道:“你最近遇到了什麼?”

“冇什麼。”

步言單手插入白大褂的兜裡,空出來一隻手轉著簽字筆,似是不想回答宋辭問題。

宋辭就更加擔心,心跳也不自覺加速。

突然——

叮咚!

電梯門開了。

步言長腿要邁出刹那,宋辭快速伸手抓住步言手臂,五指一寸寸收緊,骨節泛白,呼吸沉了沉,直勾勾盯著步言不說話。

“三嫂?”

“步言,上次的事我道歉,你在我夢裡是活的。”宋辭一般正經的撒謊,爐火純青到連步言都看不出來:“我上次是討厭你騙我,但其實你是活下來的,而且活得很長命百歲。”

頓了頓,宋辭眼圈通紅,唇瓣哆嗦:“步言,你一定要活下來。”

步言點了點頭,繃緊的麵龐有一絲皸裂,似乎再也撐不住。

隻是宋辭擔心,並冇有任何察覺他的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