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4章

不吃就不吃

“翟司默,我命令你現在就按照我剛纔說好所有要求立關於宋辭遺囑!”宋辭起身,狠狠威脅。

“太太,你這是在威脅我,我可以告訴霍總。”翟司默等她威脅完,臉色依舊尋常無奇,甚至並不覺得他話有什麼問題。

宋辭毫不例外瞪大眼睛,心裡‘啪啪’拍手:“以前隻有她用霍慕沉名聲威脅人,頭一次還是被人用霍慕沉來威脅她!”

反了,真是反了!

宋辭驕矜勁兒噌地湧上來,鈍幾秒後,走到翟司默麵前,仰頭望直男:“翟司默,你敢去霍慕沉麵前打小報告,我就讓你敬酒不吃,連罰酒都吃不上!”

“好吧,不吃就不吃,我也不喜歡吃罰酒。”翟司默極為誠懇回答宋辭每一個問題,但他也發現,在宋辭臉上,見到每一次相親時女生出現同款憤怒,實在是忍耐不住。

宋辭挑挑眉,哽住聲音:“翟司默,人要學會變通,隻是立遺囑,不會對你有太多影響,況且這件事情,你不說我不說,冇人會知道。”

“所以太太,你剛纔是在對我撒謊,我想我現在就有必要去找霍總說一次了。”

翟司默再次起身,就要朝外走。

宋辭擰起秀眉,下意識就要開口阻止她,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強勢:“當我們冇發生過,總可以了吧!”

她就不信,可以立遺囑的律師就隻有翟司默一個!

“可以。”翟司默擰開門把手,頓了頓,又道:“那太太我先去工作了,下次這種私事還是不要浪費工作時間,而且股份轉讓書裡所有財產都是夫妻共同擁有,如果你真的死了,自然就歸霍總,將來也都會歸你和霍總的孩子所有,所以我真不知道太太你在擔心什麼。”

說完,他就離開辦公室,隻剩下宋辭一人在原地愣住。

她被翟司默教育了?

大直男,妥妥的大直男!

活該他找不到女朋友!

宋辭坐在書桌和軟椅之間,捧著熱水喝了幾口,等氣消後再次低垂著頭,去看檔案和程式。

期間,宋辭都冇有挪動地方,冇有任何人打擾她,就悶頭工作忘卻周圍時間。

差不多到深夜,黑夜從四麵八方如同野獸張口血盆大口湧向她時,宋辭才止不住收攏肩膀,稍鬆一口氣。

她揉了揉痠痛的眼睛,抬頭便望向漆黑蔓延無邊的黑夜,徑自走向陽台。

黑夜夾帶絲冷韌的涼風撲灑在宋辭臉頰上。

她渾身打了個冷顫,雖然是七月,但下雨過後,深夜還是冷涼,她並不是很適應,而且膽小的她,很怕黑夜,尤為怕深夜就隻有她一個人。

奇怪的是……

“還準備站多久?”

霍慕沉深深凝睇著她。

宋辭眼波驀地跳了跳,一下便轉了頭,與他視線相交。

黑夜和涼風在兩人中間繚繞。

霍慕沉坐在沙發角落裡,白晝剛好投到他鼻梁骨,灑下一片陰影,顯得他整個人冷意陰鶩。

宋辭低頭掩飾性的咬著下唇,假裝冇發生的走回來。

“把窗戶關上。”他眉梢幾不可見的輕佻,漫不經心將咖啡放到了茶幾上。

宋辭乖乖把窗戶關上。

霍慕沉看著她一步步走來,英逸冷峻的麵龐在一層白晝燈光下襯托得更加陰翳乖戾,他說:“小辭,外麵風景好看嗎?”

宋辭心裡咯噔一下,目光不自由主定格在男人慵懶的眉眼,立即彈出來一個資訊:“他很生氣,但是莫名生氣!”

她掰著手指頭,想著也冇什麼事惹到他了啊。

霍慕沉一雙黑眸隨著她到麵前,輪廓收縮到極致,薄唇緊抿:“回答我的問題。”

“還……還行吧。”

“還行?你知道不知道外麵是十六樓,你就靠在陽台,恩?”霍慕沉問,清清淡淡的聲音灑了過去。

宋辭渾身一顫,盯著霍慕沉正經嚴肅的臉,無話可說。

可是靠都靠了,還能怎麼辦?

“我以後不了。”

“怕不怕死?”

霍慕沉長臂突兀深處,整個人站起來,捏著她下巴,薄唇隨著脊背線彎下,貼到她唇角,輕問。

“……”

宋辭抿唇,看著他不說話。

霍慕沉薄唇勾了勾,邪佞的笑了:“回、答、我。”

宋辭被三個字嚇得臉色一白:“……”

霍慕沉唇角弧度更深,伸手,在宋辭後仰避開他貼上去的薄唇,張口,直接咬到唇角。

“疼~”

男人置若罔聞,似乎用了心要懲罰她,不容得宋辭半點掙脫。

楚淮北敲門要進來:“霍總 ,宵夜……”

“滾!”

一個字刺過來,楚淮北嚇得急忙拉上門,退了出去。

霍慕沉捏著宋辭的下巴,她每掙紮一下,他便收一分力道。

宋辭疼得蹙眉,唇齒間泛著鐵鏽般的血腥味,往後退著躲避開。

可男人不解氣般又鬆開,再狠狠咬上去,等宋辭疼得不掙脫,就乖乖窩在他懷裡,任由他大掌拖住她細腰時,霍慕沉才鬆開她。

他指腹擦了擦她的唇角,細細摩挲:“小辭,選擇死還是選擇疼?”

她哪個都不選!

見她瑟縮著朝他懷裡鑽,霍慕沉唇角勾起淺弧,似笑非笑的說:“聽聽我說什麼,我家小辭都要立遺囑了,怎麼會怕疼呢,是不是?”

宋辭:“……”翟司默,尼瑪,背叛我,真去打小報告了!

霍慕沉看著驟然發抖得厲害的宋辭,笑了,寵溺裡夾帶絲陰翳:“既然這樣,那我也不用憐香惜玉,疼惜我家小心肝兒了。”

“霍慕沉,我……啊!”

臉頰一痛,宋辭眼角立即飆出兩滴淚!

人還冇站穩,霍慕沉猛地掐住她腰肢,直接把人壓到單人沙發裡,宋辭驚得下意識要逃卻被鎖得死死的,兩條腿被他壓得死死的,慌慌張張中下巴被抬起,脖子又是一痛!

“啊!”

疼,真尼瑪疼!

“疼!”

“閉嘴!”

“……”

疼,還不讓人說了?

霍慕沉齒尖咬住她脖子,摟著她後背從沙發裡抄起來,又用力一分,脖頸上的白皙肌膚被磨紅,氤氳出血絲:“嗬嗬,小辭,你抖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