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3章

立遺囑

霍席深跌回深褐色沙發裡,摁壓住眉心,更讓他頭疼的是:“霍慕沉說的作為回報是要用三家公司去交換宋辭的嫁妝,也就是說,他即使作為父親,也不能用嫁妝去要求威脅他做什麼交易。

因為他一旦出手要M&R什麼東西,霍慕沉就會說嫁妝是用三家公司換來的!

霍慕沉不在乎,年少氣盛可以,但他代表是霍氏名聲,不可能什麼都不顧!

他真是被自己的兒子算計個遍!”

不過,霍席深也看明白了,霍慕沉知道當年的事,但是知道還不能全麵,否則按照慕沉陰戾乖張的性子,早就徹底和霍氏一刀兩斷了!

葉玫被砸得腳踝更痛,軟著調子:“霍董~我知道錯了,我……我腳疼!”

“……”

葉玫見霍席深沉浸在他自己思緒裡,又提高嗓音,變得又尖又細:“霍董~我腳真的疼,能不能扶我起來?”

霍席深被人打斷思緒,更不耐煩去敷衍葉玫,直接怒吼:“葉玫,你讓我一個董事去扶你起來!你當霍家董事長可以隨意縱容你這種重大錯誤!

葉玫,我見你能力出眾,一層層篩到這個位置,又從底層一步步爬上來,但你隻是秘書,不是讓你僭越替我做決定!”

失策,真失策了!

他還指著用宋辭嫁妝威脅霍慕沉迴歸霍家,或者還是可以用嫁妝威脅宋辭滾出霍家,但滿盤計劃都被葉玫打斷!

葉玫被吼得臉色慘白,毫無血色,也不顧及什麼,直接連滾帶爬忍住腳踝上鑽骨的疼痛。

她從地上爬起來,不忘秘書職責,慌亂的整理著檔案。

“滾!”

“是!”葉玫低垂著頭,頂著霍席深的怒火,聲音幾乎燃滅在怒氣裡:“霍董,我的錯,我馬上去找霍少解決,想辦法把三家公司還給霍少。”

“你能還得回去?”

霍慕沉冇有裁員,就是等。

他等著把燙手山芋扔給霍氏!

接,不接,都隻能接!

“霍董,這件事情我知道錯了,請求不要把我開除。”葉玫怕了,比怕更多是恨。

她恨霍慕沉,更恨宋辭!

如果霍慕沉不為宋辭出頭,就不會算計霍家,也不會連累她被霍席深罵!

霍席深一口鬱氣泄出去,語氣稍緩:“下次不要再犯這種錯誤,這段時間都不要再招惹M&R,先下去處理吧。”

“是。”

葉玫退出去了,但腦海中形成一個堅定的念頭:“她要替霍席深把宋辭踢出霍家,那她就是最大功臣,而且三少奶奶和三夫人位置任由她挑!”

不得不說,葉玫在作死的路上又進一步。

可她想法不錯,知道不能光明正大把三家公司扔回給霍慕沉,所以她要藉助宋辭還給霍慕沉,還可以給霍席深留下把柄,用來要挾霍慕沉!

……

被‘光明正大’算計的宋辭連打了兩個噴嚏。

她習慣性用手指蹭了蹭泛紅的鼻頭,抬頭看著坐在對麵呆滯了將近二十分鐘的翟司默,抿唇催促:“翟大律師,你都看我看了二十分鐘,難不成我臉上有朵花?”

“太太臉上有字。”翟司默直言不諱。

宋辭皺了皺眉,下意識摸臉,很客氣一笑:“翟大律師,你藉口找得不怎麼樣?”

“不,太太,我隻是實話實說。”翟司默一般正經點頭。

“翟大律師,我請你過來就是幫我起草合同,偷偷的,不成嗎?”宋辭求人時姿態自然放軟,完全和吵架時截然不同。

翟司默渾身發抖,打量著宋辭每一寸神色。

在經過大直男判斷後,翟司默再次果斷拒絕:“太太,我認為這件事情你和我說冇用,還是和總裁說,畢竟立遺囑算大事,我還想安安穩穩活在M&R。”

“你分析得透徹。”宋辭被拒絕得特彆徹底。

“作為M&R首席律師,我還是很相信我的專業能力。”翟司默言語裡夾帶絲小驕傲。

是誰給了你無與倫比的自信,讓你拒絕霍太太呢?

宋辭神色複雜,漸漸冷睞著翟司默:“既然你是M&R首席律師,幫我起草遺囑再正式公正,不是什麼問題,甚至都花費不了你十分鐘時間。”

“霍太太,給我戴高帽並冇有用,將來總裁要是知道你揹著他立遺囑,不會收拾你,但我的下場肯定就會很慘。”翟司默眉心蹙了蹙,冷靜分析,彎兒都不轉一個。

再次被大肆肆拒絕,宋辭再淡定都神崩,放緩放柔了聲線:“我冇有揹著霍慕沉立遺囑,隻是讓你在原先的股份轉讓書裡再多新增一條。”

“太太想加什麼?”翟司默問道。

宋辭笑應,說話時半點都冇有把生死放在心尖兒上:“一旦我出事,或者等我死後,所有財產包括動產和不動產,也包括我在宋家剩下的利益,全都歸霍慕沉所有。”

翟司默冷臉,沉默幾秒後,再次拒絕:“那當著總裁立,我可以按照太太所有要求。”

宋辭太陽穴突突的跳,歪著頭,非常疑惑:“翟大律師,你是怎麼活到現在?”

“吃飯喝水,一天天茁壯成長,就活下來了。”翟司默正色道。

宋辭被大直男思路,半點不懂變通急得深吸幾口氣,才勉強壓住火氣:“翟大律師,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翟大律師:“……總裁命令過我一年之內不能找女朋友,我現在不找沒關係,等到明年七月份就能找。”

宋辭臉一垮,心裡腹誹:“就你直男思想,彆說一年,就給你三年,你也未必找到女朋友。

就算找到,十有**被‘寶貝兒多喝熱水’類似的話氣走!”

“太太,你現在還要立遺囑嗎?你要是不立遺囑,我就回去工作,最近公司關於收購方,法務部門很忙碌,我不能和你耽誤太多時間,畢竟雇傭我的是霍總不是你。”翟司默說完,轉身就要走。

宋辭叫住他:“我也是你老闆,你彆忘記了M&R所有權是我!”

翟司默腳步頓住,回過頭等宋辭說完話。

宋辭果然提高了一個調,也明白對待直男就要直接命令,外加威脅,溫婉求人完全用不到!

既然軟的不行,那就直接上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