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章

距離娶小辭剩一天

“不管為不為宋辭,他都已經對霍家出手,就足以可見他多恐怖。”

蘇長安長長撥出一口氣,冇力氣和霍慕沉再鬥。

“雪凝,爸爸也不想為難你,但是你再不道歉,蘇家就要破產。”蘇長安道。

蘇雪凝眼眸猩紅,攥緊手機,遲遲發不出來道歉的公告。

可如果再不發,AK和蘇家雙重夾擊,她不僅會丟失AK支援,還會連和宋辭爭鬥資本都冇有。

半晌,蘇雪凝妥協似的點頭。

蘇長安眼眸裡總算流露出欣慰:“雪凝,你現在忍耐,等訂婚後,蘇家入駐霍氏,遲早會得到你想要的。”

幾分鐘後,以AK副總名義,蘇雪凝釋出出來道歉資訊。

“之前對於霍太太無意間傷害,我代表個人名義向霍太太道歉,昨日有關網絡上造謠我和M&R霍總不良傳聞,儘數謠言,我和霍總隻是合作關係,並冇有任何男女之情,請大家不要再造謠。”

圍脖一出,一眾吃瓜群眾搬好板凳立馬吃瓜!

“這蘇雪凝是什麼人,一看就冇有霍太太好,霍總又不是眼瞎,當然要選擇我們美麗無敵的小仙女了!”

“早乾什麼去了,直到現在纔開始釋出聲明,不覺得可笑嗎?”

“人家霍總自己護完老婆了,用你在這裡裝好人,趕緊滾吧!”

“收穫獨寵老婆的霍總一枚,霍大佬隻愛老婆,和蘇什麼凝沒關係,大家不要吃瓜!”

“霍總威武,直接封殺造謠報社!”

蘇雪凝看著如潮水般的評論,心態直接崩了。

她直接摔碎手機螢幕就朝門外走,恨意如潮水襲上腦海:“嚴白川,你竟然敢耍我!休想和AK合作!”

……

坐在電腦對麵的男人眯眸,一雙暗色的眸子陰詭到極致,身姿慵懶向後靠著軟椅。

噔噔噔!

他修長指尖隨意劃開,掃過一眼,便笑了。

“三哥,人送到你隔壁,辭園裡的人接了,我先給嚴家送去好訊息了。”

霍慕沉看完直接刪除掉訊息,什麼也不說,也不再去處理手中冇結束的檔案。

他心思一轉,直接朝主臥走回去。

主臥裡隻有幾縷俏皮的陽光擠進來,灑到墨黑軟被裡。

門虛掩著,霍慕沉推門進去。

宋辭還在昏睡裡,霍慕沉刻意放輕了腳步,走到床邊,一眼便看到kingsize被刮挪幾厘米,唇角勾起寵溺。

他低頭看著宋辭白皙紅潤的臉頰,指背蹭著她白嫩的肌膚:“起床了。”

宋辭被吵醒,閉著眼睛,揉了揉臉:“還早。”

“今天要到公司處理收購後續。”霍慕沉捏了捏她的腰:“我先抱你去洗漱,把畫像傳給大哥,再陪我去公司,恩?”

宋辭腰間被捏得癢癢的,睜開惺忪的睡眼,朝他懷裡又蹭過去,低低的小聲說:“你抱抱我啊。”

霍慕沉又氣又笑,伸出雙手抱著宋辭,扯著薄外套,裹著人,到洗漱室。

“老公,昨天的事都處理好了嗎?”

“處理好了,嚴家不會再成為我們的威脅。”霍慕沉原就冇有將嚴家看在眼裡,隻是小辭不喜,那就出手教訓死吧。

宋辭點點頭,勉強被扶著洗漱後纔打起幾分精神。

“先去書房把設計圖整理好。”霍慕沉邊說邊替人穿衣服:“我在樓下做好飯等你。”

“霍慕沉,這週末就是爺爺壽宴,我要是一個禮拜不能把設計圖和程式做出來,霍家會不會……”宋辭隱藏起來的擔憂慢慢暴露出來。

霍慕沉嗓音低低的,哄著她說:“不會,他們冇資格說你了。”

霍氏如今被抽走幾大重要項目,隻會忙到昏天黑地,冇人再敢挑怵霍慕沉。

“可是,我不想給你丟臉。”

宋辭想:“如果要是真做不出來,霍家指不定多少人在暗中笑話她和霍慕沉,恨不得把她們臉扔到地上,狠狠踩上幾腳吧!”

“小辭,你能當霍太太,就是我的幸運。”

霍慕沉一句話就哄得小姑娘心情烏雲立即散開。

“謝謝老公。”

宋辭笑盈盈看著霍慕沉,但還是暗暗下定決心,把項目儘快做出來。

完整還原上輩子不太可能,但宋辭可以在高度還原上新增創意,這也是霍慕沉上輩子後續不斷升級版本後得到的靈感。

宋辭覺得自己像個小偷似的,把上輩子的偷偷用過來!

霍慕沉摸了摸她頭,便轉身下樓。

“小辭,早點下來,我會想你。”

宋辭甜甜應後,便輕車熟路的去了書房,在門口的墊子蹭了蹭鞋底,才進去的。

她找到畫像後,拿著霍慕沉的手機,直接掃描後傳給大哥,又整理著熬夜趕出來的設計圖。

噔噔噔!

手機再次傳來簡訊。

“三哥,周大師被我們‘請’回國。三哥你彆忘記要把設計稿帶過來。”陸子衍道。

宋辭擰著眉頭,設計稿?

她在書桌上小心翼翼的碰著檔案,儘量輕拿輕放,不挪動一絲一毫。

要是挪動一丟丟,霍大佬肯定會敏銳察覺吧!

哢噠!

宋辭打開下麵抽屜,眼睛瞬間瞪大,躺滿一整個抽屜的設計紙,每一張上麵都印刻著一個戒托的設計圖,角落裡還用簽字筆寫著日期,和一句話。

“距離娶小辭剩一天。”

她不由自主低頭看著指骨上的戒指,眸色一暗,喃喃自語:“是戒指的設計圖?”

宋辭止不住雙手顫抖,拖起一遝設計圖。

一張張掠過。

“距離娶小辭剩兩天。”

“距離娶小辭剩三天。”

“……”

足足有一厚遝,數不清多少張。

宋辭用手捂住嘴巴,雙眸被淚水沾滿,唇瓣不受控製的顫抖,用力吸了吸鼻子。

原來霍慕沉對付兒子房間如此敷衍,對待她卻冇有半刻敷衍過,單單一枚戒指就設計如此之久。

溫熱的氣息冷不丁貼近的後背,倏然間將宋辭的思緒打斷,遊離的意識逐漸回籠。

宋辭心臟緊跳了兩下,貝齒勾著下唇,冇敢回頭。

彆墅就隻有兩人,獨屬於某人沉木清冽的氣息,她很難分辨不出。

還能有誰?

某人隻是貼著他,後來用雙臂摟住了她的腰,再後來,他沉重的頭壓到她一側的肩膀,最後,低頭吮住她耳尖。

宋辭身體抖顫,由臉頰紅到耳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