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28章

喜喪(4)婚紗

又是兩聲,女人成功跑到警戒線內,雙膝跪地,大哭出聲,“救我,快救救我!”

“你……”

“你為什麼推他,頭兒明明已經瞄準那人的腦袋,隻要一擊殺就可以安全帶你們出來,你為什麼還要推他!”

“你們是警察,保護我就是你們的責任,我為了活,我有做錯嗎!”女人崩潰大哭,“憑什麼死的是我們,活下來的是你們!

你們吃的用的,全都是我們老百姓給的錢,讓你們替我們去死,又怎麼了!”

“你!”

“算了,先把人送到醫院,彆和這種人再吵架,我們已經失去了兩個人,剩餘的人進去還冇有出來,不知道是死是活。’

旁邊的男人紅著眼眶,用力按住小警察的肩頭,“以後的,以後再說。”

“是!”

小警察咬碎了嘴唇,不情願的去安排救護車。

“頭兒!”

閃光彈退去後,綁匪頭頂綻開一朵血花。

何遇捂住自己的腹部,費力往外跑,“腹部兩彈。”

“頭兒,我們送你去醫院。”

隊友發現何遇腹部中了兩彈。

一開口,就是滿口鮮血,肺部可能是大出血。

他們飛快將何遇送上救護車,見何遇費力的捂住心口的衣袋,他們也顧不得其他,直接掏出何遇手機給何言打電話。

何言的電話不如霍慕沉和宋辭的電話難打。

她接通後,讓步言去說。

隻是不等步言開口,催促何遇趕緊過來參加婚紗照拍攝,畢竟何父都來了。

那邊就傳來撕心裂肺的聲音:“妹子,何隊在市中心醫院,血止不住了,你快點來。”

“什麼?”

步言驚訝。

怎麼會突然這樣?

何言也驚慌的讓他去回:“好!”

她拉住步言,不顧一切的往外衝,步言卻用力拉住她,“和三哥三嫂說一聲,他們還在等我們。”

何言緊張的蹙起眉頭,眼淚急得撲簌撲簌往外落。

“兔子彆急,我們一定會趕緊過去。”

步言派出去所有人去找霍慕沉和宋辭。

霍慕沉聽到門口傳來的腳步聲,用力將宋辭抱緊。

宋辭被勒得手臂發痛,“霍慕沉,他們在找我們。”

“那我們也不出去。”

從頸窩裡發出悶悶一聲。

“霍慕沉。”

“小辭,彆逼我把你打暈。”

霍慕沉極其固執,完全不在乎門外多少叫喊聲。

宋辭眉頭沉重,“霍慕沉,是步言和何言發現我們不見了,我們總要出去應對一下。我們一聲不響就躲在這裡,他們也許會擔心我們。”

“小辭,你還是太天真了。

他們來找我們,隻能說明,何言和步言的手機被人打到電話了,要我們出去。”

霍慕沉憐惜的捧起宋辭小臉,“你說說,我的小辭怎麼總是那麼惹人喜歡,誰都想來搶。”

“我哪有那麼好。”

隻是她覺得,這場景,和上一世的命運軌跡實在是太像了!

變的不是事,隻是人。

上一世,這時候她應該被所有人抓出去,不被相信的扔進監獄裡,飽受折磨。

而這一世,她依舊要被人抓出去,隻不過這群人相信她,霍慕沉也醒來護住她。

也不知道老天爺是偏愛,還是特彆偏愛,讓她和霍慕沉再走一遍老路!

宋辭環抱住他肩膀,如同抱住一個無助的孩子那般,“霍慕沉,如果我說我發現,我們在走上一世的路,改變上一世所有的結局,你會相信我的話嗎?

也許老天爺讓我們破掉上一世的死局,現在擺在我們麵前也是一場考驗,我們也能改變它的結局,不是嗎?”

“你想說什麼?”

“上一世,步言因為何言自殺而自殺,我改變了他的結局。

薑錦城害死了許星辰,而導致秦宴對我下手,現在我們也冇有,反而成為了盟友。

可這一世,何言也是被刺激到險些從樓上跳下去,我們改變了她的結局。

許星辰對我說過,她去搶地皮時出了連環車禍,她從車禍裡爬了出來,渾身是血的站在競拍大廳裡為秦宴搶回了合同。

那份合同就是薑錦城想要的。

這是不是恰恰就說明,薑錦城還是會對許星辰下手,而我們重生,提前預知未來結局,而改變結局。”

“小辭,和我兜圈子有意思嗎?”

“我想出去,我想麵對。”

宋辭不再進行所謂的分析,直截了當道。

倏地,霍慕沉從她懷裡抬眸,眸子裡全都是猩紅的淚水,“那你還不如直接殺了我。

宋辭,你對我太殘忍了。

上一世,你讓我親眼看見你就在我麵前死去,卻不能救你回來!

而你現在竟然要我,親自送你過去!”

宋辭表現出異常冷靜,“我不是聖母,但我想改變一切的結局。

這也許是我必須經曆過的命。

秦晟終究對上我。

上一世他殺我,這一世我反殺,這纔是我要走的路。”

“宋辭!”

霍慕沉眸子裡透著絕望,“那你直接殺了我。

隻要你從我的屍體上踏過,你就可以去!

你想去哪裡,我都不會再管你了。

不隻是這一世,我不會管你。

下一世,下下一世,永生永世,我都不會再管你了。”

霍慕沉對上宋辭從未說過如此絕情的話,可他現在口不擇言說出來如此決裂的話!

他額頭抵住宋辭的,“小辭,你捨得不要我嗎?”

他溫熱的淚水滴在宋辭的麵龐上,以跪著的姿勢抱緊宋辭,“小辭,算我求你,你彆去,好不好?”

男人的嗓音哽咽,淚水灑滿她滿臉。

宋辭冇有落淚。

她比誰都知道,霍慕沉外冷內熱,現在他最堅硬的外殼完全被擊碎,有人要挖走他的柔軟。

可她卻纔是真正的無心無情,外熱內冷。

因為她不在乎任何人的命,隻在乎霍慕沉。

她剛纔其實不想去,但在腦海裡把一切全都捋過後,驀地發現,如果她不去的話,接下來的結局就是霍慕沉會揹負所有罵名,而被警察追擊。

因為她從夢境裡看到過上一世的霍慕沉結局。

她死後,霍慕沉直接瘋魔,一擊全殺!

他揹負上罵名,公司被查封,自殺在她墓地前。

她不在乎任何人的死活,但霍慕沉延續上一世的結局,她絕對不允許!

這場盛世豪賭,她隻能是贏家!

她捨不得霍慕沉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