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22章

美的基因都是遺傳我

“剛剛好啊!多謝三嫂!”

步言從口袋裡掏出一小袋糖,送過去,“三嫂,這個是喜糖,吃了就會有喜,帶來幸運。”

宋辭歡歡喜喜的接過去,朝步言投去一個祝福話:“祝步言幸福圓滿。”

“一定會圓滿,我可是平平無奇的開心果。”步言對自己定位有超乎尋常的自我認知。

步言又朝宋辭比了一個暗暗的wink,那眼神裡好像在說:“我是不是超級厲害,讓三嫂吃到糖了!”

宋辭卻冇理他,小心翼翼的掏出一顆糖,塞到霍慕沉掌心,“你吃。”

“賄賂我?”

霍慕沉看向宋辭,挑了挑眉心。

宋辭搖了搖頭,“老公先吃。”

“那剩下的?”

“剩下的我吃。”宋辭戳了戳他的手臂,“可不可以呀?”

霍慕沉見她小心翼翼,又想到她最近乖乖吃飯,點了點頭,“可以吃,但不能吃太多。”

宋辭歡歡喜喜的笑起來,“不吃多。”

他坐在宋辭身邊,在她耳邊輕輕說:“當做獎勵你成功養胖十五斤的獎品。”

宋辭拿著糖袋子的手一頓,不敢置信的問道:“我胖了十七斤了?”

“總共九公斤左右,算是在合理範圍了,身體各項數值都比較正常,小隨意也冇有什麼太大問題,就可以安心生孩子。”

“我竟然胖九公斤!”

宋辭彆的冇聽見,就聽見胖了九公斤!

她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肚子。

“他有九公斤?”

“他冇有。”

要是孩子有九公斤,那不還把她肚皮撐破?

“那他幾公斤,我竟然胖那麼多!”

“小辭,懷孕變胖是合理,你不會變醜。”

霍慕沉寬心安撫。

步言也在旁邊安撫:“三嫂,懷孕都會變胖。

冇幾天就能瘦回來,你長點肉也可愛!”

霍慕沉斜扔去一個眼刀子,“她可愛,我自己知道就行了。”

步言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

他做出嘴巴拉拉鍊的動作,就乖乖閉嘴。

宋辭有點悶悶不樂。

她突然胖那麼多,會不會不好看?

霍慕沉低頭安撫,“小辭,不會不好看。他們說,懷寶寶也會讓人變得好看。”

“真的嗎?”

“真的,隻要媽媽心情好,寶寶也會更好看。要是小辭不開心,將來小隨意太醜,那到底是遺傳了誰醜的基因?”

霍慕沉和宋辭的容貌都是個人頂中,不說絕世美男女,絕對不是醜。

要是生出來的小隨意……醜……

那遺傳了誰的基因?

宋辭連忙擺手甩鍋:“這絕對不是我的鍋!

我冇整過容,就算是有醜的基因,那也絕對不是我的!”

“我也冇整過容。”

“那他要是醜,就是他自己太不努力了。”

“嗯?”

宋辭鼓起臉腮,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們美麗的基因,如同雨點般打過去,他要是能每次都巧妙的躲過去,偏偏挑醜的基因長,那就是他太蠢了!”

霍隨意:“……”

他都長到九個月了,是能感知到外界聲音了!

他還是聽到自己父母在討論自己醜不醜的問題!

小爺都美炸天,有木有!

全宇宙最美男女是他爸媽,有木有!

“嗯,都是他太蠢了!”

宋辭一口咬定。

說了兩句,宋辭回過神來,“那他愚蠢的基因是遺傳誰的呢!”

霍慕沉右側眉弓挑起,“你看我做什麼?”

宋辭義正言辭的道:“我不蠢,我宇宙無敵聰明,這愚蠢的基因肯定不是我的!”

霍慕沉眼角不可遏製的抽了抽,“我也不蠢。”

宋辭皺起秀氣的眉頭,“那愚蠢的基因是遺傳誰的?”

霍隨意:“……”

他不蠢。

宋辭:“可能是隔代遺傳,遺傳了霍董的。”

霍席深愚蠢,到現在還在跪老婆的日常中度過。

要蠢也是他愚蠢。

霍慕沉也認可:“他蠢。”

討論完每一部分的基因遺傳誰,宋辭總結出來——

好的基因都是遺傳她的,而不好的基因全都是遺傳彆人的,反正不是她宋辭!

對麵三人組聽到這幼稚的對話,不由得抽了抽眼角。

這還是霸道,不可一世的禁慾係霸總嗎?

這尼瑪是幼兒園小班剛畢業吧!

懷孕會降智?

步言是醫生,但不是婦產科醫生,他也滿臉古怪的看向霍慕沉;“三哥,根據生物學,這個基因……”

“你有問題?”

“冇,我冇問題。”步言接到霍慕沉銳利的威脅目光,立刻將自己慫慫的眼神收回來,他又拿過來相冊,遞給宋辭,“三嫂,你幫我看看定妝照吧!我還冇想好畫什麼妝容。”

宋辭覺得步言兩世就隻有一個婚禮,確實應該好好對待。

她接過相冊,認真挑選。

時不時去詢問何言意見。

何言每次就笑著點頭,用手勢比‘好’。

那溫柔小意……

那單純可人……

那滿眼欣喜……

還有滿眼期待……

步言頓時覺得自己綠了!

他總覺得兔子不像是要和自己結婚,而是要和三嫂結婚似的!

兩人挑選了一下午,外麵的緋聞也漫天飛。

秦氏家主撞車,連環車禍,至今生死未卜的訊息早就散出去。

霍慕沉拿出平板電腦,一步步誘導輿論。

等到宋辭替步言挑完妝發,婚紗照,還有婚紗款式,珠寶首飾,早早過了吃飯點。

她撐了撐懶腰,瞥向霍慕沉,“還在忙什麼?”

“忙著送秦宴死。”

宋辭‘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那秦宴死冇死?”

“死了。”

“死了就好啊,哈哈哈!”

宋辭抱著肚子笑起來。

“剛一進門,就聽見你們送我去死?”

秦宴站在門口,見到坑人夫妻笑得不亦樂乎。

宋辭瞥一眼過去,“那你不期望你死嗎?”

秦宴挑了挑眉,“我死冇?”

這回輪到宋辭有點驚訝。

秦宴竟然能如此坦然放棄唾手可得的高位!

也許是血緣相連,秦宴看穿她心中所想。

他答:“秦家高位,我從不稀罕,隻是坐上去,便下不來而已!”

“真不後悔?”

“我江宴做事,從不後悔。”

秦宴自己改了身份。

他的身份證本來就是江氏,如今死去的不過是秦宴,重新活過來的卻是江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