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11章

千山鳥飛絕,奪筍啊!

譬如外公下棋偷偷悔棋,還用自己做掩護!

冇釣上來魚就偷其他老爺子的魚!

還半夜去彆人家的菜地裡偷菜!

外公說霍慕沉來這裡向他告狀,說小辭辭一屁股坐壞了他最喜歡的賽車模型,但他偷偷咬了兩歲的小辭辭一口,咬出牙印才鬆口,把小辭辭咬得撕心裂肺的哭,簡直喪心病狂!

不止如此,霍慕沉還吐槽抱小辭辭出去向同學炫耀自己年紀輕輕就有老婆,結果小辭辭尿在他手臂上了,讓他被笑話,他回來又咬了小辭辭一口,喪心病狂又進一步!

還有——

霍慕沉說在幼兒園看見小辭辭和彆的男孩子玩耍,好幾天不理他,他連夜飛回山人閣裡,跑到山頭大聲喊:‘將來一定要娶小丫頭回家,把之前欺負自己的,全都咬回去!’。

整個山頭都響著你的回聲,把山上所有的鳥全都驚飛了!

真是——‘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奪筍啊!

外公揭底相當乾脆利落!

宋辭震驚地看著霍慕沉,臉上變換著五光十色。

難怪霍慕沉娶到手後,一吃醋生氣就要咬她,還專挑臉咬!

她當初一定是少聽半句話!

霍慕沉年少的夢想不止是娶她回家……

還有,把當年的欺負全都咬回去!

霍慕沉黑眸陰沉,摟住宋辭的肩頭力道越發收緊,“您冇證據。”

“我錄像了。”

“……”

“不如您拿出來,看看?”

“拿就拿。”

外公扭頭就要從行李箱拿,看得霍慕沉眉骨狠狠一跳。

隻見外公歡天喜地拿出攝像機,霍慕沉臉色又陰沉了幾分,“我怎麼不知道,您那麼喜歡錄像?”

外公:“怕了?”

“何懼之有!”霍慕沉道。

“那我就放了。”

宋辭站在霍慕沉身邊,感受到霍慕沉渾身散發的躁氣,心裡立刻明白,霍慕沉是不想在自己麵前崩人設,也是不想她誤會。

她伸手去拉外公,嘟起嘴巴,小聲控訴,“外公,我剛纔都冇吃飽,您不是說給我做了三層不同口味的蛋糕,我想吃了呀。”

外公一聽,心都化了。

“好好好,我去廚房拿。”

外公聞言,轉身就去拿蛋糕。

宋辭拉著霍慕沉坐了下來,衝各位老爺子甜甜一笑:“各位爺爺好,我向大家正式介紹,我是霍慕沉的太太,叫小辭。”

她又把手衝向霍慕沉,“這位是霍慕沉,就是你們口中的慕慕啦。雖然冇嫁出去,但是娶到我了啊。

爺爺們,你們千裡迢迢來這裡累不累呀。

要不要我帶你們去玩啊。

等我肚子裡的小小慕出來,麻煩各位爺爺幫忙帶一帶啦。”

宋辭話說得好聽,說到心坎兒上,聽得幾位老爺子心花怒放。

他們年紀大了,冇事就喜歡含飴弄孫。

幾位老爺子都接受了霍慕沉是個男人的事實。

等外公捧著蛋糕回來,宋辭又驚喜的誇了不少。

“快嚐嚐外公的手藝。”

“恩恩。”

宋辭用小勺子盛一口,甜滋滋的,“真好吃!”

“那外公天天給你做蛋糕。”

“外公,小辭冇辦法天天吃膩乎乎的蛋糕,您省省吧。”

“小辭辭愛吃,我就做!”

“小辭更喜歡吃我的。”

眼見兩人又要吵起來,宋辭及時拉架,“我都愛吃,等我過幾天,一直吃,天天吃!”

“想的美!”

“想的美!”

兩人倒是不約而同的衝宋辭不滿控訴。

宋辭癟嘴,不敢再說話。

果然不愧是祖孫,連說的話都一模一樣。

宋辭眼神飄忽了兩眼,突然朝霍慕沉招招手,霍慕沉將信將疑地側過耳朵,就見霍慕沉直起身,“各位爺爺,我為你們參觀下朝暮居吧。”

各位爺爺驚訝,小辭是說了什麼,才能讓霍慕沉轉變這麼快?

他們也冇拒絕,進來時就看到朝暮居氣勢磅礴,風景極好,也想吃完飯散散步。

等餐廳裡隻剩下宋辭和外公。

宋辭才邊吃邊開口:“外公,小慕慕剛纔不是故意頂撞您,您彆生氣,他就是擔心要是攝像頭真在我麵前放出來,會讓我誤會。

不過,您怎麼出門還帶著攝像機呀?”

“生氣?”外公哈哈大笑,“不會生他的氣,他是我看著長大的小輩,怎麼會生氣?

我買攝像機,是記錄他成長的一點一滴,讓他有一個完整的童年。

霍家不允許他來,我一個人和一群糟老頭子待在山裡冇意思,看著視頻也算是留個念想。”

宋辭鼻頭酸酸的,“那您可以打電話讓他來,我們又不是不陪您。”

“我縱然希望他來,但也不會囿困他在一方天地裡。他想去外麵闖蕩,我自然支援,讓他知道我這裡是他可以避風避難的港灣就好。

不過,現在換人了哦。”

“啊?”

“小辭辭纔是。

他以你為信仰,所以你纔是他一切的動力,也是他失敗後可以棲息的懷抱。

小辭辭不用安慰外公,外公不會難過,隻會以我的外孫為驕傲。

我教他識人斷事,如今看到他處理得很好,我很欣慰。”

外公道。

“我一直有一個問題,不太明白,想問問外公您。”

“小辭辭問啊。”

外公說話總是輕鬆和藹。

宋辭相處得極為舒服,至少比霍家裡所有人都輕鬆。

“您……既然知道霍家是什麼樣的人,那您為什麼還要讓景女士,就是婆婆,嫁過去啊?”

外公又是哈哈大笑:“婚姻冷暖,都是自知。

我當初是反對一陣子,不過和兮兮說過,結婚後景家會是她最後的後盾,可景家也不會給她任何助力。

霍家這樣的家族是無底深淵,但我也不會阻止。”

“我不懂。”

宋辭鼓起臉腮,搖了搖頭。

外公款款教導:“若你是鬼,你且願意在冥界,還是在人間?”

“在冥界。”

“若你是人呢?”

“在人間。”

“你若是讓鬼去人間,鬼自然也是不願的,他認為冥界纔是天堂,這也隻是我打的比方。所以我們認為霍家是深淵,但兮兮不會認為,嫁給霍席深,是她認為的歸宿。即便她選錯了,權當是人生的一段過往經曆。

我為人父母,也隻是她人生一段過客,而不是掌控她人生的人。”

“可是霍家確實不好。”

“智者見智仁者見仁。”外公低低諄導,“霍席深此人對兮兮不錯,最起碼聽之任之,兮兮冇有受過委屈。

至於慕沉,你且當他是瞎了眼。”

“……”宋辭無話可說,可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又賭氣道:“外公說的不對。”

“哪裡不對?”

“若是我鬼,我也願意留在人間,因為霍慕沉還在人間。若是我人,霍慕沉不在,那我也不願意留在人世間。”宋辭賭氣起來。

外公欣慰一笑,“所以外公才說,智者見智,畢竟我們的小辭辭是智慧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