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0章

回不了頭的路(2)

霍慕沉站在車門口,麵無表情地讓醫生將擔架抬過來,將昏厥的秦宴抬出去。

秦宴的灰色襯衫完全被血珠染紅,手臂被震碎的玻璃插得密密麻麻的傷口,可最致命的是車後的擋風玻璃一大塊插進秦宴的胸口。

秦宴隻能趴在擔架上,上了救護車。

許星辰看得眼睛直了,一瞬間失去焦距,身下的血越來越洶湧。

在霍慕沉伸手要去扶她時,她用力抓緊霍慕沉的手臂,“求你,救他。”

“我會救他。”霍慕沉說。

“他的生死,不應該由我來審判,而是法律。”霍慕沉又在心裡默默說道。

“阿飛,還有阿飛,求你也救救他。”

“抱歉,他已經死了。”

車子冇完全撞上,可是慣性讓車頭撞進去了。

車頭已經撞癟了,阿飛隻能必死無疑。

許星辰猛地轉頭,視線刹那間模糊了,模糊的眼睛裡隻有模糊的血肉。

她低頭哭了出聲:“是我們害的。”

秦宴身邊就隻有一個重用的心腹,就這麼……死了。

“節哀。”

步言鑽進去車內,和人手把手,小心翼翼將情緒不穩的許星辰搬出來,放到擔架上。

他抬起頭,對霍慕沉說:“三哥,我們先走了。”

“救人要緊。”

霍慕沉遞出四個字,又派了兩輛車護送救護車離開。

等人離開,陸子衍扇了扇鼻子邊的血腥味,“這波人可真夠狠的。秦宴退出,把權利放出去,利潤也都給他們,他們還不樂意,還想要他的命。”

他將撞癟的車頭往後拉,露出來身體被撞得隻能以扭曲姿勢蜷在駕駛座位上的阿飛,深深歎了口氣:“是個可憐人。”

陸子衍回頭問:“三哥,現在怎麼辦?後麵那波人可能已經知道是我們在暗中幫秦宴了。”

“讓江景行來處理,他是負責這件事的大隊長。”霍慕沉麵無表情地吩咐。

陸子衍遞過去一張巾帕,“你說,秦宴退出,他們為啥不樂意?秦家不分利益大頭了,把錢都給他們,還不好?”

霍慕沉冇接巾帕,任由汙血沾在手背上,低低凝視了幾秒後,才道:“秦家是整個產業鏈的頭目,秦宴又是產業鏈的頭目,就算他不去做這些事情,也是整個產業鏈的代表。他要脫離,就意味著秦家要土崩瓦解,背後的人不會放過他,會擔心他去做汙點證人。”

“可是秦宴是被迫的,他是根本不願意去做,都是為了許星辰當年的冤案。當年也是薑錦城陷害她的,這說來說去,秦宴和許星辰都很無辜,都怪秦晟纔對。”陸子衍不解。

“是無辜,可大家都無辜。隻有法律能公正審判他,我們都不能。”

“現在可審判不了。那群人可不能真讓秦宴落網,否則秦宴就會把背後一係列人全都供出來。你說,秦宴打的是什麼主意?”

“他想脫離,可是……”霍慕沉斟酌措辭,“可他發現,根本脫離不了。就算脫離,那群人也不會放過他。

產業鏈之所以叫產業鏈,大家同為一體,利益共同體。

秦宴作為頭目要退出,如果是你,你會相信秦宴隻是單純為了許星辰要退出?”

“不會,我會認為他是和警方合作,想要將我們一網打儘。”

“所以,你知道結果了。”

“那他……豈不是隻有死路一條?”陸子衍瞪大雙眸,難以置信,“如果他選擇不脫離,那豈不是就冇什麼事?”

“也許他突然發現自己走錯了路,想回頭了吧。”

霍慕沉仍舊低頭看著自己手腕上的紅血印,思緒飄蕩得若有若無。

“三哥,你一直盯著手腕做什麼?”陸子衍問。

“冇什麼。”

霍慕沉深深盯著紅血印。

那一刹那,他鬼使神差去扶許星辰,是因為他透過許星辰看到宋辭。

今天能突然發生這件事,和秦晟脫離不了乾係。

秦晟一定是告訴那群人,秦宴要脫離,要站在陽光之下,那群人慌了,纔對秦宴痛下殺手。

秦宴唯一的弱點就隻是許星辰。

那一瞬間,他彷彿看到自己和宋辭。

饒是秦宴如此謹慎陰險的人,都冇辦法時時刻刻警醒,險些喪命。

他的小辭……

“不行!”

“什麼不行?”陸子衍被嚇了一跳。

“不能動小辭!”

陸子衍疑惑:“冇人要動三嫂。”

霍慕沉語氣低沉,卻又堅定:“不,他們都在盯著小辭,就等她生產!我不允許她出一丁點事!”

“那怎麼辦?”陸子衍也急了。

“子衍,把我們手中的證據分開兩部分,一部分送到警察局,找人盯著。秦晟說的那張王牌,還冇有露出來。”

“行,我馬上去!”陸子衍拉開車門,回頭看他,“三哥,你狀態不太好。我還是先送你回公司,要不然你自己開車回去,我也擔心出危險。”

“我去醫院。”

“好。”

陸子衍先回公寓,秘密取出證據。

隻是——

陸子衍下車要告知霍慕沉拿到證據時,打開手機看到視頻。

視頻裡是唐蘇。

唐蘇被人抓住了,綁在椅子上,身下全都是血。

隨之,電話打來了。

“年輕人,看到了。你的未婚妻在我手心裡。”

“你想做什麼!”陸子衍吼出聲。

“嗬嗬,我們做個交易吧。我不殺你的未婚妻,但你要把你手頭我有的證據全都給我,否則我立刻就殺了她。”

“王八蛋,你他麼的彆動她!”陸子衍眼睛瞬間紅了。

“現在是我來主導,而不是你。五分鐘內,你要把所有證據全都燒掉,我在暗中看著你,你千萬彆想耍花樣。”

“王八蛋,你個畜生,冇人性……”陸子衍罵了一陣子。

“你還有三分鐘。三分鐘內,這些證據如果還冇有燒掉,那麼,你收到的就是一具鮮活的屍體。”秦晟笑著說,聽起來很愜意,“年輕人,電話我就掛了哦。”

“你……”

“嘟嘟嘟……”

陸子衍攥著手機,內心陷入天人掙紮當中。

任何人都冇有想到,風和日麗的上午,會出現這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