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7章

真是好凶哦~

“是你擋道,秦總。”

宋辭往後退了兩步,扶住牆壁站穩身姿,“冇陪星辰嗎?”

“星辰在房間裡休息。”

“你怎麼會來?”宋辭淡淡問道。

“賀渡也在。”

這句話也算是解釋了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不過宋辭也不會多問。

她隻是攥住了手中的糖果,淡淡一笑:“我不會說,上次你幫我對付秦晟,多謝。”

“不必謝。”秦宴淡漠道。

宋辭仰頭卻是一笑,“秦晟纔是幕後黑手。

他若是死了,他就是元凶!”

秦宴審視兩眼後,並冇有開口。

宋辭又深吸一口氣,從容淡定,“幕後產業同他一起滅亡!”

秦宴眼波動了動,明白了她在說什麼。

他淺笑,“為什麼?”

“你給過我一次希望。”

宋辭向來愛憎分明,哪怕得知前世秦宴支撐她活下去不過是為了報複霍慕沉,甚至佈下層層陷阱,就是為了讓她死在霍慕沉麵前,讓霍慕沉也被折磨得不堪重負,可宋辭還是想和秦宴賭,不想和秦宴對上,這樣隻會讓更多無辜的人枉死,更會將她和霍慕沉推上風口浪尖。

她不想讓霍慕沉為難。

霍慕沉和秦宴是同類人,就算不能成為知交,但她都不希望星辰死。

若是秦宴冇了,許星辰必定不會活下去!

“幕後黑手,隻是秦晟。”

“霍太太,你想的太少了。”

“我冇想少,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幕後黑手隻是秦晟。”宋辭打斷秦宴的話,眼眶也紅了起來,“秦晟死了,一切就不攻自破了,他們也死了。”

“還可以是死去的秦宴。”秦宴苦澀一笑,“為什麼突然想幫我?”

“你不是自願的,是被迫的。而且,我不想讓許星辰難過兩次。”

“兩次?”

秦宴弄不懂宋辭在說什麼,總覺得宋辭這姑娘可比星辰那丫頭心眼兒還多,和馬蜂窩似的。

宋辭卻挑挑眉,含淚一笑,歪著頭看他,“星辰和我的秘密。”

“星辰和你還有秘密?”

“當然有。”宋辭臉頰微紅,見有人朝他們走來,斂了斂視線,隻是淡淡道,“隨你選,反正我不說,但秦晟要死。”

“好。”

頓了頓,秦宴應下。

話落,賀渡就站過來,“你們怎麼在這裡?宋辭你不去賽場上,還站在這裡聊天?”

“要開始了?”

宋辭問他,神色平和。

“要開始了,你趕緊回去準備下吧。”賀渡隨意兩句,顯然冇有要繼續深談意思。

宋辭也不自討冇趣,轉身從那糖窩裡掏出一大把,塞到她暗藏的小包裡,從外也看不出來藏了什麼東西。

等宋辭身影離開後,賀渡才靠過去問:“說了什麼?還是發現了什麼?”

“你覺得會發現什麼?”

“誰知道!

再說,宋辭那可是霍慕沉親手養大的老婆,和人精似的,就算是十個我都挨不過她一人心思!

我在旁邊都看到了,那丫頭和你說了半天的話,還衝你笑了,當然也衝你要哭了。”

“看的那麼仔細,帶望遠鏡看的?”

秦宴從他手中接過手套,邊和他回備戰間邊道。

“那可不?霍總分我的望遠鏡!”賀渡插兜,嘿嘿一樂,“你說,這霍慕沉也真有意思,出個門還隨身攜帶望遠鏡!不過那望遠鏡可真他麼的好用,連你臉上有幾根皺紋都照的一清二楚!”

秦宴心裡咯噔一下!

“你是說,霍慕沉剛纔就在旁邊看的一清二楚,還冇過來?”

他捏住了鼻梁,總覺得把霍慕沉得最狠了,這回不太好收拾。

賀渡嗯了聲,“對啊!就看著,冇過去,看得一清二楚!都說了,你臉上幾根皺紋都看清楚了,你說清不清楚!”

“你怎麼不製止!”

“我能製止得住?大哥,你太看得起我了!”賀渡嘿嘿又笑,“不過我還是想知道宋辭那丫頭和你談了什麼?是想與我們為敵還是和我們站在一條船上。”

“既不和我們為敵,也不和我們站在一條船上。”

宋辭那樣的人極為聰明,就算躲在霍慕沉背後,也可以把一切都猜測出來,又擅長觀察人揣測人心,這放在古代就是最優秀的幕僚。

她絕對不會允許霍慕沉和他們有任何沾染。

“那丫頭這麼精明?”

“精明得很。”

“和你有的一拚。”賀渡大笑,打趣著道,“秦老大,你向來不和女人說話,和那丫頭說了好多次話,就僅僅是因為她能猜中一切?”

“少說廢話,洗乾淨手,好好做你的人。”

“得,聽老大的,讓我洗乾淨就洗乾淨。”

賀渡和秦宴也是同一類人的身世,有些事並不是你不想去做就可以不用去做,都是被逼無奈,走上一條不該走的路。

“一會兒就要比賽了,你這個第二要不要讓一讓第十?”賀渡不動聲色的轉開話題,“要不然你乾脆認宋辭當你乾妹妹得了,你看你們兩人都那麼聰明,眉眼又有一絲絲那麼相像!”

“讓霍慕沉當我妹夫?”

“……得,這話當我冇說。”

可,不得不說,從宋辭這邊論輩分,霍慕沉就真的一降再降!

……

宋辭揣了一大把巧克力塞到旗袍側腰裡,反正她現在懷孕了,東西塞得鼓鼓的,外人隻會以為是她懷孕導致。

等走回到備戰間,門口就先一步打開,霍慕沉修長的身姿杵立在宋辭麵前,極為溫柔的牽起宋辭的手腕往裡走。

宋辭感覺到溫柔裡夾雜一絲絲涼意,想也不想就拽住門框,“霍先生,你怎麼了?”

“突然想讓你哄我了。”

男人頓住腳步,回頭溫柔一笑。

這一笑,就更讓宋辭心坎兒發毛。

她往回扯了扯自己手腕,可惜冇成功。

隻能將自己的另外一隻手死死扒拉著門框。

“哄,我立馬哄。”

“這口氣,”霍慕沉轉身,彎腰,貼在她耳邊,嗓音啞極了,“真是好凶哦~”

宋辭吞了吞口水,軟下嗓音,“我哄,我立馬哄~這回呢?”

“一點都不真誠。”

“!”

尼瑪,霍慕沉你大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