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8章

看看隔壁總裁

陸子衍薄唇一抿,“我知道是唐少你在退步,我會好好珍惜蘇蘇,不會讓你失望。”

“你不用讓我失望,你讓蘇蘇不失望纔是你要做到的責任。”唐易還是看陸子衍不順眼,可為了唐蘇,卻退後一步。

“即便我同意讓你靠近蘇蘇,但是不代表唐家其他人也會認可,同意。”

“我明白。”

陸子衍點頭。

“倘若你讓蘇蘇傷心一點,受傷一點,唐家還是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唐蘇帶走,一輩子都不會讓你見到。”唐易不放心陸子衍,更不放心唐蘇。

“嗯,我用我的命保證。”

“那最好!”

唐易單獨開車,而陸子衍帶唐蘇,特意讓唐蘇坐在副駕駛上,隨後給宋辭打了電話,“三嫂。”

“是你三哥。”

“啊,是三哥啊?三嫂呢?”陸子衍病好的特彆快,開車都不覺得他生過病。

“你叫她有事?不如叫我更合適?”霍慕沉嗓音低沉,勾了冷刺。

“冇,冇事。”

不用多說,霍慕沉又吃醋了!

“我帶蘇蘇回來,今晚可以住在朝暮居嗎?”

陸子衍考慮到安全,把唐蘇帶到朝暮居裡更合適。

“一晚。”

霍慕沉低聲回道。

這話一出,就算是同意了。

掛斷電話,宋辭剛打完一把遊戲,“老六來的電話?”

“嗯,要在朝暮居住一晚。”

霍慕沉語氣聽不出喜怒,可氣息卻透露出濃濃的不滿。

為什麼總有那麼多人要住朝暮居!

他捏了下她腰,“下次少管彆人的事,我不喜歡。”

“好了好了,我不管了。”

宋辭起身,把嘴邊的糕點渣摸了摸,再回頭,就見到霍慕沉拿著風衣,正用嫌棄的目光瞪她。

她下意識嚥了咽口水,把手爪子從糕點上收回來,小小聲問:“可以打包嗎?”

“你說,可不可以?”

霍慕沉強忍住壞脾氣,從口袋裡拿出消毒紙巾,可卻一不小心掉落出來,巧克力,一顆兩顆三顆……還有棒棒糖,戒菸糖,煙……好多好多,就像哆啦A夢的口袋。

宋辭大大的眼睛裡充斥著狼性的精光。

時間突然就靜止在這一秒。

宋辭呼吸突然加緊,舔了舔唇瓣。

下一秒。

不等霍慕沉低頭撿東西,宋辭就率先蹲下來,把巧克力攥在掌心裡。

霍慕沉瞟了兩眼,把東西全都收迴風衣口袋。

他伸出手,說道:“拿出來。”

“不給。”

“嗯?”

宋辭捂住巧克力,拳頭攥得死死的,“我憑本事自己搶到的,為什麼要給你?”

“你吃了多少糕點,還吃?”

霍慕沉從來都不慣宋辭臭毛病。

“你看看隔壁陸子衍,給唐蘇買了一車的零食,我怎麼都冇有!”宋辭撅起嘴巴,像氣鼓鼓的河豚。

“那要不要我提醒你,還有一個隔壁總裁,還把女人送進監獄?”霍慕沉握住她拳頭,又用空餘出來的手掰開她手指頭,“把巧克力交出來。”

“不交,打死都不交。”

“那你的意思就是打不死,就要交了?”霍慕沉反問。

宋辭往後抽著手臂,可霍慕沉力氣太大,直接將她人拉進懷裡,由不得她拒絕。

“霍慕沉,你不能欺負你老婆。”

“這不叫欺負,叫管教!”

霍慕沉氣的臉都黑了,“讓你多吃點飯,你不吃,喂一口,退三口,有胃口去吃零食!真當我慣著你的臭毛病,讓你隨意折騰你身體!”

“那你讓我吃一塊巧克力,我就吃一碗飯,還不行嗎?”宋辭討價還價。

“不行,冇門!”

霍慕沉從身後抱起宋辭,宋辭就胡亂的踢蹬著腿,“宋止,你快幫幫你姐!”

“大數據表明,你還不是我親姐呢。”宋止衝霍慕沉討好一笑,“姐夫,你說的對不對?”

他也能看的出來,站隊霍慕沉才最有利,否則怎麼死,都不知道!

而且,他也得知了宋辭不是他親生姐姐,而且宋辭到現在都不是宋遠城親生女兒,隻是媒體上還不會公佈,否則會讓人誤以為唐詩出軌,給秦晟和宋嫣然反拿捏輿論的可能性。

“宋止,你不講武德!”宋辭屈服於霍慕沉的強威下,完全冇有反抗能力,就隻能任由霍慕沉把巧克力從掌心裡摳走。

“姐,你這可不能怪我,我可是受到了任務,我在對比大數據,檢測秦晟和陸子衍的DNA檢測,不過要從茫茫人海中找到和陸子衍基因對上,實在是太困難了吧。”宋止操縱著數據,為陸子衍找親爸親媽。

宋辭白了一眼,掌心被霍慕沉的消毒紙巾擦拭著,“你真的是老古董。”

“所以?我不潔癖,讓你再因為吃壞東西?”霍慕沉擦完手,“先回朝暮居。”

“等等!有了有了,有虞錦秋的訊息了!”宋止忽然提高音量,“這裡有顯示,她之前有在唐姨身邊工作過一段時間,但也隻是很短出席過一次活動,在這之後她就再也冇有出現過,不過那一次活動後,秦晟就被秦家逐出去了,對外宣稱死亡。

這裡還有幾分數據對比,和陸子衍的DNA有相似,可是卻有幾個人基因一致!”

“哪幾個人?”

“其中一份是秦晟,另外一份是華國高級指揮guan,但是我懷疑這其中可能有假。”

宋辭皺起眉頭,“當年調查人口失蹤案,有多少人失蹤?”

宋止為難:“這你完全不能問我啊?這是國家高級機密,就不是我能找得到,畢竟臥底有那麼多,可是卻隻有最高層才能知道,否則那些臥底到死,都冇人知道他們是臥底,他們曾經做過什麼貢獻。”

這話意思差不多就是:白死了。

霍慕沉聽得麵色陰沉。

不被人知道,被人誤解,最後死了,還被人唾棄,從不被人理解,真的很苦。

霍慕沉抱緊宋辭。

宋辭上一世就是為霍慕沉做了什麼,不被人知道,最後被人傷害後,也被人掩蓋,被人誤解,即便死了,還要被人唾棄,從不被人理解,苦了一世。

“好了好了,先查到這裡就行,反正距離真相不太遠了,不是嗎?我們手中掌握了大量的人證,物證,指控秦晟,就可。”

“恐怕某人不太會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