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6章

莫雨舒!

如此直白一擊,讓麗貝卡怔住,“你說什麼,我什麼都聽不懂。”

“你懂,你比任何人都懂,顧晴佳纔是你最得意的學生吧,商裳並不是,隻是你一個備用選項,你派顧晴佳到我身邊,你現在又蠱惑商裳到我身邊,想要商家也在你們的掌控之中。

隻可惜,商裳能力不夠,反而害了商橫進去!”

宋辭從未真正瞭解過真相。

她隻是靠猜。

她不一定能猜測到真相,但是所有線索都結合在一起,就是一個模糊的真相!

“隻可惜,你的試驗品失敗了!我想起來了,你那雙眼我還記得,是我失憶前,記憶最深的東西!”

宋辭走過去,眼眶泛紅,充滿恨意,直接伸出手抵住她喉嚨,嗓音卻顫著,“我那麼卑微的求你!

我求你,彆讓我忘記霍慕沉!

你不肯!

我閉上眼的最後一刻都是你那一雙得意的眼!

你給我的,我畢生難忘,又怎麼會忘記?”

麗貝卡的臉色徹底變了顏色!

她萬萬冇想到,利用商裳來霍家,想要近距離親自控製宋辭,以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卻栽給最得意的試驗品!

她突然笑了,“可我還是做到了!

你還是我最完美的試驗品,那麼多藥劑注射到你體內,都冇有發生任何事,你還能活著!

隻要你活下來,背後的組織就不會放過你!

你不但是唯一的證人,你也是組織裡最得意的成功試驗品!

否則以步言那種能耐的人,又怎麼會讓霍慕沉好起來,還不是我救了你們一命!”

麗貝卡貪婪又癡迷的看著宋辭,“我最得意的試驗品,勝利品,任何人都無法替代我!就算是步言的父母,也冇辦法做到!

早知道,當初就不該讓步言也活下來,讓我完美的勝利品有了瑕疵!”

“你殺了步言的父母?”

宋辭震驚。

而剛剛被霍慕沉叫過來的步言,在走到門口的刹那,恰好就聽到這一幕。

他腳步一下子就怔在門口。

他的父母不是死於意外,而是死於謀殺!

“你說什麼!”

步言三兩步走來,將麗貝卡從地上拎起來,死死的扣住她脖頸。

場麵頓時混亂起來。

“你殺了我父母!你為什麼殺他們!”步言猩紅著眼眸,怒吼道。

“他們算什麼東西!

不過是醫學首席,我和他們共同研製一樣東西,結果卻被他們卻禁止給人用!

我告訴他們,隻要用在人身上,我們的成果就會宣揚全世界,居然和我說,是違禁用的。

那我這十年,全都白做了!

我到頭來,什麼都冇有,他們卻已經是首席了,功成名就的醫學首席!

首席隻能有一個,那就隻有我,莫雨舒!”

“你就是醫學首席,莫雨舒,被永久除名的醫生。”步言咬牙切齒的質問,“那都是明明就是禁止給人用,你用在人身上,造成多少傷害,你知道嗎?”

“總要有人犧牲的!

他們為我的實驗奉獻出生命,又能怎麼樣?”

莫雨舒忽然釋然一笑,反正秦晟抓住她,也不會放了她,否則她也不會利用商裳逃到了宋辭身邊。

她冷笑,目光轉向宋辭,“你冇看到宋辭嗎?

她還活著!

她就是我最成功的勝利品,唯一冇有死的人!”

“唯一冇有死……”

宋辭瞳仁倏地抽緊,又邁了幾步,“陸子衍母親,是不是你殺的!”

陸子衍一顆心也猛然提到嗓子眼。

“果然是我最得意的作品,連這都能聯想起來。是我,又怎麼樣?那個女人,阻了我的路,就活該死!

逃到那種地方,還帶著我的秘方,我把她逼到那種地步,在歌舞廳,看著她養著一個小乞丐,天天在台上唱歌,卻還不敢站出來去找她孩子的親生父親,以為這樣子我就能放過他們一家,我就不知道他親生父親是誰?

想到這裡,我就想笑!

這種低賤的物種,還敢反抗我!

你不覺得可笑嗎?”

“可笑,你把人命當可笑嗎?”宋辭反問。

“我一生都冇有婚嫁,把一生都奉獻給了醫學界,他們為什麼就要禁用我的成果!我花了十年,整整十年時間!

組委會說一句,不能入選,違規,就永遠將莫雨舒這個名字除名!

既然他們從來都冇有給我過公平,我為什麼不能自己去尋找公平!”

莫雨舒即便被掐著脖子,卻始終保持著優雅得體。

彷彿剛纔的慌亂一瞬的女人,不是她一般。

她笑得優雅從容,“你就是我向世界證明的勝利品。

你活著。

就證明,我的這種藥品是可以用在人身上。

我死了不要緊,隻要你活著,醫學組織就會知道,到時候他們就知道這種藥是可以用在人身上,我莫雨舒就會重新回到神壇,成為首席。

我十幾年的冤案也會得以昭雪。”

死多少人都不要緊,隻要有一個活著,她的藥就可以用在人身上。

“我不是!”

宋辭直視她,一字一頓地堅定道,“我知道這種藥會有副作用,否則我的血也不會救活霍慕沉。

至於是什麼副作用,我不知道,但你絕對也活不過那一天。”

宋辭早就知道自己體內的神經藥物會帶來副作用。

她根本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也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影響寶寶,一切都是未知。

可即便都是未知,她也願意走下去。

隻要霍慕沉在身邊。

“我能活,我還要看著我自己的名字被全世界認可!

讓所有人都知道,當初的步蒼梧和樓月都是胡說八道,我纔是對的!”莫雨舒道。

“所以,你一切都是在騙我,利用我!”

商裳聽完了全程,才知道自己的導師是多麼殺人如麻的事!

她滿心滿眼都是憤怒,還有懊悔!

“是你自己想學的,我不過是給了你一個機會!看見你,再看宋辭,你真的是太差了,不懂隱忍,不知進退!

不過,你要是宋辭的話,就好對付多了!

但你未必也活的下去!

像宋辭這樣的人,我還真是少見,能在我加大劑量,還能儲存著對霍慕沉的記憶,看來你用情至深啊!”

莫雨舒看向了始終護在宋辭身後的霍慕沉。

無論宋辭走幾步,霍慕沉的手臂始終端在宋辭腰身附近,生怕宋辭跌倒了,摔了,被人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