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咬牙切齒,裝作漫不經心地問道:“大廳挺冷的吧。”

“……還,還行吧。”

“那先生冇凍著吧。”

“……”

保鏢瞬間就覺得是坑呢!

他要是回答凍著,就是到大廳裡,要是回答冇凍著,那也是到大廳裡。

“太太,我今天才進室內當差,不知道情況。”

“哦,是嗎?”

宋辭黑白分明的眸子卻轉了轉,再次開口,語氣溫柔,綿綿軟軟的,“我啊,今天親自下廚。

你去幫我找幾個幫廚吧。

萬一我切到了手,又萬一我不小心被油濺到了,那可是還要去麻煩家庭。

你說,對不對?”

她就不信,霍慕沉能嘴硬,賭氣到連心疼都不心疼他了!

要是霍慕沉再嘴硬,她就要使出必殺技了!

保鏢聽出弦外之音,急忙退出去,然後敲開霍慕沉的書房門。

在長達一分鐘後,裡麵的聲音才平穩地傳出來,“進。”

霍慕沉清了清嗓音,儘量壓製住喉嚨裡的咳嗽癢意。

保鏢戰戰兢兢地走進去。

隨即,他就看見家主眼神裡的璀璨亮光,在見到他的刹那,瞬間轉為一灘戾氣。

“什麼事?”

他低沉開口,語氣不痛不癢。

保鏢低頭頷首:“家主,太太說,今晚親自下廚。

她的廚藝不佳,有可能是切到手,發生各種問題,所以……”

保鏢就差直接把話翻譯過來:“家主,你快點下去吧!

太太很需要人安慰!

您下去,抱一抱,太太沖你撒撒嬌,然後皆大歡喜!”

何必讓他做夾心餡!

“冇了?”

“……冇、了。”

還有什麼?

他確定冇有錯過每個字!

霍慕沉冰冷俊美的臉被陰霾覆滿,突然開口說道:“不下去。

另外,吃飯找人叫我。”

“……”

平時吃飯都是家主抱著太太,而且從來都冇有人叫他們。

儘管心裡疑惑,但他還是開了口應是。

等人下去後,霍慕沉坐在電腦桌前,修長的手臂往旁邊一掃,就將所有檔案往旁邊一推,也不做工作了,就打開家裡的攝像頭

從電腦視頻裡調出來,戴上特定眼鏡。

霍慕沉是不太近視的,就隻有一點點。

他戴的眼鏡內藏特定係統,隻有他能看見螢幕上的特定東西。

霍慕沉早早就開始做高科技項目,就是為了滿足宋辭的夢想。

他從抽屜裡拿出來某個小姑孃的作業本,勉強算能認識的字寫著作文,簡直就是奇思幻想。

什麼喜歡向日葵會自動吐瓜子仁,不用她扒皮。

再到有吃不完的糖果。

全世界都有屬於她獨一無二糖果。

隻要一伸手,她就能拿到。

他嘴角寵溺地笑了笑,現在他就在宋辭身邊,隻要她一伸手,她的確就能拿到。

畢竟,糖果會讓人開心。

而他就是宋辭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糖果,隻給她歡喜。

後麵有都是奇思妙想的畫麵,確實很讓人治癒,又讓人無可奈何。

小姑娘,腦袋不大,想法挺多!

小姑娘長不高,他和嶽母都有責任,小辭屬於早產兒,體弱冇有吸收多少母體營養,最後他又在她需要他嗬護長大時離開她身

邊,受折磨的那幾年,身子骨都被折騰得太過虛弱。

他捏了捏鼻梁,又打開步言在上次給她檢查的體檢報告。

明顯有一項寫的內容就是:“宋辭體內有抗藥性,但也殘存藥物,副作用尚不清楚。”

折磨虐待留下來的後遺症,會帶給小姑娘什麼副作用,冇人會知道。

他也無助。

無助到,明明想給她世界上最好的,可卻給不了小姑娘一個完全健康的身體。

他現在都是儘力不讓她折騰,好好休養身體。

霍慕沉長長歎了口氣,看到視頻裡,小辭在廚師的指導下,開始一點點切……苦瓜!

他半眯著眼眸,咬牙切齒地打破氣氛:“好,好樣子的!

明知道我不愛吃苦瓜,還特意做苦瓜!

欠揍!

就是欠揍!

白心疼你了!”

霍慕沉倏地從座位上站起來,然後在辦公桌後,來回走了兩圈又兩圈。

好久,都冇平複衝下來揍她一頓的衝動!

最後,又見到宋辭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看鹽和糖的全部一通亂放。

然後……他眼珠子都快貼到了螢幕上,就見到宋辭從盒子裡拿出……烤串,以及各種各樣的小吃。

“好好好,我不讓你買的,你全買了!”

“不讓你做的,你全做了!”

“還招惹來幾個小王八蛋!”

“宋辭,我真是疼你疼過頭了!”

“你要是不過來哄我,休想讓我再哄你,真是把你脾氣哄大了,哄的居然不顧自己身體好壞,就隨意吃外麵的東西!”

“我要是再哄你,我……”

霍慕沉都被氣的語無倫次,連說話都幼稚了不少,“我就……我是絕對不會先哄!”

宋辭卻完全冇聽見,也不知道霍慕沉在廚房安裝了攝像頭。

可是管家知道啊!

他一臉嫌棄又擔心地看著太太胡亂做飯,完全冇有章法,鼻孔都跟著緊張的撐大了,好幾次都想偷偷摸摸地提醒太太,先生可

能躲在哪個角落裡,偷偷摸摸地看著,不要玩的太過火,可最後又想到太太和先生的感情,他最後選擇閉麥,看好戲。

畢竟,彆人家的冷戰是真冷戰!

他們這裡的冷戰,單純就是兩個傲嬌狂,都等著親親抱抱舉高高!

而且,先生居然還要人哄!

太太被冷落了,還很開心!

尼瑪,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

宋辭亂七八糟的做飯,好幾次都走神了,真的差點切到手,可都冇等到霍慕沉下來哄她,心裡頓時就有小脾氣了!

好好好!

大王八蛋都不來哄她了!

本來想著,如果霍慕沉過來哄她的話,她就乖乖認錯,雖然不知道錯在哪裡,再好好哄男人,可現在看來……如果霍慕沉不認

錯,她絕對不去哄他!

堅決不哄!

如果她要是先認錯,她就把名字倒過來寫!

她做好心裡的決定,把做的黑暗料理擺得特彆好看,還點綴了幾朵花送上去,隨即就在廚房裡兀自吃買來的小吃,吃到飽,吃

到肚皮撐了起來,才走出去。

天知道!

她做的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