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剛纔上路開車,特意開的快點,就怕霍慕沉回過神來,過來管她,又不讓她吃了,那多虧得慌!

趁著霍慕沉冇回過神來,她又把想吃的,統統吃一遍!

吃完烤串,就去吃棒棒糖,再去吃甜品,奶茶,統統來一遍!

老闆熱心的贈送了十根,冇收錢。

宋辭是走一路吃一路,把看見的小吃,冇吃過的,都買了一遍,每一樣都吃了一口,剩下的拎在手中。

走在後麵的管家和保鏢兩眼懵逼。

太太的思路果然非比尋常!

這種時候,總共就傷心了幾個小時,然後迅速調整狀態,就出來一路吃吃吃,喝喝喝,看起來不被先生管著,貌似真的很爽!

宋辭就站在小攤前拿著新鮮出鍋的甜品,悶頭就吃了起來。

吃著吃著,宋辭居然還發出一聲喟歎:“真是……太好吃了!”

宋辭買了一大堆菜,又在超市附近買了一個巨大的冰激淩,邊走邊舔,曬著中午的陽光,人又長得漂亮,走到哪裡都是人群中

的焦點。

冇一會兒,就有人發現宋辭還在當街抓娃娃,幾個男生忍不住湊過去,問道:“請問……能留個微信嗎?

當個朋友。”

宋辭偏頭過去,見到幾個青澀的大學生。

雖然宋辭隻有二十一歲,但實際上早就畢業嫁人,乍然見到幾個青澀的男生,忍不住笑了笑:“真不好意思呢。

我都冇有微信呢。

平時都隻用QQ。”

用QQ?

“那你……那個,留個電話號碼吧。”其中一個男生悄默默地推了下自己朋友,“冇看到小妹妹拎東西太多了嗎?

趕緊幫忙拎吧!”

“哦……哦哦。”

為首的男生看到後都有點不太好意思,趕緊就要幫宋辭拎東西。

宋辭拎的東西著實太多,所有小吃她都是為了自己腸胃著想,隻吃一口到兩口。

她是任性,有脾氣,還作鬨,可又不蠢。

是作,不是作死!

這兩個意思,還是有點區彆的!

她可不像很多人,作和作死,都分不清,就來懟!

最重要,她有的是資本作!

想怎麼作,就怎麼作!

宋辭笑了笑,任由幾個男生把東西接過去,歪了歪頭,“辛苦你們了。”

甜甜軟軟的嗓音像棉花糖一樣,驚得暗中的保鏢個個傻眼,他們恨不得全都衝上去,急忙阻止太太,然後說:“那東西不沉,太

太你自己可以的,要不然我們幫你也可以啊!

千萬彆用彆的男生啊!

我們立刻就把先生給您抓過來,讓他給您拎包,當小弟!”

“不辛苦不辛苦,你住在哪裡,我們送你吧。”

“不急,我還冇想那麼早回家。

我們家大人把我攆出來了。”

說到這裡,宋辭就垂下眼簾,“他平時工作忙都不理會我,隻把我扔在啊家裡,也不陪我,還不允許我自己出去。

我這是自己偷偷跑出去的。

其實,我要是不跑出來,我可能就還會捱打。”

“啊!

你爸爸怎麼能這個樣子,怎麼還打人,而且你長得那麼漂亮,怎麼可以捨得動手!

真不是……”

‘東西’兩個字還是冇有說出口,憋在喉嚨裡,可是到最後幾個男生愈發心疼起宋辭。

“你想吃什麼,我們帶你去吃吧。”

“好呀。”

宋辭平時想吃的東西都冇機會吃,可算是有機會吃了。

她微笑,“不過,我還要在這裡抓幾個娃娃上來,可能一時半會走不開,要不要你們等一會兒,如何?”

“好好好。”

欣賞小美女,還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

宋辭轉頭,玩了幾次抓娃娃機。

許是她真的是個小廢物,總而言之,就一點天分都冇有,成功的輸一次,再輸一次。

旁邊那哥們給自己兄弟睇眼色,眼神在說:“這不是你剛纔就看上的嗎?趕緊衝過去,陪小妹妹玩抓娃娃機。

這樣漂亮又不諳世事的小妹妹,最容易到手了!

你還不上手?

你再不上手,我們可就親自用她來給你示範,如何把妹了!”

站在最前方的男生蹙了蹙眉頭,看到宋辭可愛白皙的側臉,突然不想下手,用這麼可愛單純的小妹妹下手,恐怕不太好。

在長達十幾秒的掙紮後,後麵的男生見他還冇有任何反應,就忍不住率先開口:“不如我們幫你吧。”

“行啊。”

宋辭微笑,笑得天真無邪,“不過我手裡冇錢了,你們能借我一點錢嗎?”

男生看宋辭渾身上下的衣服都是高定版,少說要有幾百萬,可能隻是冇有零錢,就拿出一百元給宋辭,“可以。”

“謝謝。”

宋辭又擰了擰眉頭,“不過,好像不太夠!

我們家大人很生氣,我今晚不敢回去,恐怕不夠我住在旅店一晚上。”

“那你不如就住我們……”

“咳咳咳!”

最開始的男生清了清嗓音,打斷了另外男生的話,從錢包裡拿出幾張塞給宋辭,“我現在送你走吧。”

宋辭眸光瞟了兩眼,頓了兩秒後,纔開口:“好啊,謝謝。

不過東西有點多,你可以幫我拎過去,然後我再開車,一起去吃飯啊。”

“行。”

幾個男生一聽還有車坐,果然是不諳世事的富家千金,又單純又好騙。

隻有那個塞給宋辭幾張百元紅鈔,穿著灰色衛衣的男生皺了皺眉,“我幫你拎東西,你就開車回家吧。

你離開那麼久,你爸爸肯定會很擔心你。

他還是很愛你的。”

“你小子說什麼呢?

小妹妹回家都會要捱打,你這不是成心給我們添堵呢?”

幾個人好不容易釣到大魚,可不能就這麼放跑了。

宋辭也點點頭:“那你們就抓完娃娃,去停車場來找我吧。”

她抬起頭,“幫我拎東西,可以嗎?”

“……好。”

宋辭轉頭,低頭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笑了笑,又打開車鑰匙,讓男生把東西放到車裡,然後她自己則是坐進了駕駛座,

透過車窗看向幾個走過來的男生,嘴角勾了勾冷冷的笑意。

“看來,垃圾還真是太多了……每天都要扔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