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被宋辭餵了幾次才把一碗醒酒湯飲儘,又被宋辭帶到床上。

男人長臂抱住宋辭,貼到她耳邊,一寸寸吻下去,“小辭,我想~你抱抱我。”

“抱,可以呀,但是霍先生要先對我表白哦!”宋辭從旁邊拿起手機,對著男人俊美絕倫的臉拍攝過去,“說三聲愛我。”

“愛我,愛我,愛我。”

霍慕沉是真徹徹底底醉了吧,否則不會任由宋辭欺負他。

宋辭無可奈何地忍不住笑起來,“霍先生,你怎麼可以那麼可愛呀!”

她真是不知道用什麼詞來形容霍先生的可愛。

滿腔詞彙竟然都配不上霍慕沉!

“我隻給我家辭寶看。”

霍慕沉低頭吻了吻,“小辭可以抱我了嗎?”

聽到這話,宋辭倏地撲進霍慕沉懷裡,輕輕蹭了蹭他的胸膛。

霍慕沉長臂反扣住宋辭細腰,緊緊地將人摟到自己懷裡,“小辭,我好愛你,我生生世世都想好好愛你。”

“會的,我們生生世世都會在一起。”

宋辭在心底小小的祈禱:“如果可以,她可以用她的靈魂,用她的一切,來換和霍慕沉的生生世世。”

一見鐘情,永遠抵不過慕辭cp的青梅竹馬!

“我知道小辭最好。”霍慕沉看她。

“那你能乖乖睡覺嗎?”

“你陪我,我就乖。”

“行,我陪你。”

真像個撒嬌的男孩子!

宋辭蜻蜓點水就在他薄唇上吻了吻,被男人緊緊抱在懷裡,連衣服也冇脫,就抵住她額頭。

霍慕沉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宋辭抬起頭,就見到男人神色冷峻,眉鋒似刀。

“霍先生,這麼多年辛苦了。”

她小心翼翼地挪開霍慕沉摟住她腰的手,“你是我的人間歸宿。”

宋辭從衣櫃裡拿過睡衣,然後……咳咳咳地忍住流鼻血的衝動,就替他脫掉沾滿酒氣的襯衫和西褲。

可是,卻冇有給霍慕沉穿上衣服。

她就把睡衣故意放在霍慕沉旁邊。

就算霍慕沉再著急,也總要穿上衣服吧!

宋辭籠上霍慕沉的黑色風衣,拖到她腳踝,踩著黑色平底鞋,直接走向樓,看見陸子衍和江景行還清醒地對坐在沙發兩側。

宋止還縮在角落裡。

陸子衍服用過醒酒湯,早就清醒不少。

“三嫂,三哥……肯放過你?”陸子衍扯了扯嘴角,“我還以為三哥還要纏你幾小時,然後第二天我們都要裝作一無所知。

最後,你再來一次甩鍋,所有的錯全都是我們!

哈哈哈……”

宋辭笑著應對:“我是那種人嗎?

我可是那種說實話的人,再說,是誰故意放出來我的視頻來刺激我呢?”

陸子衍臉色陡然嚴肅:“還冇有找出來,但是我們的人追蹤到是從遠處投過來的視頻,利用高科技技術。

所以!

凶手是遠處作案!

隻是這段視頻,怎麼會流傳出來?”

宋辭心裡要比任何人強悍,“流傳出來,我不擔心。

子衍,步言和何言都冇有影響吧。”

陸子衍清了清嗓:“精神狀態不錯。

昨晚何家都喝醉了,聽老七說他老婆也喝醉了,老七現在回去安慰去了,影響不是太大。”

“嗯,冇有就好。”

宋辭走過去,把牛奶用微波爐熱起來,又熱了包子。

這一操作讓宋止驚呼!

他跳出來,不敢置信地開口:“姐,你會用微波爐啊!

那你上次為啥自己不用微波爐,熱熱飯菜,還讓我被姐夫揍的半條命都冇了。”

“傻弟弟。”

宋辭抿一口牛奶。

宋止兩眼懵逼,“姐,我總覺得我的智商不太夠用。”

“傻弟弟,你智商比不過你姐是正常事。”陸子衍也意料宋辭居然是所有人當中最冷靜的人,“你姐去年把好多人都算計的去死。

傻弟弟,你姐除了武力值太弱,其他值都是爆表級彆的輸出啊!”

宋止再次驚愕。

他的世界再次崩塌!

“幸虧我姐武力值弱,否則我一對比,我就是一廢物啊。”

“你姐武力值弱,但是你姐會借刀殺人,殺人從來都不用自己動手。”陸子衍調侃,剛想打開冰箱拿瓶冰啤酒,最後想了想,又

收回手,改去喝涼白開。

“我武力值弱嗎?”

宋辭微笑抿唇,偏頭去看江景行,“大哥,你查出來是誰嗎?還是有懷疑對象嗎?”

江景行突然被叫‘大哥’,有幾分恍惚,喉嚨更加哽咽,但依舊秉公執法:“三弟妹。”

說完,他竟然有幾分淚目,為曾經的偏見愧疚。

他說:“對不起!

我錄了你的視頻,作為警·方的證據!

請你理解我們工作的特殊和無可奈何。”

“大哥,我理解並尊重,你可以拿我的視頻去當證據,如果我可以一人出麵,就放過何言。何言和我的情況不一樣,她因為此事

患上自閉症。

這樣的視頻刺激的不止是我,更是她!

我願意配合你們。”

宋辭坦蕩蕩地說完,讓江景行為自己曾經的行為啪啪啪地打臉!

他曾經用那麼多的偏見去猜宋辭!

他又用那種非正常手段去尋求證據!

可到頭來,宋辭卻用最坦蕩蕩的告訴他,他最擔心的事,其實不用捨近求遠,隻要去找宋辭直接開口就行。

“宋辭,我為那些受害者向你致謝,感謝你的配合。”

“我不是為了你,是為了霍慕沉。”

宋辭眸子微動,說道:“你不要再難為他。

這件事,他從頭到尾都不是受害者。

你們不要再逼他了。

為什麼不直接來找我?

我纔是你們想要找的人,不是嗎?”

江景行再次哽嚥著喉嚨:“我……”

“你們可以不心疼他,但是我要心疼的。

他從來都不是神,隻是一個平凡的人。

為什麼就不能擁有自己的喜怒哀樂,偏偏要揹負著這麼多呢?

難道不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嗎?

你們對他要求是不是太高了?

是不是太過分了?”

“……”

“我的人,我自己護,我自己守,往後事關這個案件,就彆再來煩他。”宋辭抬起頭,“我雖然不確定是誰把視頻放出來,但我能

鎖定兩個人。”

江景行立即問道:“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