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65章

我親我自己老婆,有錯?

何父麵色慈祥,滿眼都是對步言的同意,露出嶽父式假笑。

他內心也許是這樣!

“他不同意,也不太行。

這一屋子坐的全都是大佬,每一人一拳都能打死他。

兒子還冇來,他承受不住。”

正當思索著,門口傳來越野車的引擎聲。

何遇大步走下來,從副駕駛座位又邁步下來一個男人。

砰地一聲,關上車門!

“江隊長,我們趕緊進去,否則步言那小子還不知道要怎麼糊弄我妹妹,絕對不會讓那麼容易娶到我妹妹。”

何遇率先邁步進去,就見到自家老爹被圍繞在其中,然後和宋辭寒暄著。

他呼吸忽然發緊,把苦澀嚥了回去。

何父也見到何遇走過來,立即招呼過來,“何遇,過來!

你看看你妹夫,還有你妹妹穿上白色裙子,多好看。”

何遇一眼就先看到穿著煙紫色蛋糕裙的宋辭,隨即目光斂走,才轉移向何言乖巧的坐在步言身邊,真的和以前不一樣。

坐在步言身邊的何言,會笑,會哭。

他走過去,身上的凜冽正義之感瞬間撲麵而來。

“爸,還什麼都冇給,就讓我改口叫妹夫,是不是太快了點!我妹妹又不是冇人要,不急著嫁男人,我這個當哥哥,也能護住她!”

何遇永遠都站在何言身邊著想,刁難起步言。

步言聽到連嶽父都同意他娶兔子,跳出來一個何遇居然不同意。

他也不再討好,反正他也有一群哥哥嫂子可以護!

“何遇,我和兔子都叫你哥哥,你之前在何家不也是同意的那麼痛快嗎?現在為什麼就不同意了?做人可不能太馳名雙標了!

而且,我有的家產都會和兔子共享。

如果你還不放心,那我就全都列到兔子名下,是她的私有財產。

婚前協議和婚後協議,我都可以讓三哥的律師團隊幫我列出來。

保證我這一生一世就隻愛兔子一人,你……”

“咳咳咳!”

何父實在是聽不下去,再說下去,飯都要涼了。

他清了清嗓子,宋辭立即就明白,不緊不慢地遞茶過去,淡淡笑道:“兔子嫁過來,就是我和霍慕沉的人。

何隊長認為,有我和霍慕沉護不住的人?”

一句話,斷掉何遇所有刁難的退路。

何遇瞬間語塞。

宋辭優雅一笑。

何父作為旁觀者,暗自豎起一根大拇指。

他內心又開始豐富起來:“厲害啊!

太厲害了!

一句話,就解決兩人問話!”

霍慕沉自然附和自家小心肝兒,語氣異常堅定:“護得住,還有問題嗎,親家。”

何父連連搖頭,“我冇問題。

誒,我一直都是讚同他們談戀愛,是一個開明的父親。

主要是何遇太在乎妹妹,在從中阻攔。

不過!

這些我全都不知情,我要是知情,肯定也不會讓何遇阻止他妹妹談戀愛。”

哦豁~甩鍋技術更加一流!

“如此甚好。”

宋辭莞爾一笑。

笑的異常燦爛,像極了算計成功的小貓咪。

霍慕沉拉住她椅邊,然後用力一拽,連人帶凳子都拖到身邊。

宋辭也冇控製住的倒進霍慕沉懷裡。

男人伸出長臂,順勢將人捲到自己懷裡,“不許胡鬨,當著眾人麵還往我懷裡撲。”

宋辭:“……”

眾人:“……”

霍慕沉捏了捏她的臉蛋,吩咐管家:“開始宴會吧。”

所有人都異常震驚,原本還以為要大戰三百回合,結果還冇等開始,就已經結束戰鬥,就宋辭和霍慕沉一個保證,完美解決好一切!

何遇徹底語塞。

他可不相信步言,但是霍慕沉的能力確實足以讓他無可挑剔。

“吃飯吧。”

何父還有什麼不滿足?

他很容易滿足,主要是女兒健康快樂就好。

最重要,這不滿足也不行啊!

等所有人都落座後,才發現冇有江景行的椅子。

霍慕沉家裡一向是邀請多少人,纔會備上多少把椅子,江景行著實尷尬在現場。

他擰了擰眉,就要轉身離開,卻被陸子衍叫住,“大哥,你要去哪裡?

我剛纔數人的時候糊塗冇數明白,少讓人拿來一把椅子。

你先坐下來,我去再讓人拿一把椅子過來。”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心知肚明的人都知道:“霍慕沉就冇有想要邀請江景行,就冇有給他準備椅子。”

陸子衍輕而易舉地化解了這個尷尬。

一頓飯吃的平淡無奇。

霍慕沉作為主人,也喝了不少酒。

眾所周知,霍慕沉一喝醉就喜歡黏著宋辭。

等到宴會即將結束時,霍慕沉抱住宋辭,下巴擱在宋辭的肩膀上,輕輕喚她:“小辭~辭寶,抱抱。”

他迷濛著一雙黑眸,輕輕親她臉頰。

宋辭輕輕推開他胸膛,刻意壓低嗓音:“霍慕沉,都看著呢!”

“誰看?”

“誰敢看?”

“我親我自己老婆,有錯?誰敢說不行!”

“……”

眾人自動當眼瞎,但其他人也喝醉不少。

唯一算清醒的人就隻有千杯不倒的陸子衍,還有江景行。

宋辭是孕婦,所以不喝酒。

宋辭的臉頰囧紅起來,“霍慕沉,你吃完飯就快點上床睡覺,彆亂胡鬨。”

“哦,睡覺。”

霍慕沉趴在她肩頭,一邊輕輕蹭她的耳垂,“睡,我帶我家小心肝兒回房間睡覺。”

宋辭聽到他執著說‘睡覺’,心裡打鼓起來。

霍慕沉隻要喝醉後,就會把她帶到床上,然後……她連反抗機會都冇有。

也不知道霍慕沉清不清醒,她可害怕醉酒後的霍慕沉。

思及此,宋辭連忙推出去霍慕沉,“不睡,還早,要不你再喝點?”

“恩恩。”

霍慕沉喝醉後特彆聽話。

小辭讓他喝,他就去喝。

一杯酒再次入喉後,霍慕沉趴在她懷裡,“小辭,喝完了。”

低磁的嗓音裡夾雜著濃濃的醉酒,性感又醉人。

他趴在宋辭耳邊,輕輕吹了口熱氣,說:“小辭~喘不上來氣。”

宋辭聞言,伸手拽了拽他領帶,解開他鈕釦。

指尖無意間掃過男人上下滾動的喉結。

宋辭觸電似的往後縮回指尖,卻被男人擒住,放到唇邊去吻,“小心肝兒,想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