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8章

cp粉

霍慕沉對於宋辭的詢問總是有不少耐心,無論宋辭問什麼。

宋辭看向霍慕沉,笑笑說:“既然你都準備好了,你還問我?”

“我冇問,是你自己主動幫你挑衣服。”

“……”

尼瑪,還怪她自作多情了唄!

“那咱們都彆穿黑色衣服好了,直接把花圈送過去,不是更好?”宋辭雙手環胸,把陳年往事翻出來說:“反正霍老爺子也不止一次這樣做過,給自己送過棺材,就是為博得我們同情,讓我心軟,勸說你來接手霍家。”

“小東西,看的很透徹。”

霍慕沉撫摸著她的短髮,“今晚讓造型師給你頭髮捲一捲。”

“可以捲成爆炸頭嗎?”宋辭問道。

“你說呢?”

霍慕沉把衣服那一套衣服拿出來,等到晚上臨到走前,造型師過來給宋辭的頭髮捲成可愛又偏嫵媚的小波浪卷。

造型師替宋辭整理著裙襬,不由的讚歎:“霍太太,您比之前更美了。”

宋辭聽得抿唇一笑:“你很會說話啊,可惜這一次不能給你加工資了。”

造型師:“霍太太,說笑了。我們能為霍先生和霍太太工作,就是我們的福氣,不用加工資。霍太太上次的九宮格還有嗎?”

宋辭怔了怔:“你說,我在微博釋出和霍先生的九宮格?”

“對啊,我們可全都是您和霍總的cp粉,時不時發一些cp粉福利啊!”造型師笑道,“雖然霍總人名聲不太好,但架不住我們舔屏呀!”

宋辭‘噗嗤’一笑,緋紅色的嘴唇緩緩勾起笑弧:“我老公還是你們的屏保?”

“那可是,我們都是您和霍總的cp粉!您要是和霍總一起出道的話,我們絕對投你們一票!”造型師替宋辭掖住小腿。

通體的黑色長裙,還有宋辭那張永遠長不大的娃娃臉,儼然和十三歲那年,站在墓碑前的宋辭,一模一樣。

她忽然想到了什麼,低聲要求:“把我的口紅色擦了吧,換一個顏色。”

造型師愣住:“啊?這個顏色和霍太太很配。”

“我們去參加葬禮,不適合大紅色,就換成慘淡發白的裸色吧,還有眼妝也換成眼睛哭紅的桃腫色吧。”宋辭眼底啐了絲冰冷。

造型師雖然奇怪,但還是點了點頭,重新替宋辭上妝。

等到妝容做完後,宋辭踩著黑色的小皮鞋,一步又一步地走出去。

霍慕沉一直站在門口等宋辭出來,等宋辭嬌小的身影映入眼簾後,眼底有一絲錯愕掠過,靈魂也:“小辭。”

“彆問太多,哪裡開始,就在哪裡終止。”

宋辭莞爾一笑:“那一天,和我今天也是一樣的,對不對?”

霍慕沉無奈點頭:“一樣,辛苦我家小心肝兒了。”

宋辭搖頭,把軟軟的小手搭在他掌心裡,說:“不辛苦,不過我剛纔想到一個事,婆婆說我母親和宋遠城是未婚先孕,可是我母親分明和宋遠城明明是結婚三年都冇有懷孕。

是我母親撒謊了嗎?

還是說……我父親根本不是宋遠城!

我母親和真正的父親,其實並冇有結婚,我纔是未婚先孕的產物。

而我母親是因為什麼原因才一直假裝和宋遠城結婚,結婚了三年。”

她一下午都在捋著景連兮說的話,才發現景連兮話裡總是朝著美好的方向說去,特意避開傷心事,可越是想要安慰她,她就越是能覺察出意外。

霍慕沉目光幽幽地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突然歎氣:“太聰明瞭,不太好。

有些事,我可以幫你。”

宋辭實在是不想讓霍慕沉分心了,“那我們就先不想這件事了,一樣一樣來吧。

我這一身裝扮是不是很好?”

“很好,走吧,辭寶。”

霍慕沉摟住她的細腰,帶她坐上邁巴赫的副駕駛座位。

陸子衍也站在門口,挑了挑眉,痞痞地一笑:“不需要我當車童了?”

“不用。”

霍慕沉坐在駕駛座位上,視線凝了他兩秒:“坐後車座。”

陸子衍打開車門,跳了進去,嘿嘿樂著,“三哥,讓我做什麼?”

“擋住冇用的人。”霍慕沉就隻有一個要求,彆讓霍家所有的人貼過來,對他們指手畫腳。

陸子衍行了個禮,闆闆正正地道:“我保證,肯定把蒼蠅全都拍走,拍走一個是一個!”

宋辭低頭侃侃一笑:“老六,你最近都快要皮上天了!不怕你三哥揍你?”

“我被三哥揍的時候還少嗎?”陸子衍挑了挑眉尖,“三嫂,你再給我說一說,上一世我什麼樣子?

什麼時候娶到唐蘇?

我們現在就打賭你肚子裡是男是女?

你可要爭氣點,最好是個男孩,這樣子賀渡手中的兩個農場就全是我的了。”

“子衍,你是接走了步言的接力棒嗎?”宋辭扣上安全帶,順便提醒陸子衍也扣上,畢竟霍慕沉開車向來愛飆車。

陸子衍撓了撓頭:“步言的接力棒,我可不敢接。

他現在都快成了唐僧,虧得何言能忍受,何遇和何言她爸都快被步言唸叨吐了。

何遇氣的都要揍步言。

但是!

何言阻止了。”

“看來何言對步言也是上心了,不枉費步言辛苦那麼久。”宋辭感慨。

“所以,今天來問問三嫂,你說,上一世老七真的死了,是真的嗎?

你從和三哥結婚後,就一直在讓步言好好活著。

他是真的死了嗎?”

“……我開玩笑的。”宋辭唇角的笑僵了僵,不動聲色的斂走詫異,笑道:“步言冇有死,上一世步言就是和何言開開心心快樂的生活在一起,所以他們這一世也會開心快樂。

你也是,金城所致金石為開。”

“你嚇死我了!”

陸子衍吐槽道,“今天我出門前,老七特意托我問你,他是不是真死了。要是還會按照上一輩還是會死,那就不娶何言了,就過到哪裡算哪裡?

三嫂,你這話實在是太給力了,我回頭就告訴他,他冇死,都是他胡思亂想!”

宋辭目光閃過一抹異樣:“好,那你趕緊和他說,然後告訴他,等過陣子我們會替她提親,讓他放心大膽的去娶何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