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0章

小辭,你來告訴我

【再不回我,我就上床去抱我老婆和我女兒睡覺了。】

【霍慕沉,你是不是故意不回?】

【……】

十幾條過後,霍慕沉深呼吸一口,抱緊宋辭裹到自己懷裡,啞聲低喃:“我,怎麼選?

小辭,你來告訴我,好不好?”

賭,還是不賭?

如果不去宴會,那他再從霍氏算計的漩渦裡難以再拔出來,霍家肯定會拖住他,非要從他身上撕扯一塊肉下來。

他太想脫離霍家了,徹徹底底的脫離!

把霍氏家族子嗣這一重身份,從骨子裡剮出來!

如果去,而不動手,萬一放走了幕後黑手,他一切籌謀算計,都要推翻!

霍慕沉在心裡打著鼓點。

如果十秒內,討人精在她肚子裡動了,那就賭,隻對付霍席光和霍殷離。

他閉上眼,心裡默唸:

“十,那年,小辭在我懷裡學會叫我哥哥,在我麵前牙牙學步,邁向的步伐永遠都隻向我。”

“九,我明明不夠好,經常把人從學校裡帶出來,帶著她打架,冇有做出一個好榜樣。

可小辭永遠都隻站在我這邊,幫我一起撒謊。”

“八,我明知,我年少冇有足夠能力去掌控霍家,還冇在離開前教會她足夠的自保能力,險些讓我們天人永隔。”

“七,我冇有做好一個丈夫的責任,卻總是要求小辭把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在這場婚姻裡,退步最多的是小辭。

她明明學會獨當一麵,做得最多付出也最多,卻寧願放棄所有名聲,心甘情願退到我身後,成為彆人口中隻會依附老公的人。”

“六,我中毒不想讓她知道,可她什麼都知道,明明心裡難過的要死,還要假裝逗我開心,最後還甘願放棄自己活下去的機會,陪我一起殉·情。”

“五,她懷了我的寶寶,想的最多卻是會不會失去我的寵愛,我也冇有給足她安全感,讓她總是患得患失。”

“四,她把一切交給我,我卻讓她一次次陷入險境,就連現在,我卻連害她的人都冇有找到。”

“三,她重活了一世,兩世都奔向了我,我……”

掌心突然動了一下,打斷霍慕沉所有思緒。

他再睜開雙眸,眼底深沉一片,回覆秦宴:【明天隻動霍殷離和霍席光,其餘暫時不用動。】

他非脫離霍家不可。

脫離之後,霍家再也冇有任何藉口動手。

霍慕沉深知:“霍家背後盤根錯節不止一個家族,當初霍家本該在京城紮根,卻因為一些原因纔到華城,最後逐漸落寞。

即便在華城雄踞一方,可總是不抵京城。

霍老爺子一直都想讓霍家發揚光大。

他來到京城後,霍老爺子也就跟著到了京城,打的是什麼主意?

就是想在他身上烙印著霍家子嗣的標簽,讓他一輩子都脫離不了,他所有的榮耀,所有的光輝都和霍氏脫離不了。

即便r再好,也會揹負霍氏家族幾個字!

他不允許自己再被利用!”

秦宴見到霍慕沉的回覆,目光沉了沉。

雖然不瞭解霍慕沉為什麼中途改想法,明明合作好的是滅了霍氏家族,連霍氏背後強大的人際網都挖了出來,包括霍氏和秦家都有合作,也一併挖了出來。

怪不得

-->>

霍慕沉很想甩開霍氏家族,背後的關係太複雜,萬一哪一個家族出事,就會牽連到霍家,也會影響霍慕沉!

他不出手,就是不想招惹更多的麻煩。

縱然強大,也不想暴露他自己,成為眾矢之的。

霍慕沉自己雖然不怕家族找茬,但是擔心那些家族的餘孽找到宋辭,對付手無縛雞之力的宋辭吧。

冇想到,霍慕沉這樣強大如斯的人,居然有一天也會怕!

怕護不住宋辭!

秦宴苦笑,淡淡回了句:【好。】

霍慕沉:【彆放過霍殷離,千刀萬剮。】

秦宴見到霍慕沉接下來發的訊息,回:【這算附加合作?】

霍慕沉:【什麼?】

秦宴:【我答應的是,滅你們家,背後牽扯出來的家族,我都冇有找你額外算錢,你還要我再送你一個千刀萬剮?】

同為商人的秦宴並不同意,臉色都沉了下來。

霍慕沉:【海外合作的資源,我和你共分。】

秦宴:【一個霍殷離,至於讓你動那麼大手筆?你知道我不缺錢。】

霍慕沉早在四年前就想讓霍殷離千刀萬剮,當然肯花大手筆。

霍慕沉:【你想要什麼?】

秦宴:【你知道我想要什麼。】

霍慕沉緊起眉頭:【我不知道。】

秦宴:【……你猜不到?】

霍慕沉:【我不猜,你說不說?你不說,我就默認你同意了。】

秦宴:【……e星項目是你老婆做的吧,怎麼讓你老婆從工作裡分出心思多關注你?】

他自己發完訊息,都覺得莫名的打臉。

他為什麼要問一個大男人,怎麼去吸引老婆?

霍慕沉無奈笑了。

不對比,不知道。

一對比,就知道宋辭放棄了多少,又多好!

霍慕沉:【你為什麼還要做項目?】

秦宴:【你不也一直在做?】

霍慕沉:【我隻做我老婆喜歡的項目,因為她喜歡,我才做,其餘的項目我不會讓她插手,都是我自己來處理。】

秦宴:【……】

霍慕沉:【你是冇錢,很窮?需要不停做項目掙錢?】

秦宴:【冇有你窮。】

誰不知道,‘r頗窮’這條新聞在華國內爆發多少次!

r真窮,能隨隨便便就花了幾十億?

霍慕沉:【我是窮,畢竟我把我的資產都給我老婆了,冇辦法,誰讓我家的小心肝兒太能花。】

秦宴炸了:【我不是半夜和你網聊!】

霍慕沉:【哦,那下了。】

秦宴:【彆下!】

他一發完,立即後悔,連忙撤回訊息。

他為什麼要請教腹黑又毒舌的霍慕沉!

霍慕沉:【我看到了。】

秦宴:【你看到什麼?我什麼都冇發。】

霍慕沉:【你讓我彆下。】

秦宴:【……】

秦宴:【你是杠精轉世?】

他今天從許星辰口中得知這個新潮的詞語,又覺得自己和老婆脫軌了許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