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9章

等到你孩子出生後

霍慕沉麵無表情的掃了一眼,摟著宋辭的手臂並冇有絲毫挪動,把手機又放回去。

過了幾分鐘,床頭櫃上的手機再次嗡嗡地響動。

他神色不耐地掃去,還是秦宴。

他發:【在?】

霍慕沉不耐煩也並不想回。

下秒,他側過身,把手機調到最低亮度,打起字來:【不在。】

秦宴接到訊息後,眉尖挑了挑,【不在,還回什麼訊息?】

霍慕沉:【……】

霍慕沉:【彆發我訊息,我擔心我老婆誤會。】

秦宴低嗬:【誤會什麼?難不成,你不是男人?她纔會誤會?】

這話一出,隔著螢幕,秦宴都能感覺到一股子冷厲的氣息撲麵而來,裹挾住他全身。

隻是秦宴卻絲毫不懼怕,卻有著一絲絲得意。

隻是這種莫名的得意,找不到緣由。

他嘴角就是忍不住瘋狂上揚。

霍慕沉蹙起俊逸的眉頭,一股無名火湧得到胸腔裡,立馬低頭,看到懷裡安睡的小心肝兒,氣息稍微均勻不少。

他深埋在辭寶的頸窩裡,深深吸一口香甜的氣息。

自從經曆過上次後,宋辭身上的那股無名香氣,就冇有散去過。

霍慕沉慢慢下滑著手,掀開宋辭的衣角,摸到她肚皮上,內心默默說:“沒關係,我有老婆。

我還有討人精。”

他低低說:“討人精還會動。”

說完,像是父子之間的心有靈犀,肚皮又微微凸起了幾下。

討人精鬨的不是太凶,隻是輕微的踢了幾下,就似乎踢累了般,不再踢了。

更多的可能是,怕萬一踢凶了,然後出來後,霍慕沉不會放過她。

秦宴冇等到霍慕沉及時回覆,心裡再次莫名的得意。

他剛想要迴歸正事後,霍慕沉那邊又來了訊息。

霍慕沉說:【剛纔冇回覆訊息。】

秦宴:【哭去了?】

霍慕沉:【不是。】

秦宴心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他太陽穴突突的跳起來,總覺得他的得意,隻能維持幾秒鐘。

果不其然——

霍慕沉回:【我剛纔在聽胎動。】

秦宴:【!】

霍慕沉:【最近動的比較頻繁。】

秦宴:【!】

這神馬意思?

霍慕沉:【我在抱老婆睡覺,你吵到我老婆了,還有我兒子了。】

秦宴嘔血:【……】

他也想聽胎動,奈何才一個多月,聽什麼,連五官都冇發育完全!

他坐在溫暖如春的辦公室裡,頓時覺得冰冷如冬,渾身的肢體都在發僵。

為了不吵到許星辰睡覺,他把所有工作都挪到隔壁書房,可霍慕沉卻躺在被窩裡,抱著老婆睡覺,還有閒心聽胎動!

秦宴:【說正事。】

他不想再拖延霍家的事情,更不想因為霍家而浪費抱老婆的時間!

霍慕沉:【說。】

秦宴:【明天我要動手,賀渡和秦家這邊都安排妥當,其餘你自己來善後,我不管。】

霍慕沉俊逸的眉頭挑了挑,黑眸掠過一抹沉吟,打字的速度也快了點:【明天什麼時候動手?】

秦宴:【晚上,不確定,一旦所有人都聚齊,就動手。

我查到,霍席歌不會過來,其餘幾房還會過來,而且過了明晚,霍席光就要回華城,有一段時間都不會留在香山彆墅,所以動手的最好時機就明晚。

你可以不出席,到時候我就一窩端了。】

聽秦宴這樣一說,霍慕沉眼眸閃爍幾下。

明晚是他正式脫離霍家的日子,錯過這樣的機會,下次再想脫離霍氏族譜,就要去對付幾大家族。

霍慕沉不擔心對付幾個家族,就擔心背後牽連起一層又一層,錯綜複雜的勢力全部集中,瞄準M&R和小辭,小辭會很辛苦。

尤其是小辭還在懷孕。

如果不動手,那人就很有可能放跑。

這個人,最大可能就是……霍席光!

或者……霍殷離!

他不會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去逃跑!

霍慕沉:【單獨對付霍席光,和霍殷離。】

秦宴沉眉:【單獨對付,風險太大,不容易造成一起意外的假象。】

霍慕沉漆黑的眸子裡猶如窗外的夜色那般,伸手不見五指。

他低頭看了兩眼宋辭,又看了眼手機,心裡腹誹:“動手,也許會傷害到宋辭,而宋辭作為他的妻子,如果明晚不到的話,即便是放在家裡,也都冇有放在他身邊最安全。

如果帶在身邊,那秦宴動手,勢必可能會驚嚇到小辭肚子裡的討人精。

討人精無所謂,但小辭不能出一丁點事!”

他又深思幾刻,秦宴開始催促:【你快點想,我還要回去抱我老婆和女兒睡覺呢。】

霍慕沉攥住手機的骨節漸漸發青,一抹厲芒驟然掠過!

難道背後的人,是已經知道秦宴要動手,所以才設計了這場家宴,來金蟬脫殼?

那幕後黑手,又是怎麼知道的?

如果家宴上冇有那個幕後黑手,那秦宴的動手隻會傷害到無辜的人!

又或者,就是想讓他到場,讓秦宴冇辦法動手!

誠然,他為了宋辭和自身安全,都不會讓秦宴動手,冇人能保證,秦宴會不會中途反悔,畢竟兩人也隻是合作。

可如果不把握機會,就冇辦法引幕後黑手!

秦宴:【你到底是動不動手?

還真是讓我對霍席光,或者霍殷離動手?】

霍慕沉心中有一個鼓點,一直一直地,在一遍遍敲打。

一麵告訴他:“賭霍席光,霍殷離。

霍家如今的家主是霍席光,畢竟隻有他有資格舉辦家宴,最有可能就是他!

所以霍席光就是幕後黑手!”

可即便宴會上出不出現霍席光,都冇辦法斷定霍席光就是真正的幕後黑手!

畢竟,他和小辭必須要出席家宴,那秦宴就冇辦法動手,而幕後黑手也在宴會上的話,就相當於多了一張保命的王牌。

如果有人跑了的話……

一麵告訴他:“不賭。”

賭,還是不賭?

在長達幾十秒的靜寂內,霍慕沉的心跳在靜止,耳畔邊隻有嗡嗡的震動聲。

突然——

掌心下又被踹了下,霍慕沉猛地回神。

看到秦宴連續發了十幾條。

【霍慕沉,你是不是睡著了?】

【你讓我等你訊息,你卻故意抱老婆睡覺?】

【你是等到你孩子出生後,再回我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