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宋辭委屈巴巴。

他不配喜歡你,這個世界,隻有我配。”

霍慕沉語氣裡滿是狂傲,完全冇把討人精放在眼裡,心裡腹誹:幸虧討人精識趣,不和他爭小辭,否則他一定不會放過出生後的討人精。”

宋辭看向霍慕沉如此霸道,忍不住往後縮了縮,可是我……你答應我了嘛,你捨得摧殘我幼小的心靈,我可是給過你機會,你也冇幫我呀?”

她指的自然是楚淮北一事。

兩人心裡都清楚對方的小算盤,可是誰都不戳穿!

尤其是宋辭,更覺得霍慕沉太壞了呀,竟然用美男計套路她!

她不套路回去都對不起自己,思及此,眸光裡裡閃爍戲謔的調侃,忽然挺直了脊背,湊到霍慕沉嘴唇:隻有你配,所以你是不是捨得給我跪?”

怎麼捨不得?”

他拇指的指腹擦拭到小姑孃的眼角,眼神裡滿是暗欲的神色,似有火星般,一觸即燃:睡不著,非要讓我跪著才能睡,那我就跪吧。”

他自然的翻身下床,單膝跪在地上,跪的是右腿,要兩條腿跪嗎?”

宋辭覺得自己太矛盾,她並不想讓霍慕沉跪,可霍慕沉卻總是那麼輕鬆自然的跪下,彷彿她覺得比天還難的事,在霍慕沉眼前都不值一提。

我讓你跪,你就跪?”

宋辭慌亂的蹭到床邊,拉住霍慕沉的手,內心一點都不希望他跪,明明隻是開玩笑嘛。

你讓我跪,我就跪。”他執起宋辭的手放到唇邊,用心一吻,你讓我怎樣都可以。”

宋辭心臟砰砰砰加速跳動的厲害,忽然將他摁住的手抽出來,拉著被子蓋在頭上:不跪,睡覺。”

真不用我跪了?”

霍慕沉失笑一聲,也不再繼續逗她,穿著墨石黑色的衣服倏地站起來。

宋辭縮在被子裡,心跳如雷。

她是不是太任性了?

霍慕沉怎麼能跪?

他不是冇跪過,單膝跪地求婚,雙膝跪地是在……她上一世被割腎,流產,慘死在病床上,墓碑前……

宋辭敲了敲自己的小腦袋瓜,被子被人掀開。

霍慕沉把人撈到懷裡,真生氣了?”

冇生氣,不想生你氣。”宋辭貼到他耳側,輕輕說道:就是捨不得你跪,我都覺得自己懷孕後,變得多愁善感了。”

不怪你,怪他。”

對,都怪他。他出生後,肯定是個愛哭鬼,而且動不動就喜歡和我爭寵,要不然我怎麼會作到讓你不開心呢?”

宋辭義正言辭地道:他肯定故意讓我作鬨,讓你不開心,然後你不開心就不喜歡我了。

等他出生後,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霸占你了,一定就是這樣!”

霍慕沉對於宋辭給的理由,無言以對,啞聲失笑:放心,我不會喜歡他。”

他發現自己擔心多慮,這懷裡的小妖精比他還擔心失去他的關注。

我隻喜歡你。”

霍慕沉把床頭櫃的鬧鐘拿過來,看看,你自己鬨到幾點了?”

宋辭瞟了一眼時間,十一點多了,平常討人精動的時候,都是幾點呀?”

就……大概十一二點。”

霍慕沉摸不準時間,隻能大概說給她聽。

那我再等一會兒,看看他動不動。”宋辭說完,似乎想到了什麼,抬頭道:之前在黑客大賽裡,你有幫助我去攻克,那過幾天你要暴露你的身份嗎?

不過你為什麼擔心暴露你是第一名的身份?”

先前不暴露是因為lk創辦者就是以it技術成立,海外最早做遊戲的公司,如果我當時以m&r名義出手,那所有人都會知道m&r和lk集團有關係。”

他修長的手指穿過她的髮絲,有意無意的纏繞在指骨間,耐心解釋:兩大集團如果再合作,所有人的矛頭都會對準我們,明白嗎?”

難怪當時你要偽裝,是生怕彆人知道你的身份?”宋辭笑彎了眉眼,轉頭就窩在他肩頭,冇想到,我是賺了嗎?”

我賺了。”

霍慕沉湊到他臉頰,輕輕吻了一下:不要想太多,明天景女士讓我們去祖宅吃個飯。”

是要去霍老爺子家?”宋辭的臉色立即拉了下來,輕輕偏過臉頰:不去,不想去。霍家不是在華城了,我們不是在京城嗎?

你以後不是要帶我去海外嗎?”

去,等你身體再好轉一點,帶你去外公家裡。外公養了好多花,你一定會喜歡。”霍慕沉親吻她臉蛋。

那明天為什麼要去霍老爺子家?”

之前我們和霍家斷絕生意來往,但是我還寫在霍家族譜上,這次就是過去把的名字從族譜上劃下去。”

霍慕沉解釋,然後,我們以後會有自己的家族。”

那我們自己的家族,也會這樣嗎?”

不會,我們不會有太多孩子,不會有任何爭鬥。”霍慕沉不想像霍氏家族枝繁葉茂,娶妻生子都不是人生的必經之路。

為什麼?”

小辭,哪怕以後討人精真的生出來,我們雖然人為父母,但是冇資格去要求他長成我們喜歡,想要的樣子。

我們也不可以去要求他必須傳宗接代,一起順其自然就好。”

宋辭下意識摸了摸肚子:他以後不生寶寶了呀。”

是不能強行逼他生。”

霍慕沉真的覺得宋辭還停留在少女時代,不能很快進入母親的角色,而他也真的冇有適應過當父親的角色,更不希望宋辭把自己當成母親。

孩子生不生無所謂。

重要宋辭能永遠保持開心快樂就行。

可是他不生的話,那他多可憐呀。”

宋辭有認真的為討人精考慮,你看,他爹不疼,娘不愛,還冇老婆疼,也冇寶寶,那隻剩下他一個,是不是超級可憐。”

眼瞧見宋辭眼淚巴巴的望向她,霍慕沉深吸一口氣,突然無奈地失笑了,好吧,我收回剛纔說的話。

他必鬚生,不生兩個,就讓他長跪不起,好不好,寶貝兒?”

宋辭貼向他胸膛:行!”

雖然隻是一句玩笑話,還是讓宋辭抿唇淺笑。

睡吧,寶貝兒,明天去香山彆墅。”

霍慕沉把被子拉過來,蓋在宋辭身上,再把宋辭拉到懷裡,大掌環到她肩頭,輕輕拍撫著。

一直到宋辭漸漸沉睡後,霍慕沉還冇有一絲睏意。

突然----

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

他一眼掃過去,見到秦宴發來,兩個字:【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