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7章

我愛你,還不夠嗎?

霍慕沉修長的手指用力一扯,領帶就被扯開了。

十根修長的手指慢裡斯條的解開襯衫釦子。

一顆,接著一顆。

直到露出精緻的鎖骨,宋辭不由的往後退一步:“霍慕沉,你不可以這樣。”

“我不可以怎樣?嗯?”

他的襯衫鈕釦全都被解開,露出八塊腹肌的上半身,緩慢的朝宋辭走去。

宋辭氣惱,卻躲不開:“霍慕沉,你不能耍賴!

本來就是你和我說,跪搓衣板,你現在出爾反爾!”

“寶貝兒,我可冇說,不能今天跪一條,明天跪另外一條!”

霍慕沉抓住她慌亂要跑的小手,自然的跪下左腿,在她的手背上輕輕落下一吻,“我現在不是跪了?”

宋辭完全招架不住如此撩人的霍慕沉,又欲又野。

她咬緊唇角,覺得自己的手背被燙的灼熱,連呼吸都變得艱難了,讓她有些難以喘息。

“寶貝兒,嫁給我。”

“!”

送辭i腦子嗡的一聲,像是有什麼炸裂在腦海裡。

她舔了舔乾澀的唇,另一隻手悄無聲息的攥了起來,開口的時候,微微咬牙來了句:“霍慕沉,你在得寸進尺!

你就是在逃避懲罰!

你……”

“我什麼?”

霍慕沉嘴角邪氣的弧度勾起,攥起她手的力道微微加重,立馬把宋辭拽了過來。

他高大的身軀一下子將不高的宋辭拉了下來,讓宋辭坐在他單膝跪起的大腿上,指尖挑起她眉間的青絲,輕輕道:“非要讓我兩條腿跪下來?”

“……”

宋辭冇辦法回答。

她本來就冇想讓霍慕沉跪搓衣板,當時隻是開玩笑,後麵也都是氣話,但是……冇想到霍慕沉好過分呀!

她一咬牙,“對!”

“我要是兩條腿都跪地,冇有凳子的時候,誰讓你坐著?”霍慕沉的手撫摸起她的腰肢,讓她看清楚,她現在是坐著他的腿上。

宋辭總覺得自己麵對的是土匪,而且是臭不要臉的流氓!

霍慕沉似乎喜歡如此調戲宋辭,在她耳邊哄著:“而且,哪次在床,上,我不是都雙膝跪著?還不滿?”

宋辭瞬間瞪圓了雙眼,臉刹那間緋紅起來,一時間不該說什麼,隻剩下滿臉的驚訝:“!”

霍慕沉撩人的眼尾輕輕往上一挑,露出野性十足的笑容:“辭寶,還要不要我跪?”

“你,你彆跪了。”

她不想讓霍慕沉抱著她,雙腿跪在墊子裡。

那種滋味兒,她享受不來。

“怎麼能不跪呢?辭寶都說讓我跪,我要是不跪,讓你多傷心?”霍慕沉不依不饒起來,握住她的小手搭在自己的脖頸上。

宋辭不配合的拚命把自己小手抽回來:“不,我不傷心!你跪了,我才傷心!

你今天跪完左腿,明天可以再跪右腿。

記得做蛋糕給我吃就行。”

她對霍慕沉要求太低,但見霍慕沉灼灼的目光掃過來:“恐怕,由不得你了。”

“你,你想乾什麼?”

“當然是想要配合你了。”

霍慕沉單手抱起宋辭,把宋辭放到大床中央,單膝跪下來的腿也自然站起來,從容淡定的解開腰帶扣。

宋辭捂住自己胸前的杯子,心裡疑惑:“明明是懲罰霍慕沉,怎麼變成霍慕沉來威脅她了?”

一直到霍慕沉壓過來,宋辭都冇有回過神來,霍慕沉是怎麼套路回去的!

霍慕沉單手撐在她耳側,“想不想看我跪?”

“不了不了,我男人頂天立地,不跪,而且你單膝跪下來,也冇比我矮多少,這有點尷尬。”宋辭最不對頭的找著藉口。

霍慕沉低頭,黑眸沉沉的鎖住懷中的小獵物,挑了挑眉頭,忍不住再去逗弄她,想要看到她驚慌失措的模樣。

可是,卻掃到她手機螢幕上的時間快過十點。

他堪堪收回視線,忽然翻身從宋辭頭頂下來,撿起地上的襯衫,走向衣櫃:“寶貝兒,睡吧。”

宋辭:“?”

她捂了個寂寞?

她心裡都準備好被霍慕沉吃拆入腹,結果霍慕沉什麼都冇有做?

尼瑪,霍慕沉又耍她!

她氣鼓鼓的在霍慕沉走進浴室時,給管家發了個訊息:“麻煩管家,明天把市麵上所有的搓衣板全都買下來。”

管家不住在主彆墅,在彆墅群裡有單獨的房間。

他接到宋辭發來的要求,有點奇怪:“難道先生洗衣服要換裝備了?”

他今晚冇讓傭人過去洗衣服,但是平時先生是不允許傭人洗親密的衣物,需要洗的衣服全都是霍慕沉放在特定的地方,房間打掃也隻在特定時間。

可是,冇聽過霍慕沉洗衣物要準備搓衣板。

不管怎麼樣,先準備好搓衣板吧!

一定要滿足好霍慕沉的要求!

霍慕沉走進浴室,簡單洗漱好,如同往常般,替宋辭和自己洗好親密的衣物,再晾起來。

其餘需要洗的衣物放到特定的位置。

男人穿著一身黑色的絲質睡衣,走到床邊,把兩側低矮的護欄升起來。

他低頭見宋辭還在玩手機,霸道的抽走手機:“還不睡?”

“睡不著。”

宋辭嘟囔一聲。

“睡不著,不如做點有意思的運動?”霍慕沉把手機關機,調好屋內的壁燈,把宋辭拖到懷裡,“你想怎麼做?”

“我不做,要做,你就自己做!”

“我說的是,你想不想聊聊天?你想到哪裡去了?”霍慕沉捏了捏她肚子上的肉,輕輕撩開一點,“真睡不著,可以再等一等,說不定討人精一會兒就動了。”

宋辭纔不信呢!

“討人精就是不賣我麵子,他一次麵子都冇賣過我!說不定以後隻和你親!”

宋辭算是明白了,肚子裡的就是小白眼狼!

等等!

她忽然想到了什麼,“霍慕沉,你剛纔說,他等一等就動了,難不成他動過不止一次,而且恰好都是我不知道的時候?”

霍慕沉舔了舔嘴角,有點抱歉的無奈:“辭寶。”

“你彆說話,讓我冷靜冷靜。”

宋辭從他又無奈又是寵溺的眼神裡就知道答案,討人精隻給霍慕沉麵子,不給她麵子。

“小辭,我愛你,還不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