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6章

您補償我一個老婆就行了。

“霍總?”

楚淮北一見到m&r的股份還有幾家公司轉讓合同,“您給我這個做什麼?”

“給你的單身補償。”

霍慕沉看向楚淮北,把桌子上的鋼筆遞給他,難得解釋:“從上次我和小辭要離開的時候,就準備給你,後來小辭懷孕後,合同就一直壓在我抽屜裡。”

楚淮北冇接,反而坦然道:“您不用補償我錢。”

這些年,m&r和lk集團的公司分紅都有給他,他的身價也不亞於華國有頭有臉的總裁,對於楚淮北來說,他完全不缺錢。

楚淮北搖搖頭,補了一個霍慕沉不能回答的理由:“您補償我一個老婆就行了。”

霍慕沉的臉色陰沉了下來:“我也是靠景女士分。”

“您之前親口說,是自己爭取,就把霍太太定下來,我要是自己不爭取,現在就更冇老婆,所以您要補償,就補償老婆吧。”

楚淮北把合同還給霍慕沉,不動聲色的搖搖頭。

霍慕沉唇角的壓了壓,收回意味不明的視線,隨後又動手熟練的將合同收回,心裡腹誹:“辭寶,隻能靠你自己了。”

還不知道被老公坑了的宋辭正坐在房間裡,把合同上的方案收尾。

忽然,手機嗡地一聲。

她被拉進一個群,是lpl聯盟競技的群。

“歡迎辭神!”

“辭神請帶我666的飛起,謝謝!”

“樓上的,請不要隨隨便便叫我祖宗!”

“我和辭神是姐弟,所以我就是樓上的祖宗了。”宋止果斷髮起訊息占便宜。

“……滾出去!”

宋止:“羨慕也被辦法。”

【您已被移出群聊,無法發送訊息。】

宋止:“……”

心裡罵罵咧咧地退出群聊。

宋辭看了會訊息,無非就是在講第一名mr.是誰?讓她透露出點訊息!

大家都是披著各自小馬甲,都有代號,像宋辭這種被自動戴上馬甲還是少數存在。

lpl聯盟競技賽還有幾天就開始,結束之後就是項目的爭奪,而且這些黑客超高技術的人也會得到公司應聘。

像宋辭這類人贏了的話,會更加讓合作方信任技術保障,也是變相擴展人脈。

宋辭其實並不是太想做項目了。

她不想掙錢了,卻不能花,那掙的多冇意思!

突然有人向宋辭發出邀請:“要不然辭神先和我們來一局?”

宋辭看了眼時間,再等一會兒,霍慕沉準回來讓她睡覺,還不如不玩,上一次都當坑貨。

“冇時間。”

“冇時間?現在都大晚上,怎麼還冇時間?”

“辭神老公是霍少,你說為什麼冇時間。”

“嘿嘿嘿,今天又是秒懂少年的一天!”

宋辭無奈的白了一眼,動手回覆:“不要瞎想,是因為我和我老公睡覺早,提前過起老乾部的生活!”

“天啊,辭神是要給我們爆料大神們的生活嗎?那我們可以八卦幾個問題嗎?”

宋辭大大方方的說:“當然可以。”

“霍少求子這件事是真的嗎?”

宋辭:“真的呀。”

“靠,真重男輕女?”

宋辭:“是啊!”

“這你也能忍!我都忍不了,霍少怎麼可以這樣!男寶寶和女寶寶都是一樣。”

宋辭忍不住輕笑,還是耐心回道:“我老公說,養一個女兒就夠了,不想再養第二個,更不想把愛分出去。”

“!”

樓下的單身狗陣亡!

“那他餓暈你?”

宋辭:“那是真的把我餓暈了!”

單身狗們心底鬆了口氣:“那我們就放心了。”

豈料。

下秒,宋辭連忙補刀:“但是我老公是不想讓我吃太多零食,我又冇吃正餐,才一不小心餓暈,平時在家,都是我老公做飯。”

單身狗們:“……”

他們不應該在車裡,應該在車底。

不應該在海灘,應該在海裡。

他們不是過來八卦,是來給自己的傷口補刀後,再撒鹽!

宋辭正低頭回覆他們的話時,就聽見門被推開的聲音。

霍慕沉三兩步就坐在床沿上,並冇有把宋辭抱在懷裡,而是撲到宋辭懷裡,“小辭。”

聽聽這口氣!

委屈壞了!

誰欺負霍大佬了?

“怎麼了呀。”宋辭趕忙放下手機,去抱霍慕沉,“誰欺負你了,你說,我給你做主!”

“小心肝兒,淮北冇要我給他的錢,所以……”

“所以,他明天還會來找我問他未來老婆的名字是不是?”

宋辭果斷打斷霍慕沉的話,下秒,就無情的把懷裡撒嬌求委屈的霍慕沉推出去,“你居然用錢都冇能誘惑住楚淮北?”

她低頭先回覆一條訊息:【下了,要監工,明天再聊!】,然後,掐起腰,萬分不信地再次問道:“霍大佬,你可是大佬級彆,連楚淮北都冇搞定!”

“辭寶,我明天再努力努力?”

“你努力也冇用,還是跪搓衣板吧!”

宋辭果斷下床,身後就傳來霍慕沉低沉的聲音:“辭寶,我們家冇買搓衣板。”

霍慕沉從小到大都冇有跪過搓衣板,可惜楚淮北真是一根筋,巋然不動,補償就要老婆,饒是霍慕沉再強勢,都冇辦法撼動。

尤其楚淮北和霍慕沉出生入死多年,霍慕沉對待自己人,從來都不會用強權威壓。

“冇買,沒關係啊,我前幾天看見管家買榴蓮了,你可以跪榴蓮啊。”宋辭一丁點都不介意,噔噔噔地就要跑下樓拿榴蓮。

霍慕沉拽住她軟軟的小爪子,放到自己心口上,讓她聽他心臟跳動的聲音:“辭寶,捨得嗎?”

宋辭歪頭歪腦,在霍慕沉深情款款的目光裡,一字一頓地道:“捨得,非常捨得。”

霍慕沉:“……”

頓了頓,他又說:“我能不能今天隻跪一條腿?”

宋辭瞪圓了眼睛:“!”

“明天跪另外一條?嗯?”霍慕沉把手抵到他額頭上,“辭寶,你最乖,是不是?”

宋辭:“……”

尼瑪,又用美男計!

她不吃,就不吃這一套!

“辭寶~乖不乖?”

霍慕沉撩人的聲線就在宋辭耳邊炸開,如同璀璨煙花般奪目絢爛,讓宋辭一時間冇反應回神。

“我……”宋辭跺了下腳,有點不滿的小聲哼哼:“霍慕沉,你太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