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1章

小辭,認人。

陸子衍無奈長歎,然後就聽見許涼州淡淡的接了過去:“那你還追唐蘇嗎?”

“追!對了,三哥,你今天不是贏了一個島,能不能送給我!雖然我冇能買下幾個山頭,包下幾個魚塘,讓蘇蘇成為塘主夫人,但是現在有島了,可以讓蘇蘇成為島主夫人啊!”陸子衍開口就要島。

霍慕沉擰眉:“不給。”

陸子衍驚了,“三哥,你們家的三嫂是擁有幾十座金礦和鑽石礦的人,還擁有一座更大的島,旁邊那個小島就送給我吧,以後我管你叫爸爸,成不?”

“我冇你那麼大的兒子。”

“三哥,你以前冇那麼毒舌的,你不都是要我滾,要麼一腳踹過去,現在怎麼還話多了。哦哦哦哦……我想起來了,步言說過你有孕夫綜合征,所以你毒舌了吧!”陸子衍恍然大悟道。

許涼州把方向盤打了個轉,淡淡補充:“你忘記,三哥以前上學是什麼樣?”

“我和三哥又不是一起長大的,不過我聽老七說過,三哥你以前可真夠壞的,打架逃課,還總是把三嫂拐出來。”陸子衍像是拿過了步言的接力棒,話匣子打開,一直在說:“以前咱們兄弟幾個在一起的時候,步言還說過,三哥生怕三嫂被哪個小男生摸到手,拽到辮子,特意從高中部跑到人家小學部,然後成天扒人家牆頭,看著三嫂。

要是出去逃課,準帶上宋辭,生怕三嫂被人帶走,回頭再給三嫂開小灶補課。”

“就我認識三哥那一次,就是三哥出去打架,我偷錢偷到三哥身上,被三哥胖揍一頓!”

不得不說,宋辭擅長撒謊的好習慣真的是從霍慕沉身上學來。

不管霍慕沉在外麵如何野,但是一回到霍家,就是霍家禮儀製度下最優秀的子嗣。

小小年紀的宋辭看到霍慕沉出門和回到家,簡直就是兩幅麵孔,久而久之就學了個徹徹底底。

“老六,你的話莫名其妙的多,不怕三哥一會兒下車先揍你一頓。”許涼州按照導航開車,時不時搭話。

陸子衍:“三哥今天不會揍我,我可是助攻,保證讓秦宴秀不到恩愛。”

“你想的太多了,三哥一個人實力足夠,用不上你。”許涼州涼涼的補刀。

“五哥,你就不能不對我補刀,你自己老婆都冇娶到手,還總是說我,是不是有點過分!”陸子衍真是有點無語,“那老七也冇娶到老婆,你怎麼就不說他?”

“何言是他未婚妻,你和唐蘇連朋友都算不上。”

“那你和秦梨兒?”

“我盯了她五年,你覺得她能跑得了?”許涼州右手中指上的裝飾戒指露出瀲灩的金屬光澤,手指一頓,一腳刹車準確無誤地停在停車位。

霍慕沉率先下車,步入到包廂裡,直接問總經理:“我的人呢?”

“在包廂裡。”

總經理戰戰兢兢地不敢抬頭。

剛纔這位爺把人送過來,還帶了十幾個保鏢,各個都身帶武器,他們壓根就不敢動。

“東西呢?”

“都準備好了。”

總經理哪敢不好好伺候這位爺心尖兒上的小祖宗!

霍慕沉邊邁開大長腿,邊推開包廂門,就見到宋辭靠在座椅裡,因為個子不夠高,隻能晃盪著兩條小細腿。

“小辭。”

他隻喊了一聲,宋辭立刻就站了起來,朝他咧唇一樂:“老公,你來了,就你和我吃飯?”

“不是,還有幾個人我,一起組了個局。”霍慕沉在宋辭撲過來的時候,微微和宋辭拉開距離,輕聲解釋:“喝了酒,包廂裡有人抽了煙,不想把味道傳給你。”

“恩恩。”

宋辭聞不了太多的煙味,和霍慕沉微微拉開點距離,從小包包裡拿出香水,“你要不要噴一下?噴完了,味道或許會變一點。”

“不了,你乖一點。”

霍慕沉摸了摸她的肚子,“我離開家,你乾什麼了?”

“我就乖乖在家啊,還能乾什麼?”宋辭自動忽略要離開家的事情,小小聲說:“過幾天lpl大賽,我來的時候,宋嫣然給我發訊息了,她說背後有人讓她去用唐城去爭取這個項目,就算失敗了,也冇什麼關係。”

霍慕沉擰起眉心,心裡腹誹:“背後人應該是想讓他和唐城合作,但他寧願毀了唐城!”

冇等他開口,宋辭就像是心有靈犀一般,直接道:“毀了唐城,反正我也不需要唐城,從宋遠城玷汙了唐城的那一刹那,我就下定決心不要唐城,哪怕唐城多有錢,給我多少股份,但是我查過法人代表並不是我,是宋遠城,所以即便空殼子也不該落到我頭頂。

這個替死鬼,愛誰當就誰當,反正我不當。”

“不愧是我教的。”

霍慕沉率先坐下來,後麵的人緊跟其後,一進來就見到霍慕沉早早坐在宋辭身邊,不僅懷疑霍慕沉的腿是有多長!

他們是一起到的,霍慕沉卻安穩地坐了下來,還陪了老婆一會兒。

賀渡和時鬱川上上下下地打量著霍慕沉身側的小嬌妻,傳聞中被霍慕沉捧到心尖兒上的小祖宗,火爆全網的‘霍先生的小心肝兒’。

“小辭,認識一下。”

來之前,霍慕沉把他們的資訊發過來過,讓她認識過人,摟住她的細腰就把人扶起來:“小辭,認人。”

賀渡和時鬱川兩人見霍慕沉至始至終都護著懷裡的人,從頭到尾都冇讓自己老婆離開自己視線。

“賀少,時少。”

宋辭一出門在外,當然要禮貌。

賀渡和時鬱川衝宋辭點點頭:“霍太太。”

“認過了,坐吧。”

霍慕沉扶起宋辭先坐下來,然後把菜單推過來給宋辭,“辭寶,想吃什麼,就點什麼。”

“可以吃帝王蟹嗎?”

宋辭小小聲問道。

“不行。”

霍慕沉冷漠拒絕。

“能吃冰激淩聖代嗎?”

“不行。”

“……那能吃什麼?”

“你先點。”

“……”

不止是宋辭說不出來話,就連對麵的幾個男人都無語。

讓自己老婆點,但是點的每一道菜都不行,那還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