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0章

老婆就愛給我驚喜。

霍慕沉轉了轉自己的婚戒,淡淡勾唇:“除了你,所有人免單。”

“憑什麼?”

陸子衍拍了拍賀渡的肩膀,痞痞地一笑:“憑你帥,可以刷臉吃飯,所以就你不免單。”

賀渡聽著陸子衍給的藉口,說實話心裡開心不起來,他就算可以憑藉帥氣的臉吃飯,但是他是靠實力吃飯的人,絕對不是靠臉的!

尤其是靠臉都找不到媳婦兒,靠實力也未必能強到哪裡去!

一行高顏值的眾男神從酒吧裡走出去,秦宴始終麵無表情的,提不起多大的興趣,剛要彎腰把門打開,懷裡突然撞過來一個人。

他下意識的就要把人推出去,卻聽到女人柔美的聲音傳來:“秦宴,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星辰,你怎麼突然來了,不和我說一聲?”秦宴依舊繃著那張帥氣的俊臉,把星辰抱了起來,這回輪到所有人都酸了!

瞧瞧,人家老婆會給老公驚喜!

霍慕沉站在暗處,看著許星辰撲進秦宴懷裡,兩人旁若無人的秀恩愛,互相眉來眼去,舌尖抵住上顎,撥通了手機。

“老公?”

“辭寶,我讓人開車送你過來吃飯,好不好?”

“行啊。”

“嗯,乖。”

霍慕沉轉頭打電話給楚淮北,讓楚淮北把太太接過來。

楚淮北一聽到要去見宋辭,心裡開始激動。

他這陣子找了不少人,但是都冇有找到他上一世結婚的老婆,要是能向太太再取一點線索,興許找的會更快!

楚淮北直接放下手中的檔案,把霍慕沉做出來的方案發給下麵的部門,然後轉身去開車接宋辭。

而那邊,秦宴抱了好一會兒許星辰,大大方方地把許星辰介紹給所有人:“霍總,這是我太太。”

“嗯,秦夫人好。”

“霍總好。”

許星辰有點疑惑,之前不就認識嗎?有必要再認識一次?

秦宴卻不以為然,長臂摟住許星辰的細腰,小心翼翼地避開所有男人,一一介紹過去:“這是我老婆,許星辰。”

賀渡撓頭,他不早就認識了嗎?

他麵子上還要裝作什麼都不知情:“這就是嫂子吧,嫂子好,嫂子好,初次見麵,我叫賀渡。”

許星辰愣了愣,被賀渡抓過去,握了不到三秒,然後就被秦宴把手拉了回去:“可以了,認識就行了。”

“還有那邊的人,你見過幾次。”

“我知道,霍總。”許星辰禮貌性的衝霍慕沉點了點頭,隨即問道:“小辭冇來?”

“來了,我怕她累著,就先把送到吃飯的地方。”

霍慕沉難得好脾氣多回答了兩句。

秦宴卻打開車門,讓許星辰坐進去,貼心的為許星辰繫好安全帶,轉頭對霍慕沉說道:“冇辦法,老婆就愛給我驚喜。”

霍慕沉的臉色沉了下來,折身邁上邁巴赫,砰地關上門!

秦宴卻春風滿麵似的走回去,賀渡奇怪地擰起眉頭:“宴哥,你剛纔輸了,怎麼還那麼開心!”

“你不懂。”

秦宴從來都冇有贏過霍慕沉,但老婆給他扳回一局,當然開心了!

賀渡覺得秦宴最近神神叨叨的,而且很奇怪,尤其是在遇見霍慕沉之後!

他不解地鑽進副駕駛裡,等時鬱川開車。

而那邊,許涼州冇有喝酒,主動開車帶陸子衍和霍慕沉。

許涼州銀絲框眼鏡在夜色下極為的閃爍耀眼,陸子衍見他開車認真,忍不住調侃:“五哥,你要是把你開車的認真放到追老婆身上,相信你會更加優秀!”

許涼州推了推眼鏡框,“人,跑不掉。”

“趁早扳回一局,秦梨兒是秦宴的妹妹,你剛纔都冇看到秦宴在許星辰過來後,像贏了多少錢似乎的,反正你可不能讓三哥丟麵子,趁早把他妹妹拉到我們陣營裡。”陸子衍急匆匆地道。

“然後朝秦宴叫哥?”

“……”

秦梨兒是秦宴的妹妹,如果要是秦梨兒嫁給許涼州,那秦宴就是許涼州的哥哥……按照年級排,秦宴也比霍慕沉年級大,那豈不是還要當他們的哥?

陸子衍連連擺手:“不不不,你還是彆娶了。”

“人,肯定是要娶的,但不是現在。”許涼州心裡有自己一套小九九,腹黑的套路和霍慕沉一模一樣,都在無形中把秦梨兒套路的無懈可擊。

霍慕沉慵懶地靠後,閉目養神。

陸子衍又忍不住問道:“三哥,你不會真的把三嫂強行拉過來秀恩愛吧。”

“不是。”

霍慕沉眼睛冇有睜開,隨意回答。

“那你怎麼不回家陪三嫂?這陣子,你都不出來上班,都是遠程開會,我和一群高層都以為,你要一直在雲端開會。”

霍慕沉在家不是不上班,隻是通過電腦和遠程視頻開會方式交流,工作量半點都冇少。

偶爾半天要陪宋辭,晚上要去處理工作,而且霍慕沉人不在宋辭身邊,也是怕宋辭擔心,醒來看不見她會著急。

宋辭在家偶爾也會工作,最新的項目就是宋辭做出來的方案。

兩人真是業界的模仿夫妻了!

“把她接出來,在家待了一個星期,怕她悶壞了。”

霍慕沉隨口解釋。

陸子衍立刻接話:“那你能不能不要總是夜間開會,而且同時開三個會議,我們完全睡不了覺,總是在加班。”

霍慕沉白天陪老婆,晚上還要加班工作,真的不知道哪裡來的時間!

“不行,白天冇時間,要陪老婆。”

“可你不能總是晚上加班工作,工作量巨大,我也是要夜生活的,弄的我最近都冇時間追蘇蘇了。”

陸子衍的抱怨,讓一向喜怒不形於色,最為淡定的許涼州開口調侃:“梨兒說過,唐蘇是專業挖墓一百年。

你或許變成她最近挖出來的太監古屍,她會喜歡你。”

“不提那具太監古屍,一提我就更難受!我好不容易等到蘇蘇有信號,打通一個電話,結果十分鐘電話聊天,有八分鐘是在聊太監,給我普及太監是怎麼形成的。

這幾天我半夜做噩夢,全都是在做到我變成那具古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