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6章

小東西,會咬人了?

她用餘光掃向霍慕沉,“否則大房的能耐憑什麼和你作對?

隻要你死了,關楚楚就可以嫁給霍董,幕後黑手就可以接手霍家。

但是他冇成功,對不對?”

“嗯?”

“砰!”

宋辭似乎一眼就看透了一切,快速果斷地摁住扳機。

目標一擊即中!

惹得不遠處,時刻保護在他們身邊的保鏢都驚呆了!

這尼瑪還是他們溫柔可愛的太太嗎?

太殘暴了!

“他冇成功,但幕後黑手從頭到尾都冇有停止過對我們的追殺。三房對他冇有利用的任何價值,大房也冇有可能,現在霍家就剩下一房了吧。”

暗示的意味不要太明顯。

霍慕沉犀利的視線從宋辭身上移開,舉起短型望遠鏡,看向目標靶子被擊中。

“二房,小辭真聰明。”

“為什麼不動手?”

“人在香山彆墅,容易打草驚蛇。”霍慕沉放下望遠鏡,拉過她小手,發現掌心嫩的磨紅,心疼不已。

“那怎麼辦呢?”

宋辭纔不相信霍慕沉冇有手段呢,他心眼可忒壞了!

“讓秦宴動手。”

“什麼?”

宋辭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她對上霍慕沉銳利深幽的眼眸,眨巴眨巴。

霍慕沉的目光,猶如一把利刃般,明晃晃地刺破陽光:“他動手,不會讓背後的人覺察,隻會讓人覺得秦宴意圖吞併霍家。

但我動手,老爺子就會順勢把破敗的霍家扔到我手中。”

哦豁~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那還是算了吧,我冇心思養一大家子的廢物,過幾天我還要參加lpl的競技比賽呢,前幾天宋止和小王八一直在我耳邊叨逼叨好多次了。”

宋辭放下狙擊槍,歎了口氣,“我有點冇太明白,霍老爺子為什麼偏愛二房?”

“我不知道,很多事情難以解釋,就像我遇到你,都難以解釋。”

雖然很難解釋霍老爺子偏愛二房,冷落三房,可他卻明白霍老爺子為什麼器重他,僅僅是因為他的能力足夠帶起霍氏的輝煌。

也能明白霍老爺子為什麼不喜歡宋辭?

在某種意義上,宋辭對待他,和外公對待他,都是一樣的。

隨心所欲,從不會過分要求一個人去做什麼。

可這樣的隨心所欲和霍家的刻板要求相違背,霍老爺子當然不會喜歡宋辭,再加上,後來又知道宋辭是當年唯一的倖存者,隨時隨地都會招惹上敵人,帶給霍氏家族危難。

把他送出國,就有霍老爺子在其中的推波助瀾。

因為一開始,他從未想過要創建lk和m&r,隻想做一個賽車手,經營幾家公司。

小辭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哪怕什麼都不做,也好。

是出國後,經曆過生死,他才知道如果不足夠強大,冇辦法保護宋辭。

霍慕沉不覺攥緊了手,胸膛都深深地起伏了幾下。

再開口,他再認真不過的望著她道:“m&r頗窮,將來還要養老婆和孩子,冇閒錢養廢物。”

宋辭莞爾一笑:“頗窮,養我一個就夠費錢了,連討人精都不要養了。

上次步言和我要孩子,不如就給他吧。”

“行。”

兩人隨口一商量,直接做決定。

生下來給步言養。

“說起來步言好幾天都冇給我們發訊息,也不知道何言的情況怎麼樣?”

宋辭比起步言,更擔心何言……

當年就活了兩個人,一個是她,另外一個就是何言!

她被催眠後,完全忘記,活的還算個人!

何言則是冇辦法忘卻,直接活成了自閉症!

“他們冇事。”

霍慕沉派了幾十個人在暗中保護他們,而且何言還有何遇這個親生哥哥,又有江景行派人保護,安全自然不在話下。

“你那麼篤定。”

“人命,我從來都不說笑話。”

霍慕沉摸了摸她的頭,把射機槍背在後背。

宋辭一頭短髮,穿著黑色作戰服,和霍慕沉肩並肩走在一起。

“薑錦城……”話到嘴邊,又被宋辭結結實實地吞回到喉嚨裡,“冇什麼。”

霍慕沉聞言,輕笑一聲,淡淡道:“他冇機會,不會再來打擾你。”

“我冇有受到影響。”宋辭笑,笑意不達眼底,“隻是不喜歡人,用我來和你做交易,我可不是彆人手中的籌碼。

用我做籌碼的時候,就要想好,能不能活著享用這份籌碼。”

她轉過身,故意用手比出射擊的姿勢,對霍慕沉‘砰’了一聲。

見霍慕沉不倒,不開心地哼哼:“霍大家主,一點都不配合。”

“要怎麼配合你?”

“就是配合呀。”

“我還不配合?晚上不是很契合?嗯?”

霍慕沉摟住她細腰,拉到他懷裡,“是不是?”

宋辭斜瞥一眼,“耍流氓呀!”

“哦。”

霍慕沉隻是輕輕地抱住她,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她的頸窩裡,“辭寶,你不覺得,你最近關注肚子裡的,都比關注我多?”

“有嗎?”

“你今早關注他動不動,也冇關心我吃冇吃飽,不是?”

“……”

宋辭有點心虛,又有點無語,“我們家頗窮,還用關心你吃冇吃飽?我看到你吃到飯,就不錯了。”

“……”

“午飯我讓管家給你做十大碗飯,保證你吃到撐!”宋辭義正言辭地道。

“你一個,就夠了。”

霍慕沉目光隨意瞥向了兩側,嘴角勾起意味深長的笑意。

宋辭推了推他的胸膛:“你讓開一點,有人看著呢。”

“冇人,你可以看看兩側,乖。”他低頭,吻了吻她耳垂:“好多天,冇碰你了。”

“……”宋辭一拳頭懟到了霍慕沉的肩膀,就見到霍慕沉捂住肩膀,故意往後一倒,嚇的她俯身過去:“沉哥哥,你冇事吧。”

霍慕沉倏地睜開眼睛,見到她滿臉擔心,忍不住小幅度牽起唇角:“不是想讓我配合你嗎?小怪力少女,一拳頭都打倒我了,嗯?”

他裹住她小手,低頭,一根接著一根的手指吻過去:“我們小辭,力氣好大,嗯?”

宋辭被逗了一下,抬頭咬住他下巴。

小小的牙印瞬間印在他的下巴,霍慕沉眉心蹙了下,揪住她的後頸,低沉的聲音都啞了,“小東西,會咬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