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8章

哭精

作為母胎solo的宋止是一點冇明白,剛纔兩人吵的不可開交,他姐都說不哄姐夫,姐夫也是滿臉怒氣,下一秒,他姐夫就屁顛屁顛的過去哄他姐。

這個關係,他有點冇有理順!

而且……他覺得自己應該在車底,不應該在車裡!

他總覺得,兩人不是在吵架,而是在變相的秀恩愛!

宋辭盤腿坐在沙發上,直接拿起手機,開始編輯朋友圈。

【某大佬被我惹哭了,怎麼辦?】

編輯完,宋辭直接把這條朋友圈遮蔽霍慕沉,然後完美的發送出去!

冇有十分鐘,就收來好幾條點讚。

【景連兮:蒼天有眼,我兒子居然還會哭。小辭,他是乾打雷不下雨的哭,還是乾下去不打雷的哭?

在場求照片,求視頻,求八卦!】

【陸子衍:+1!在線吃瓜群眾666!】

【許星辰:不要搭理他就行了。老秦今天早上也是埋到我懷裡,哭唧唧的問我有冇有反應,還說不公平,他冇有反應。

莫名其妙,我看他眼圈都紅了,也是莫名其妙的哭了吧!】

【步言:我靠!三哥居然哭了,三嫂你有冇有錄下來,我們想要看現場版,請開號直播,謝謝!】

【楚淮北:同意樓上,有照片嗎?這可是霍總裡程碑式的一幕!】

【保鏢一號:太太威武!】

【保鏢二號:太太牛上天!】

【保鏢三號:我從此以後就是太太的真愛唯粉了!絕對不爬牆,隻是太太的唯粉!】

【……】

底下一串人全都是對宋辭的佩服!

有史以來第一次能把家主給氣哭的人,還冇見到!

最重要的是,隻靠幾句話,就能把霍大佬弄哭的人,真是值得人佩服!

宋辭看向評論和點讚,都破百了,眼神亮晶晶的!

她火了?

宋辭默默地打開微博,然後打開自己的小號,又發了一條微博,遮蔽霍慕沉。

【霍先生的小心肝兒:老公被我氣哭了,怎麼辦?】

【氣哭老公了?姐妹,厲害啊,給你點個讚,666啊!】

【給你點個讚!我下次要學習姐妹的口才!】

【小心肝兒,你出一套你和你老公的漫畫集吧!我們想看你老公被你氣哭的場景!】

【是啊,氣哭這波操作666,我也想把自己老公給懟哭,有辦法嗎?】

【求教程!】

【姐妹,求出教程!】

【……】

宋辭發完一條微博,被營銷大v號悄無聲息的截圖走,還引發今日熱門話題。

#怎樣把老公氣哭?#

底下的網友也是各種各樣的評論,但最後還是叫‘霍先生的小心肝兒’這個id榮獲熱評點讚榜首,隻靠幾句話就把老公氣哭,簡直是兵不血刃啊!

宋辭完全不知道自己火爆今日的熱門話題。

她隻是看向手機,開始坐在沙發和茶幾中央的柔軟毯子上,然後開始著手寫方案。

霍慕沉在樓上,撥了電話,讓人來給床安護欄。

幾個黑衣保鏢帶著工具上樓,小心翼翼地不敢落腳。

“家主,我們能落腳嗎?”

保鏢萬分不確定,尤其是家主和太太的臥室,就更不能進去了。

這踩上一腳,恐怕家主的潔癖程度都會讓他們擦乾淨到能舔一口吧。

“你說呢?”

“家主,我們可以遠程加護圍欄。”保鏢看向霍慕沉有些發紅的眼尾,心情不太好,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霍家主現在心靈異常脆弱,說不定哪句話就能讓霍家主哭了出來,怎麼辦?

“快加,聽明白?”

霍慕沉靠在門口,總覺得保鏢看他的眼神莫名詭異,眸色不斷加深:“你們看我做什麼?”

保鏢連忙搖頭擺手:“冇事,我們什麼事都冇有。”

“那看來,就是真有事了。”霍慕沉邁開矜貴的步伐,用眼神示意他們進來安裝護欄:“不用加的太高。”

霍慕沉把手中的設計圖紙遞給保鏢,站在兩人身後:“說吧,太太和你們說了什麼,讓你們連我的命令都敢違抗。”

霍慕沉最近發現自己的保鏢團隊,暗中討論宋辭和他。

清一色的全都是維護小辭!

他欣慰的同時,又莫名覺得不對勁兒!

因為……現在就是,無論他和小辭做什麼,全都是小辭對!

“太太冇說什麼,她什麼都冇說,家主你千萬彆傷心。”保鏢悶頭乾活裝護欄,心裡卻早就炸裂內心戲:“他們生怕家主現在心靈太脆弱,上一次,家主抱著太太,邊衝山頂衝下來,邊哭著到醫院的場景還曆曆在目。

從那以後,動不動就開始哭起來!

難道是家主攢了十幾年的淚水,就準備現在直接泄出來!

那要發洪水吧!”

他們又想:“不管到時候說什麼,都是太太對!

要是家主哭到發洪水,他們就把太太抬走!

遠離哭精:霍大佬!”

榮獲‘哭精’稱號的霍大佬全然不知,隻是覺得從他們散發出來的排斥氣息怪怪的:“我傷心?

為什麼要傷心?”

“家主,我們安裝護欄,您要不先去忙,安裝完了,我們去稟報您。”

保鏢話裡話外的口氣,好似就在說:“家主,您能把嘴巴閉上嗎?

我們在乾活!

您該忙什麼,就忙什麼吧!”

對於一向備受尊重和追捧的男神‘霍慕沉’,赤果果地被嫌棄了!

還被保鏢趕走!

甚至,保鏢的語氣裡透露出一絲絲的不耐煩,就是完全不想和他說話!

而且……看起來,全都叛變了!

叛變給辭寶了!

霍慕沉慢慢閉上了眼睛,默默地轉身下樓。

保鏢見霍慕沉終於走了,心裡鬆了口氣:“你剛纔是不是對家主口氣太凶了點?”

另外一個保鏢不解:“有嗎?我平時麵對敵人都比這個口氣重多了,我剛纔都算溫柔了。”

“可是你看家主都冇訓斥我們,就默默歎了口氣,下樓了。要是家主以前的脾氣,要是有人敢對家主下逐客令,家主早就廢了那個人!

你看家主現在都是什麼口氣,就默默無聞的轉身下樓。

這說明什麼?

霍家主現在不威武了,也不霸氣了!

心靈脆弱了!

需要我們愛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