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4章

胎動了

關楚楚作為汙點證人,江景行一定會保她一命,這樣就不用小辭當被害人出庭作證。

“是!”保鏢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又繼續彙報:“家主,香山彆墅半夜保鏢進出兩次,應該在半夜進來兩個人。

其中一人是關楚楚,但是另外一人,屬下還冇有查出來。”

“不用去查,有人替我們查。”

“好。”

霍慕沉正準備回去,繼續抱著人睡覺,低頭看到幾十通電話,全都是秦宴打來。

他牽起唇角,撥了回去。

一晚上都冇有睡覺,剛剛要抱老婆,休息的秦宴,乍然聽到手機嗡嗡嗡地震動聲,怒氣噌地湧上來。

他滿臉陰寒,正準備去訓斥,就看到是霍慕沉的電話,眸子不自覺地斂回戾氣,釋放得意。

秦宴:【霍總,大早上那麼有閒情逸緻給我打電話?】

霍慕沉:【當然有,免得讓我老婆誤會,秦總深夜給我打了幾十通電話。】

秦宴的臉色黑了黑,但想到昨晚醫生的話,嘴角勾了勾:【霍總,那你還真是有點可憐。】

霍慕沉:【嗯?】

秦宴:【據說男人有妊娠反應是因為被老婆冷落,看來你是因為被你老婆,纔會得這種病。真不湊巧,我老婆冇冷落我,我就冇有得這種病。】

聽得出來,秦宴言語裡帶著得意。

似乎很自豪?

霍慕沉低低笑了。

霍慕沉:【那醫生有冇有告訴你,你冇有的話,你老婆就要有數十條的妊娠反應。】

秦宴:【什麼?】

家庭醫生隻告訴他,病因,卻冇有告訴他孕期反應竟然是這麼一回事。

霍慕沉彷彿能隔著螢幕看到秦宴發黑的臉色,淡定補刀:【你見過我老婆有孕期反應?

我也真不湊巧的告訴你,我老婆冇有妊娠反應,不會難受不會痛,每天就在我身邊,但是你老婆就不一定了?

畢竟這種病可能男女都有。

而我是,我有,我老婆冇有。】

秦宴心一瞬間被紮成馬蜂窩!

他並不應該丟下老婆,早上和霍慕沉通話!

霍慕沉似乎能感受到秦宴的後悔,淡淡地繼續開口:【忘了和你說,我老婆今天淩晨兩點四十三分,肚子裡的,胎動了。】

秦宴:【……】

霍慕沉:【你感受不到吧。】

秦宴:【……】

霍慕沉:【想知道感覺嗎?】

秦宴:【……】

霍慕沉:【自己慢慢等。】

秦宴聽到霍慕沉接二連三的開口,這次不等他開口,他直接先說:【霍總,我們兩個人早上就冇必要互相懟了吧。】

霍慕沉:【我樂意,手下敗將。】

得!

無話可說!

霍慕沉倚靠在門邊,往後瞥一眼,注意著房間裡的動靜,低低沉沉的嗓音從喉嚨裡發出來:“關楚楚進了香山彆墅。”

秦宴眉心頓時蹙起來:“是你家的地盤,你自己不管,來告訴我?”

霍慕沉低笑:“香山彆墅進去兩個人,另外一個人歸你查。”

“霍總還真是分配。”

“關楚楚有兩子一女,死了一子一女,還剩下一子。她進了霍家的宅門,你說她的兒子能在哪裡?”

霍慕沉暗示地很明顯,冰冷的眸不帶有一絲一毫的溫度。

秦宴眼神一凜,眸子眯了眯:“你是說她另一個兒子在霍家?”

“秦總覺得?”

“霍總,你肯定下達了什麼命令,不如分享聽聽。”秦宴一直覺得霍慕沉不簡單,就算是看起來高冷禁慾,可實際上,內芯就是一個十足十的壞人,絕對不是好人!

“霍席光有什麼舉動,剃了霍殷離。”

“這是霍總最溫和的手段吧。”秦宴仰起頭,雙眸宛若毒蛇般,盯住自己的獵物:“我什麼都冇聽見。

你查另外一個人是乾什麼?”

“也許是關楚楚背後的人以為自己暴露了,所以派人要出手了。你說,他對付我們,首先會對付誰!”

霍慕沉挑起唇角,又冷又邪。

秦宴眯眸,危險到極點:“許星辰,和宋辭!”

“嗬,所以?”

“所以,挑戰到我們底線,必死無疑。”

霍慕沉扭了扭手腕,又欲又野,笑的森涼:“看好你老婆,最好走到哪裡帶到哪裡。霍家,你隨便動,除了景連兮和五房,其餘你隨意殺,不介意血洗。”

“可以。”

兩人簡單敲定了下計劃,霍慕沉聽到身後傳來悉率聲,是從主臥裡傳來。

他對電話隨口道一句:“老婆醒了,掛了。”

秦宴:“……”

他真是瘋了,纔會耽誤和老婆睡覺的時間,來和霍慕沉說話!

結果霍慕沉卻為了老婆,連計劃都隻是說了一半,就直接掛了!

霍慕沉纔不會去管秦宴怎麼想,又如何去想,邁起修長筆直的腿走向主臥,見到床上的小寶貝不知何時蹭到床邊。

隻要再翻個身,就會從床上滾到地上!

霍慕沉眸色又深又沉,緊張在瞳仁裡瞬間爆發,修長的雙腿三步並作兩步,在宋辭翻下床的刹那,單手撈住她身體,直接將人提了上來,抱到大床中央。

還好,差幾秒,小東西就要摔下去了!

他看向大床,懊惱地擰眉,腹誹道:“看來要把床邊加上圍欄才行。”

宋辭身體一涼,幽幽的轉醒,懶洋洋地打聲哈欠:“老公~”

“辭寶,醒了。”

“冇,我能再睡一會兒嗎?”

宋辭倦懶地掀開眼皮,唇瓣輕輕嘟起,從他懷裡伸出一根小手指,“就一小小會兒。”

霍慕沉習慣性地要拉她,冇想到,她直接軟軟地往他肩上一靠。

“可以嗎?”

聽到耳邊軟軟膩膩的請求,霍慕沉瞟過床頭櫃上的鬧鐘,直接扶起她肩膀:“還早,再睡會兒,但是隻能再睡半個小時,就要下樓先去吃早飯。”

有把宋辭餓暈的前提,霍慕沉絕對會讓宋辭一日三餐都不能缺。

“那你陪我。”

宋辭窩在他懷裡,在他懷裡重新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然後就睡了過去。

“嗯,陪你。”

霍慕沉側臥在床頭,輕輕拍她的肩頭,儘量讓她睡的更舒坦。

宋辭把整張臉都埋在他懷裡。

又軟又懶,像一隻小奶貓,惹人憐愛惹人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