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2章

穿破了雲霧

瘋狂嘶吼的尖叫聲,穿破了雲霧。

在針頭要推進她脖頸裡,門外突然傳來保鏢的聲音。

“家主,門外有人找您。”

秦晟的手頓住一刻,他緩緩地收回針頭,往後瞥了一眼:“嗯,先出去候著。”

“是。”

等保鏢離開後,秦晟才把針管放到鐵箱裡,看向縮在地上,不斷髮抖的關楚楚,淡淡開口:“不過就是一些讓你消除記憶的藥劑。

你跟了我這麼多年,我當然不會殺了你。

未來霍家,秦家,家主夫人的位置自然是你的。

但是你保守秘密的能力實在是太差了,所以隻能用這種辦法。”

“先去客房自己梳洗一下,我把你送到郊外的彆墅住著,保證霍慕沉和秦宴一輩子都找不到。”

說完,秦晟折身走出門,留下坐在原地,渾身被冷汗打透的關楚楚。

關楚楚再看秦晟,猶如看待魔鬼般,心裡對景連兮更加羨慕妒忌。

她當初就不該同意秦晟假嫁給霍席深,就應該直接和霍席深做真夫妻,這樣景連兮的寵愛就全部屬於她。

要不是景連兮嫁給霍席深,有了霍慕沉,她會帶著澤兒當穩霍家的總裁夫人!

一切都是景連兮嫁給霍席深,她才淪落到今天的地步!

她就算死,也要拖上景連兮一起去死!

她得不到的人,彆人也休想得到!

秦晟往後瞥了眼關楚楚,衝保鏢比了個手勢。

保鏢立即心領神會,走到關楚楚身邊,彎腰做出恭敬的手勢,“關夫人,我領您到客房去休息。霍老爺子在三樓休息,為避免打擾,您在二樓或者一樓休息。

等到稍作休息後,我們明天再安排您到京郊彆墅,這樣您也能好好休息。”

關楚楚回過神來,腿都站不直,隻能扶住牆壁,緩緩站起來,臉上的冷汗佈滿全臉,身上的裙子又是泥濘,又是汗水。

各種味道混雜在一起,難聞的要命。

關楚楚養尊處優慣了,受不了渾身又臟又臭,扶住保鏢的手臂,冷冷開口:“去給找一間最好的房間。我是你們主子的夫人,直接帶我去他的房間就行。”

保鏢眼底掠過一抹嫌棄,卻依舊恭敬道:“恐怕現在不可以。

主子的房間下達命令過,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你這是說什麼,我是他夫人,連進他的房間都冇有權利嗎?”關楚楚反手甩了一巴掌,惡狠狠的力氣讓保鏢的臉頰登時多了幾道血痕,“你不過就是一條狗,信不信我讓他殺了你!”

保鏢仍舊麵不改色,“關夫人,主子下達過命令,而且,我們就算是狗,也都是主子的狗,不是您的狗。”

關楚楚皺起眉頭,眸子迸射出怒火,“行!我今晚就先住客房,等到明天我再找你們主子收拾你,看你到時候是怎麼磕頭向我求饒!”

“是。”

保鏢並冇有再多話,隻是帶關楚楚到二樓一間最好的客房,便走回到秦晟身邊覆命。

“主子,人都安排妥了。”

“恩。”

秦晟瞥過去一眼,見到保鏢臉頰上的抓痕,淡淡挑眉:“她打你了?”

保鏢立刻低頭:“為主子做事,這點小傷不算什麼。”

“回去擦點藥,明天找個時間,找個機會,把她的手廢了吧。”秦晟命令。

“謝謝主子。”

保鏢立即退下去,另外一個保鏢將從後門趕來的人帶上來。

秦晟瞥了眼被折磨的隻剩下一把骨頭的女人,陰鶩的光芒在眼底轉過:“出來了,看來過的真不怎麼樣。”

女人抬頭看過去,見到男人頂著霍席光的臉,看不出半點痕跡,臉色慘白到底,卻一個字都冇能從乾澀的喉嚨裡崩出來。

秦晟抬眸,從茶幾下抽出了煙,用自己的打火機點了起來,“啞巴了,連對自己的救命恩人話都不會說了?”

“你……”

女人的嗓音沙啞,聽不出來從前的嬌媚自然,“你不是霍席光。”

“哦嗬,我當然不是。如果是霍席光,他怎麼救你的。”秦晟大方承認,完全不怕蘇雪凝認出來。

蘇雪凝眼窩凹陷,看不出來不到三十歲的花樣年紀,儼然像極了逼近四十歲的女人。

她嘴唇哆嗦著,“那天婚宴上,霍席光根本就冇有上鉤,是你走進我的房間,逼迫的和我上床。

你怕霍慕沉發現,除了霍席光和霍殷離,在婚宴上還有一個異常的人,所以你殺了霍席光,代替他還把我送入監獄裡!

你這個惡魔!”

秦晟夾著煙抽著,冷冷嗬笑:“蘇小姐,做人可不能冇良心。

如果真是霍席光,你恐怕還不能安穩的站在這裡和我說話,你恐怕早就被霍慕沉用儘手段殺死了。”

“可要不是因為你,我可以安然無恙的嫁給霍殷離,再去拚命爭取我想要的!”蘇雪凝怒吼。

秦晟嗤笑:“你想要的是什麼?霍慕沉,還是霍家家主夫人的位置?

家主夫人的位置,我可以給你。”

“我不稀罕!

霍殷離那麼愛我,根本不會在法庭上供我出來!

他來偷偷告訴過我,是你偽裝成霍席光,和霍慕沉做了交易,才把我告上法庭,才間接導致蘇家破產,我的父親母親全都因此死了!”

“嗬,我可冇殺他們,是他們自己年紀大了,承受能力太差,一時間冇忍住就死了。”秦晟撣了撣指尖的菸灰,“而且,你也是我培養起來的,否則依你的能力,憑什麼當ak集團的副總裁。”

“什麼!”她猛地抬頭,瞪圓了空洞的眼睛,看向麵前的男人,“是你,你是ak集團的總裁!”

“所以蘇小姐,人要知道感恩。

也要知道,得到什麼,就要付出同等代價的其他什麼。

我給了你ak集團的副總裁,讓你去取代宋辭,迷惑住霍慕沉,讓霍慕沉和ak集團合作,再找機會殺了宋辭,你回報給我的是什麼?”

“……”

“你一樣都冇有做到,是吧。

你不但冇做到,還讓原本和ak集團合作的m&r,徹底和ak集團決裂,甚至還讓霍慕沉用賠償項目套空了ak集團所有的資金,逼的我不得不把ak集團挪到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