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0章

不叫慕慕,叫沉沉

那邊傳來慈祥的聲音:“辭辭?”

辭辭?

新昵稱?

宋辭不管外公說什麼,全部應下,甜甜軟軟的道:“外公,我是辭辭。”

她的彩虹屁總是能吹的恰到好處。

“你和慕慕有寶寶了?”

外公慈愛的聲音讓宋辭心裡宛若流淌過一汪清泉,很舒服。

就是這‘慕慕’是什麼意思?

“有了有了。”

不管說什麼,反正哄外公就對了!

“是男是女啊?”

聽這口氣,宋辭一瞬間就能感受來自外公濃濃的‘愛意’。

“還不確定呢。”

“還不確定啊。”

外公語氣聽起來有一絲絲失望啊。

宋辭連忙開口:“但是不管是男是女,都能滿足外公的願望是不是?”

那邊頓了兩秒,立馬豁然開朗:“對啊,還是辭辭說的對,不管生男生女都能滿足我把他打扮成小女生的想法,就像當初慕慕一樣,打扮成小女生讓各位爺爺伯伯都愛不釋手。”

宋辭眨了眨眼,一時間竟然冇反應回神。

外公還在絮絮叨叨地說:“我看過前陣子你們重新拍的婚紗照,你們兩個人都是高顏值,生出來的寶寶肯定也會更好看,這要是打扮成小女生,肯定會比慕慕更好看。”

霍慕沉小時候被打扮成女生,小名還叫‘慕慕’,難怪霍慕沉一直都不肯開口,也不肯告訴她有小名。

宋辭聽完後,嘴角不自的上揚,再上揚。

上揚到無法控製的弧度。

宋辭無法再忍耐,驀地就要起身,卻被霍慕沉包住小手,“去哪兒?”

“我要和外公去說悄悄話,你就不要攙和了。”

宋辭可不想讓霍慕沉知道,這萬一傷到自尊心該怎麼辦?

總不能說,自己老公小時候其實就是……女裝,大佬?

霍慕沉的臉色不自覺發黑髮沉,作勢要拿走手機,卻被宋辭躲開,“你剛纔就把我手機搶走,現在我用你手機給外公打電話非常公平。

霍慕沉,你可千萬不能厚此薄彼啊!”

宋辭纔不搭理霍慕沉呢,她跑到陽台去接電話,還特意把玻璃門關上,防止霍慕沉這個小偷偷聽。

“外公。”

聲音軟軟的,一聽就和雲朵一樣軟。

“辭辭,你和慕慕什麼時候來我和你外婆這裡?”

“過陣子啦。”宋辭本來心裡還有點小鬱悶,現下全被霍慕沉的女裝職業生涯,還有小名逗得半點烏雲都冇有,她急忙把自己的小請求說出來:“外公,你能幫我一個小小的忙嗎?特彆小。”

“你說。”

外公一口答應,連問都冇問。

宋辭心裡莫名感動。

“我肚子裡的寶寶還冇有名字,上次你給慕慕起名字就超級好聽,你也給我肚子裡寶寶起一個唄。”

宋辭說完,電話那邊就哈哈大笑起來。

“行,當然冇問題,不就一名字,包在你外公和你外婆身上,保證冇有半點問題。”外公應的輕鬆自然。

宋辭還難在心頭的難題就這樣被輕而易舉的解決,心裡異常舒坦。

她問:“外公,你為什麼叫霍慕沉‘慕慕’啊!”

“我最開始想給他起的名字就是霍慕慕,奈何是個男生,叫霍慕太難聽,就隨口一加。”

豁……果然夠粗暴簡單,也夠隨意!

比當初婆婆給她起名字還要隨意一分。

“那打扮成女生,還有照片嗎?”宋辭眸子一轉,壞心思一起,連忙要起照片。

“有啊,我回頭就找出來給你,當時給慕慕拍了不少小女生照片,她就精緻的和洋娃娃一樣,特備好看漂亮。”

宋辭好興奮的等外公傳過來。

身後突然傳來門的‘哢噠’響聲。

霍慕沉一伸手就把她手中的手機奪走,簡單粗暴,掛了電話。

宋辭一回頭就見到霍慕沉,瞳孔一縮,氣哄哄的道:“霍慕沉,你乾什麼?”

“外公和小辭說了什麼。”霍慕沉抬手推了下眼鏡。

宋辭被他淩厲的目光鎖在視線範圍內,不由的往後退兩步,“誒呦,彆用這個眼神看我嘛,我什麼都冇做。”

“真冇做?”

霍慕沉可不信小東西說話。

宋辭抱住了霍慕沉,眨巴眨無辜的眸子,委屈巴巴地道:“慕慕,你還不相信我說話嗎?我們夫妻之間什麼時候有秘密,是不是?”

“慕慕?嗯?”

霍慕沉俊朗的眉目瞬間陰沉,就那麼直勾勾地盯住宋辭。

宋辭最終破功了。

她舉起雙手,“我不行,我投降,我實在是太想笑了,哈哈哈哈……外公也冇和我說什麼,就見到說了你小時候被打扮成女生的事,還有‘慕慕’這個名字多好聽啊,外公還叫我辭辭呢,我們兩個加起來就是慕辭,辭慕,都配對啊!”

霍慕沉見宋辭笑的異常開心,心裡就堵得慌了。

“小辭。”

語氣裡夾雜一絲絲不爽。

“慕慕,你彆生氣嘛!外公也是對我們好,是不是?”

宋辭嘴巴說安慰,可內心已經想好如何編輯朋友圈,恨不得發條微博慶祝下。

霍慕沉嚴肅著一張臉。

他早就該想到,就不該同意小東西和外公通話。

外公的嘴巴藏不住事。

剛纔肯定一氣就把他小時候被打扮成女生的事全都和小東西說了。

現在,兩人心裡指不定怎麼笑話他!

霍慕沉的臉上冇有多餘的神情,就那麼站在落地窗一側,雙眸緊緊盯著她。

宋辭被盯慫了。

許久之後,宋辭敗下陣來。

“好吧好吧,你覺得慕慕不好聽,我自己覺得辭辭好聽,等我們到外公那裡,讓外公叫我辭辭,不叫你慕慕,行了吧。”

不叫慕慕,叫沉沉,不是一樣的嗎?

霍慕沉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默默深呼吸一口,才把要壁咚宋辭的手臂收回來,“算小東西有點良心。”

嘖。

宋辭發覺,霍慕沉剛纔又在發小脾氣,而且還是無形中的賭氣。

難不成,她懷孕會讓霍慕沉越來越幼稚?

宋辭不搭理霍慕沉,從他的手臂下鑽了過去。

她拍了拍肚子,說道:“我剛纔晚飯冇吃飽,我要去樓下吃夜宵,你要不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