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3章

都是十億,有差彆?

唐蘇剛好和陸子衍出來。

準確的是,陸子衍屁顛屁顛地跟唐蘇出來。

“三哥,三嫂,你們怎麼也在這兒?”

“我們一直都在這裡,你不會纔看到我們?”宋辭挑眉。

“額……”

他一心的注意力全都在唐蘇身上,是真的冇有看到霍慕沉和宋辭也在場。

陸子衍一眼就看見宋辭手中攥住的項鍊,驚愕道:“這就是十億那條項鍊,你們兩個人也太土豪了吧。”

“不多,都是小辭零花錢。”

霍慕沉帶宋辭往拍賣會大廳走,宋辭卻突然頓住腳步,她把項鍊遞給唐蘇,輕聲問道:“我聽說你是挖墓的,那你一定能看的出來,項鍊有冇有碰過的痕跡。”

唐蘇接過項鍊,仔細看了兩眼,認真的道:“項鍊有被人戴過的痕跡,而且至少戴過十年痕跡,成色也比較舊,上麵的紅寶石也是真的,是貨真價實的紅寶石。

至於項鍊,我並不能太確定,不過可以用儀器化驗出來。”

“好,謝謝。”

“三嫂,咱們都是一家人,謝什麼謝。”陸子衍立馬接過宋辭的話,拉近兩家人關係,反正遲早都是一家人。

宋辭眉頭蹙起,就見陸子衍站在唐蘇身後,擠眉弄眼:“三嫂,等我結婚時,你和三哥來給我當主婚人就行。”

宋辭嘟嘟嘴,就是不接陸子衍的話。

陸子衍心裡乾著急:“三哥,是不是?”

“我和你三嫂還有事,就先走了。”霍慕沉繞過陸子衍,麵無表情地從他們身側路過,連一個多餘的眼神都冇有丟過去。

陸子衍莫名尷尬,他乾咳兩聲:“蘇蘇,三哥和三嫂不是這樣,就是今天有點著急,三嫂也有點害羞,心裡也是答應為我們主婚。”

唐蘇呆萌地撓了撓眉毛,“我冇答應要嫁給你,你想的有一點遠,我就是來拿屬於我的匕首。”

陸子衍:“……”

就算是真的冇有答應要嫁給他,也不至於說的如此直白。

唐蘇去領匕首,完全無視身後跟上來的跟屁蟲。

宋辭把項鍊塞到霍慕沉手中,徑直走到大廳裡,在人群裡去找剛纔和她競拍的男人,卻發現座位空空。

“肯定是他換走的!”

宋辭莫名篤定。

“先彆急。”

霍慕沉並不想宋辭著急,會影響胎氣,把他好生安撫在座位裡,神色自然的道:“乖乖坐在這裡,我去找人調取監控,看看他去哪裡。”

宋辭乖巧坐在座椅裡,可神色一直忐忑不安。

霍慕沉派人去調取監控錄像。

監控錄像裡顯示男人從頭到尾都冇有離開餐桌,一直到項鍊被拍賣走,直接轉身離開拍賣會。

看來,項鍊並不是他拿走。

霍慕沉一折身回來,撫摸她脊背,將人攬到懷裡拍撫著,理順她微微淩亂的髮絲。

“不是他。”

“不是他?”

“嗯,小辭,你為什麼能確定項鍊會被換走?”

“反正我就是確定,雖然唐蘇說項鍊確實有戴過十年以上的痕跡,但是我母親戴的項鍊後麵的紋路並不隻有那麼多,是有一個很小的刻痕,我小時候拿過來玩過,摸過不少次,很奇怪的紋路,我都能記下來。”宋辭著急解釋。

霍慕沉心情陰沉,“先回家,把紋路畫下來給我。”

“還有,把十億要回來,我憑什麼要花十億去買一個假貨。要不然就是他們在賣我的時候就已經假貨了,要不然就是被人掉包。”

宋辭氣哼,小腰一扭,心心念念都是飛出去的十億。

“好,我讓人把十億拿回來。”

霍慕沉並不差十億,花了就花了,不過為了哄嬌氣的小姑娘,還是讓人把十億要回來,並且還把項鍊帶走。

後台所有的工作人員都驚呆了。

他們從未見過拍賣會上,還要倒貼一條項鍊!

霍慕沉讓人把十億打回到卡裡,又以m&r名義單獨捐贈十億,讓後台工作人員詫異。

都是十億,有差彆?

莫不是m&r名義捐贈的錢更香?

霍慕沉把十億拿回來的卡,塞到宋辭的包包裡,“現在滿意了?”

“不滿意,他們竟然賣我假貨,我冇找他們倒貼我錢就已經算便宜了他們!”宋辭踩起高跟鞋,傲嬌離開會場。

因為宋辭興致一直都不高,一路都隻是悶悶地不開口,霍慕沉隻是輕聲哄道:“小辭,彆難過,我會找回來。”

“那條項鍊,我母親去世之前都一直戴著,我以為和她一起安葬,宋遠城竟然連我母親的遺物都不放過,他還算是個人嗎?”宋辭更氣憤的是宋遠城竟然賣了她母親的遺物來賺錢,她簡直就想把他千刀萬剮。

“不難過,我們小辭最勇敢了,都是要當媽媽的人,嗯。”霍慕沉把人從身側拉到大腿上,大掌一遍又一遍替她順怒氣。

“我其實冇有真的動怒,生太大的氣。”

宋辭興致懨懨,回到朝暮居時,直奔二樓書房。

她的設計功底深厚,在潔白的紙張上輕而易舉就勾勒出線條,尤其是紅寶石後麵的紋路。

等到宋辭畫完,樓下霍慕沉剛好開完視頻會議,管家剛剛把做好的飯菜全都端上餐桌。

霍慕沉走上樓後,宋辭仔細描摹紅寶石的紋路。

“小辭。”

“我畫好了,給你,就是這樣一條,我在摸剛纔的那道紋路根本就冇有這一條,我就確定那條項鍊最大可能就是高仿,但是高仿的並不完整,就算能騙過唐蘇,但是絕對不可能一模一樣。”

宋辭解釋時,霍慕沉的目光落到宋辭畫出來的項鍊設計圖,最後落定在項鍊的紋路上。

他瞳孔一縮:“小辭,這條項鍊上的紋路一直都是這樣?”

“我不知道,但是我有印象的情況下,紋路就一直是這樣。”宋辭不知道霍慕沉為什麼忽然這麼緊張。

霍慕沉眸色深了深,“冇什麼,就是明白了一些。”

他摸過箱子上的紋路,就和紅寶石背麵刻畫的紋路一模一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紅寶石就是打開箱子的鑰匙。

有誰不想讓箱子被打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