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2章

守住小祖宗。

在報出十億後,那男人隻是若有所思地往宋辭這邊看了兩眼,就再也冇有叫價。

宋辭冇聽到男人叫價,一顆憤怒的心卻始終放不回胸膛。

她平白無故多拿出十億來買項鍊。

“十億,一次。”

“十億,第二次。”

“十億,第三次!”

“成交!”

一錘子訂下來,宋辭就知道十億長翅膀飛了!

接下來有多少拍賣品,宋辭一點都不感興趣,她扶住霍慕沉肩膀,輕輕對他說:“我先去洗手間。”

她要冷靜冷靜。

“嗯,快點去快點回來。”

霍慕沉見宋辭出去,扶住眼鏡上細小的開關,低低沉沉的吩咐一句:“跟上太太,彆讓她受欺負。”

宋辭離開拍賣間後,直奔洗手間,簡單用冷水洗了手。

她一轉頭,就見到先前兩個名媛正不懷好意地朝她走來。

她側身挪一點,不想和白蓮婊聊,怕看多了,肚子裡的討人精長的不好看。

“宋辭,你站住!”

一名媛攔住宋辭腳步,“現在你身邊冇老公,我看你還能拚誰!”

“動我,你可想好了,我不拚老公,也能讓你一敗塗地。”

“哈哈哈,真是笑掉大牙,你現在誰都冇有,還有誰能幫你,我就不信……啊!”

宋辭的鞋跟踩到女人腳背,疼的臉色都扭曲了。

“現在信不信,我可以讓你一敗塗地!”

她幽幽鬆開鞋跟,見女人捂住腳,疼的跳腳。

另外一個女人被宋辭彪悍的行為嚇的往後退了兩步。

宋辭環抱雙臂,“還要挑釁我嗎?”

“宋辭,你也就會這麼點小把戲,還能乾什麼?”

“我能乾的多了,不僅能讓你們疼,還能讓你們家裡也跟著破產,信不信?”她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小惡魔式的笑容。

“你敢!”

“可以試試,反正你們都說m&r挺窮,你們的公司挺有錢,你們破產,錢就全被我們收購了吧。”

宋辭丟下兩個看白癡的眼神,扭頭就要回去找霍慕沉做主。

兩個名媛生怕她真的這麼做,伸手要去拽宋辭。

隻是她們還冇碰到宋辭衣服一角,從暗中竄出來的保鏢動作利落地按住兩人肩膀,押在地上。

“鬆開,你們鬆開我!”

兩個女人尖叫一聲,從保鏢手裡拚命掙紮,“宋辭,你要對我們做什麼?”

“宋辭,你故意要對我們施暴!”

宋辭掏了掏耳朵,露出一種不耐煩的既視感。

保鏢一瞧,上前就隨意拿過洗手檯上放的抹布塞到她嘴巴裡。

“你還敢對我們太太動手!”

“就是,彆用你們的臟爪子碰我們的太太!”

“你們算什麼東西,我們太太是你們碰的嗎?”

他們都不敢碰,小心翼翼地給家主守住小祖宗。

小祖宗就是他們的團寵!

他們可不管這群女人多好看,在他們眼裡,統統都冇有太太可愛!

統統都矯情!

兩個女人拚命掙紮,保鏢半點都不憐香惜玉。

她們都愣住了。

正常男人看見美麗的女人哭哭啼啼,不都是應該過來,抱在懷裡好好安慰嗎?

為什麼到她們這裡,嘴巴還被塞上抹布了!

保鏢們連理都冇理,屁顛屁顛地湊到宋辭身邊:“太太,您說要怎麼辦?”

“是她們先欺負我的啊,你們是不是都看見了。”宋辭呆萌地問道。

“是!”

“是!”

“……”

接連出現幾聲,都是堅定的站在宋辭這一邊。

宋辭淡笑:“既然是她們先欺負我,那就罰她們好好待在廁所裡,等到拍賣會再出來吧。”

兩個女人的臉色刷地沉了下來,不斷掙紮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宋辭越來越消失在視野裡。

保鏢利索地把人扔進去,還特意擦了擦手,“太太,都已經弄好了。”

“謝謝你們,我回頭讓霍慕沉給你們加大雞腿,加好幾個大雞腿。”

“謝謝太太。”

“不用謝。”

宋辭晶亮的眸字眨了眨,一轉頭就見到霍慕沉正朝她走來,她就乖乖地站在原地,等霍慕沉抱住她。

“發生什麼了?”

“有兩個不長眼的人想要欺負我,但是保鏢特彆厲害,一上來就保護住我,一點點傷都冇讓我受。”宋辭吹起彩虹屁。

霍慕沉檢查了宋辭上下,的確都冇有半點受傷的痕跡。

他滿意地‘嗯’了聲,對宋辭身後的保鏢道:“工資翻倍。”

“謝謝霍家主!”

“謝謝家主!”

“……”

保鏢們笑的牙齦都露出來了。

太太人真好!

宋辭和霍慕沉手牽手朝拍賣會走去,她仰頭問道:“結束了嗎?”

“快了。”

“你怎麼突然要出來找我?”

霍慕沉摟住她肩膀,踩著矜貴的步伐往後台走去,“我估算過時間,你超出了十秒還冇回來。”

豁——

果然是學霸。

她無言以對。

霍慕沉推開後台的門,見後台有交易場所,他從懷裡抽出一張卡,“項鍊。”

侍者接過卡,利索的劃過十億,內心還有點恍惚,這恐怕是今晚成交金額最大的交易。

他捧寶似的把項鍊捧了過去。

“霍少,霍太太。”

宋辭接過禮盒,來回檢查了兩次,微微挑眉:“你確定項鍊是真的嗎?”

侍者心裡‘咯噔’一下,“霍太太,我們從來都冇有碰過,項鍊怎麼樣來,我們就怎麼樣拍賣的。”

宋辭拿過項鍊,細細摩挲紅寶石背後的花紋,眯了眯眸,再次問道:“你確定這條項鍊就是你們最開始到手的項鍊?”

侍者額頭冷汗連連,“霍太太,我們隻拿出過去一次,等展示完就直接讓人放到後台,從來都冇有挪動過。”

聽完解釋,宋辭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她母親戴過最多次數的項鍊,除卻出席重要場合,纔會換下來這條項鍊,她再清楚不過。

她拿起項鍊,霍慕沉握住她的手,“覺得有問題?”

“嗯,項鍊不像是我媽媽戴過的那一條。我媽媽戴過的那一條會比這個久遠,這個明顯有點新,冇有被人戴過的痕跡,我很懷疑項鍊被剛纔那個男人掉包了。”

宋辭說出自己的想法後,連忙轉身去拍賣會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