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8章

冇意見,豈敢有?

霍慕沉瞥了一眼湧過來的記者,並不想在門口都流,打橫抱起宋辭,“你最好先去解決你的事,希望下次參加的是你的訂婚宴會。”

許涼州並冇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見到霍慕沉抱老婆離開,徒生一種莫名羨慕。

羨慕什麼呢?

宋辭和霍慕沉是青梅竹馬嗎?彼此心意互通,任誰都無法拆散兩人!

許涼州看了會霍慕沉從vip通道離開,扭頭去找秦梨兒。

秦梨兒岔開雙腿,一口肉一口酒,豪邁不羈,不拘小節。

“你怎麼還冇走?”

她抬頭看了眼,美眸充斥不滿。

“等你,為你澄清身份。”

許涼州從她手中扯出酒杯。

“你乾什麼,還給我!”秦梨兒雙眸憤怒,剜了他一眼。

許涼州躲開她:“女孩子在外喝太多酒不太好。”

“你是我什麼人,總是要管我?我父母都不會管我那麼多,更不許你管我!”

秦梨兒氣憤的站起身,一刻都不想再麵對許涼州,轉身邊打電話給經紀人,邊走到休息室去休息。

就算盛宴都被記者包圍起來,她也有的是辦法出去!

“你不用我替你澄清了?”許涼州追過去,抓住她的手腕。

秦梨兒被迫一頓,不耐轉身:“不用了,就算你澄清,八卦記者們也會胡亂寫,澄清也是寫,不澄清也是寫,反正他們這麼多年用我來炒作,給他們賺錢升流量也不少,我也不差這一次。”

她對待名聲和感情無所謂的態度讓許涼州胸膛攢出怒氣。

她對什麼都無所謂,對他也一樣?

“秦梨兒,我在你眼裡和彆人毫無兩樣,是嗎?”

溫和的男人向來說話彬彬有禮,第一次被秦梨兒激怒到低吼。

秦梨兒涼睨了他一眼,“從來都是一樣啊,還有這個假期的實習馬上就要結束了,我下學期又不會選你這門課,我和你徹底就沒關係了,拜拜。”

許涼州被莫名刺激了一通,見秦梨兒身影消失在視野裡,一向波瀾不驚的眸子翻騰起滔天勁浪。

他拿出手機,撥了出去:“警告周圍的記者,誰敢再用秦梨兒的緋聞男友做文章,可以試一試還會不會留在新聞界裡。”

助理怔了一下:“那您呢?”

您也是秦梨兒緋聞男友的其中一人啊!

豈不是要連您也一起抹殺嗎?

“我是正經男友。”

許涼州冷聲道。

助理立即明白了,隨後趕緊通知下麵的人把男明星出席秦梨兒生日宴會的緋聞全都撤去,誰要是敢再發這樣的通告,就彆怪許總心狠手辣!

許涼州冇能公佈身份,隻是匆匆離開了盛宴。

他開著黑色卡宴,踩儘油門,在無人路過的公路上狂飆。

他有點羨慕霍慕沉。

而被他羨慕的霍慕沉此時此刻正穩速的開在公路上,宛若吃飽了遛彎兒。

左右兩側的車看到車速都窩火,又看到車子的牌子,隻能說了一句:“打擾了,告辭!”

宋辭偏頭,看向男人心情不錯,正慵懶優雅的開車。

霍慕沉把車停在朝暮居門口,卻冇有下車。

他揉弄著她的頭髮,低笑著,聲音蠱惑,說了聲:“什麼樣的結果?”

宋辭心底莫名多了幾分寒意,捂住胸口,“你要乾什麼?我老公就在彆墅裡,他可是霍慕沉,你不要胡來!”

“哦,是霍慕沉嗎?”

霍慕沉寵溺一笑,從車裡走下來,打開宋辭一側的車門,雙腿慵懶隨意的搭在車邊,指尖抵住他的太陽穴。

“是啊,怕了吧!我老公可厲害,你鬥不過他的,所以你還是放了我吧!”

宋辭說得振振有詞。

路燈下,她的妝容穠豔,紅唇妖冶,眉宇逐漸透露出成熟女人的氣息。

很勾人。

霍慕沉低眸凝視住女人撩人的唇笑,妖嬈的容顏,喉結不自覺滾動,“不管你老公是誰,我都要定你了,你恐怕逃不走了。”

“誒呀,那可怎麼辦?”

“嗯,那可怎麼辦?”

宋辭鹿眸轉了轉,唇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舉手,“那我隻能投降了。”

“這麼快就投降,不要你老公了?”霍慕沉言語裡有幾分不滿,低磁的嗓音裡充斥怒火。

“可是我打不過你,我老公又不出來救我,你長又帥氣,我就算和你在一起,肯定也不算吃虧,所以說就勉為其難的從了你吧。”

霍慕沉俊顏陰冷了,惱怒,拽住宋辭手腕,咬牙了半天,最後隻說了一句。

“小冇良心的。”

“哈哈,小哥哥你是吃醋了?”宋辭拍了拍他肩膀,從車裡走出來,抻了個懶腰,意味深長的笑,“放心啊,姐姐我會好好疼愛你的,不會讓你吃虧。”

霍慕沉挑眉,“不會讓我吃虧,看來我要打電話告訴你老公,你在外麵是怎麼樣,讓他好好管教你了。”

宋辭眼角抽搐,“可是我老公今晚給我派了個重要的任務,我現在幫他完成任務,難不成他現在還想卸磨殺我?”

“你是驢?”

“……”

“你纔是驢!”

宋辭震天怒吼。

“不許開我玩笑。”

“就許你開我玩笑,不許我開你玩笑,霍太太真是好霸道!”霍慕沉長指微屈,一下下扣敲著車把手,讓人看不透他在想什麼。

“霸道也是老公給的資本,你有意見嗎?”

“冇意見,豈敢有?”

霍慕沉不逗弄宋辭了,要是再欺負兩下,一會兒小姑娘就該哭鼻子了,他不好哄。

宋辭聽得心情愉悅,在小路上慢慢散步,偶爾搭了幾句話。

“你聽到星辰給我的答案了嗎?”

“聽到了。”

話題突然沉重,氣氛也慢慢冷了下來。

“星辰也很不容易的,秦宴受到過那樣的痛苦折磨,真是造化弄人。”宋辭莫名心疼兩人遭遇,又因為感同身受,她並不想悲劇再次重演。

默了片刻,宋辭忽然頓住腳步,抬起期許的眼神,“霍慕沉,就算秦家真對我做過什麼,但是那和秦宴都冇有關係吧。

你對秦家動手時,放過秦宴和許星辰。”

霍慕沉挺直高大的身軀,在聽到宋辭開口請求的刹那,乍然頓住腳步,漆黑的身影剛好和宋辭重疊,甚至完全籠絡宋辭。

“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