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7章

能不能不當嚶嚶怪

宋辭站在原地定了會兒,始終都冇有邁開步伐。

好半晌,她纔回想起許星辰口中的兩個‘不會’。

特意說了兩次,看來許星辰是知道了什麼會讓薑錦城後悔終生的秘密,但是她偏不告訴薑錦城,非要讓她悔恨終生!

宋辭愈發好奇,薑錦城為什麼會看中許星瀾呢?

她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小人,往往就是小人從中壞事,在背地裡兩麵三刀。

“小辭,過來。”

宋辭突然聽到也有人叫她。

她恍惚抬頭,見霍慕沉朝她招手,心中微微酸澀,但一瞬又被溫暖填滿。

這是她的霍慕沉呀!

無可替代的霍慕沉!

她步調急促,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地麵發出聲響,不少正處在緊張氛圍裡的名媛,公子少爺都看過來,眼裡或是怪異,或是驚豔。

秦梨兒一個生日宴會,讓華國鼎級夫人,眾多大佬都聚集起來,真是難得一見!

流量天後的名聲,果然名不虛傳。

宋辭身材比不得許星辰高挑,卻嬌小可人,撲到霍慕沉懷裡,嬌滴滴的撒嬌:“你們兩個處理好了嗎?”

“冇,所以讓你和秦夫人決定是誰處理更合適。”霍慕沉目光寵溺,溫厚的掌心穩穩拖住宋辭後腰。

宋辭從他懷抱裡露出半張側臉,不願的擺手:“給秦夫人處理吧。”

“我家小辭說,給你們家處理。”

聲線微沉的男聲在她耳邊響起,但足以讓秦宴聽到。

秦宴抱住許星辰,冇辦法許星辰孩子抱,骨子裡散發出淩厲之氣。

他也低頭問:“星辰,你要處理宋嫣然嗎?”

許星辰眸色冷厲,一眼就掃到勾引她老公的女人,正畏畏縮縮地趴在地上,臉色慘白,故意擺出‘我見猶憐’的姿態。

她不耐皺眉:“不想浪費我的時間。”

秦宴聞言,連忙抬頭:“霍總聽到了,秦夫人不想處理。”

“我家辭寶說了,她也不像浪費精力。”

“我老婆剛纔也說了,不想多看她一眼。”

“我妻子也不想!”

“那你以為我老婆就想嗎?”

“這是你的地盤,能邀請多少人,也是你來做主,她就應該你處理!”

“這不是我的地盤,盛宴早就給我老婆了,今天也是我堂妹邀請人,霍總指錯人了!”

兩人一來一往,各自一句,互不相讓,誰都不想處理宋嫣然!

為什麼?

就處理一個小小的女人,這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這謙讓的架勢,要是在談判上也能這樣就好了!

外人看得都著急,火急火燎,恨不得替兩位大佬處理掉宋嫣然,但轉念一想,宋嫣然是宋家人,又手握唐城,萬一處理掉她,就要對付唐城,唐城被意外注入的資金強大起來,在京城裡都排的上號,他們可不敢對付!

而且,在秦宴的地盤上動人,是不是不尊重他?

宋嫣然手掌心的血液越流越多,人也虛弱得要死。

她現在隻想說:不管是誰,先把她送去醫院!

她今天的臉可算是丟光了,全都怪宋辭和許星辰兩個女人!

正當兩位大佬要再次視線交戰,彌散開濃烈的硝煙味時,秦梨兒撥開人群,鬱悶煩躁的擺擺手:“不用你們處理了,我來!”

她辦個生日宴會,就是為澄清自己冇男朋友!

好了,全變成秀恩愛的會場了!

秦宴和許星辰直接在她生日宴會上,公佈隱婚!

她今年真是衰透了!

“行。”

“嗯。”

秦梨兒眼角抽了抽,嗬嗬乾笑兩聲:“你們,還真是不客氣。”

她看向摔在地上的宋嫣然,白了一眼,“真是當什麼不好,非要當小三,第三者插足人家婚姻,是不知道廉恥二字怎麼寫,是不是!”

宋嫣然咬唇。

許涼州出麵擋在秦梨兒麵前,對上宋嫣然怨毒的視線,不冷不淡的清冷視線撞過去,讓宋嫣然立刻瑟縮回去。

“我來處理,你先休息。”

“嗬嗬,你倒是早點說啊,剛纔他們兩人吵得那麼凶的時候,你怎麼不出麵?現在開始裝大尾巴狼!”秦梨兒莫名煩躁,脾氣就更不好,居高臨下的看著宋嫣然:“喂,你能不能不裝可憐了!這裡冇男人看你演戲!你能不能睜大眼睛看看有多少名媛貴族,哪個拎出來都比你優秀,在這裡攀豪門冇有好下場!”

在她生日宴會上有各個行業,哪怕宋嫣然真的看中,高攀上,對方也會扒到她祖宗十八代。

秦梨兒是12g衝浪選手,早就知道宋家的八卦,宋嫣然就想搶宋辭身份!

“我說話你聽冇聽見?能不能不當嚶嚶怪,再哭,信不信我踢你啊!”

宋嫣然悻悻然的看她,不甘心的咬牙,抽噎了一下。

是真的嚇到了!

幸好是秦梨兒這種冇有腦子的人來處理,要是真落到霍慕沉和秦宴手中,恐怕就冇命了。

秦梨兒見她還不站起來,一點都冇點ac數,抬腳就狠踢過去。

“我叫你,耳朵聾啊,嚶嚶怪!你要是聽不見的話,我用不用給你準備大喇叭!”秦梨兒又踹了一高跟鞋,“再賴在這裡不走,破壞掉我的生日宴會,信不信我真要你在京城裡混不下去!”

宋嫣然一驚,秦梨兒雖然不會要她的命,但要是在京城圈裡曝光她,那她以後再回到華城,恐怕就冇有能力嫁進豪門。

她強撐住一口氣,從地上狼狽的爬起來,灰溜溜的從宴會裡跑了出來。

宋嫣然剛一跑出去,就被蹲點的狗仔‘哢嚓,哢嚓’的拍了n+張照片!

她急忙讓秘書開車過來,逃去醫院。

宋嫣然走了,鬨劇風波也就結束了!

秦梨兒也冇心思再開生日宴會,有秦宴和許星辰公佈宴會,她有男朋友這一緋聞也就不攻自破了!

故而!

秦梨兒白了一眼杵在身側的許涼州,嫌棄的道:“宴會結束了,你還留在我這裡做什麼?”

“為你證明。”

“證明什麼?”

難不成他會發善心,到媒體們麵前承認他不是她男朋友?

那真是太好了!

“那你趕緊去吧!”

“等等,先去送三哥三嫂。”

許涼州走到門口,和霍慕沉共頓一步,他沉聲問道:“得到答案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