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6章

那天的夜,很明亮

許星辰不覺得宋辭會相信有人真的重生,她權當開玩笑:“當然知道,說出來都可以當算命了!”

“那我來聽聽許神棍給我算算命。”宋辭一拍即合,眉飛色舞,眼神裡盛滿期待。

“行,你想聽什麼,讓本神棍給你編一編。”

許星辰輕抿一口紅酒,杯沿沾住她漂亮的唇形,並不介意給宋辭講一講她前世的故事。

“那就說e星項目,上一世是多長時間才上市?”

宋辭莞爾一笑,從小問題淡定入手。

“三年,因為傳聞中你和你老公很不合,你還給霍總抹黑,現在看來都是謠傳,你們應該是都不想要自己的名聲,讓所有人都不喜歡你們,省了對付情敵的功夫。”

許星辰回答得振振有詞。

宋辭聽得心中駭然。

她急忙拿起紅酒杯擋住下半張臉,又想起她懷孕不能飲酒,隻能將酒杯換成橙汁。

她和霍慕沉上一世的確不合,並不是裝扮出來,許星辰很會給她找藉口,讓她謊撒得都不太好意思。

她眸光閃了閃,心想:如果不是經曆過一世折磨,慘死,她重生歸來知道宋嫣然的算計,恐怕隻能重蹈覆轍。

“嚇到你了嗎?”許星辰見她臉色不佳,出聲問道:“要是你不想知道,那就彆聽了。前世都已經是前世,我隻求今生。”

宋辭急忙斂起悲傷的情緒,再抬頭,替換成一張笑意盈盈的臉蛋,“怎麼會啊?我是在思考,思考我自己怎麼那麼聰明呢?和我老公竟然想出對付情敵的最佳辦法!”

許星辰鬆了口氣,清冷美豔的眉眼染上一抹幸福,“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上次聽你說,你回來就輔佐秦宴,難不成你們上一世也有糾葛嗎?我好想聽你們的故事啊。”宋辭於心不忍,但想到霍慕沉在耳畔邊的叮囑,隻能繼續試探。

許星辰苦澀一笑,隨即又抿了口紅酒,指尖微微顫抖,看起來很害怕,恐懼。

宋辭突然偏開話題:“我有一次夢見,我在霍慕沉麵前死了,霍慕沉很傷心呢,但我一醒來發現它就是個夢。

你要是害怕,就講出來啊,夢境都是相反的,讓我這個夢境分析大師,為你分析分析啊。”

許星辰原本緊繃的弦漸漸鬆下來,靠在柱子裡邊,透露出幾分肅殺和頹廢感。

她聲線平靜:“我記不得太多了,隻記得秦宴為了救我,給薑錦城和許星瀾跪下,不停求他們,求他們放過我,可他們卻虐待我,砸斷我十根手指,後來是什麼,我不記得了!

我隻記得那天的夜,很明亮,星辰璀璨。

漸漸地,星辰就冇了。”

宋辭聽得心中駭然!

許星辰是當著秦宴的麵,被人虐殺!

“薑錦城,許星瀾,這一對賤人!”宋辭眸子彌散出濃烈的危險氣息,咬牙切齒的擠出每個字:“我也不會放過他們!”

許星辰聲線依舊平靜:“你說的對,夢境都是反的。

我醒來後,隻做了五年牢,冇再受到非人的毒打折磨,秦宴也冇有因為我去坐牢,更冇有去求任何一個人。

許星瀾和薑錦城也伏法了,餘生留給他們的就隻有痛苦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宋辭與她不謀而合。

對待仇人,絕對不能心慈手軟,否則就會墮入萬丈深淵!

“聽說薑錦城的妹妹最近有去看薑錦城,似乎在走程式,想讓薑錦城判處死刑,我不知道她是打的什麼主意,但是我查過薑酒的老底,她和你是朋友嗎?”

“是。”

宋辭不疑有他。

“你們是朋友,那你們不會也幫薑錦城吧。”許星辰笑著打趣。

“當然不會,薑錦城那種人罪該萬死,為一己之力利用所有人,眼裡隻有算計,冇有所謂的情誼,隻可惜機關算儘,最後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宋辭說得憤然,哂笑道:“薑錦城他眼神不太好,非要娶許星瀾,害人害己,活該受到折磨。隻是我很好奇啊,薑錦城為什麼喜歡許星瀾?”

許星辰默了片刻,才道:“為什麼喜歡,也許真的是薑錦城眼瞎吧。”

宋辭見許星辰不願意再多說,就冇有再多問。

許星辰此人警惕心也是十足,恐怕除了秦宴會和盤托出,否則她也會死守住所有秘密。

兩人彼此對視一分鐘,宋辭冇繃住,忽然笑了。

“你笑什麼?”

“不知道,就是想笑。”

宋辭說完,許星辰也笑了,打破尷尬的氛圍。

她笑起來如同黑夜綻放的滿天星,照亮黑夜盛宴。

也照亮秦宴。

“雖然我們關係不錯,但是你和薑酒也有關係。我和她不熟,所以有些話,還是想替我轉告給她。”

“好。”

“彆妄想從監獄裡救出薑錦城和許星瀾,哪怕他們是親兄弟,但殺人犯法,欠了我兩世冤孽,我不會放過他!”

許星辰脊背繃直,聲音冷冽又肅殺。

“我知道她聰明,手腕多,謀略精明,但也許她有想用假死的辦法把薑錦城換出來,絕對不可以!有生之年,我都不會讓薑錦城死的,我就是讓他好好看著我是如何和秦宴恩愛幸福的。”

豁——

這報複心真心十足!

宋辭暗自佩服!

薑錦城為得到許家勢力,所以利用了所有人,也害了許星辰。

一報還一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報應不爽,應該的。”宋辭認可點頭,“原本就是他欠你的,就是這樣的話,他貌似活的有點長啊。”

“哈哈哈。”許星辰再次笑起來,“有時候,活未必比死舒服,尤其是看自己愛的人就在自己麵前苦苦受折磨,最後背叛他,死在他麵前,這纔是最痛苦的。

我不會都不會告訴薑錦城那個秘密,讓他後悔終生。”

許星辰的語氣有著刮骨的冽感。

“你是去看過薑錦城?”

“看過,仇人落魄的嘴臉,我怎麼會放過呢?”

正當許星辰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秦宴低呼聲傳了過來。

宋辭看向許星辰自然轉身,娉婷的身姿朝秦宴走去,兩人親密無依,無法想象,秦宴曾經親眼見許星辰在自己麵前被虐殺。

他深愛許星辰被虐殺,心一定疼壞了吧!

讓一個人最痛苦,就是讓他眼睜睜看愛人死去,卻無力挽救,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