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8章

許涼州的小狐狸

“我下次讓他們起一個好名字。”

霍慕沉掃了眼微信群,見許涼州單獨戳過來訊息,詢問:“三哥,你確定可以?”

“你冇得選。”

許涼州:“……”

過了幾秒,他再次發:“我籌謀五年,可不是為了配合你,就要把我圈到手的小狐狸放跑。”

“暗戀五年,纔對人下手,這是籌謀?”

霍慕沉回完後,許涼州回到:“總好過三哥,覬覦二十年纔到手。”

霍慕沉眯了眯眸,視線移到躺在自己懷裡的宋辭,不急不緩回:“你三嫂在我懷裡,我明晚再去參加生日宴會。”

許涼州:“……”

放下手機,霍慕沉又吻了下她唇角:“真好。”

“你也好。”

宋辭就在霍慕沉身邊,兩人吹著暖風,昏昏欲睡。

一直到中午,霍慕沉都冇有醒,宋辭倒是被餓醒了。

她躡手躡腳地爬下躺椅,拿起手機先下樓。

霍慕沉很少熟睡,但是這次他卻陷入夢境裡。

許是聽完宋辭的夢境,霍慕沉不由自主多想兩次。

他站在一扇厚重的鐵門後,在被宋嫣然攔住後,麵龐被陰翳籠罩,一把甩開她,抬腳踹開鐵門。

撲麵而來就是濃濃的血腥氣。

男人一眼就見到被昏黃燈光籠罩的女孩,躺在血泊裡。

她頭歪去的方向還是門口。

霍慕沉一瞬間就瘋了!

他眼球紅了,飛快衝過去,一腳踹開正操著劣質手術刀的男人。

“救護車!快點!”

楚淮北也被嚇壞了,急忙讓人調緊急救助的醫生,再去叫救護車。

他回頭,就見到從不低頭的霍慕沉,正跪在床邊,抓緊宋辭的手,一遍遍喊太太的名字。

“小辭,你彆嚇我!”

“你醒一醒,隻要你醒來,我就答應你離婚!”

“……”

急救醫生很快被抓來,頂著巨大壓力給宋辭做緊急措施,可最後隻能滿臉哀慼對霍慕沉搖頭:“霍少,太太……去了。”

“閉嘴!我命令你,把她的腎臟安回去。”霍慕沉抓緊宋辭逐漸冇體溫的手,用力攥緊想把溫熱傳給她,可怎麼也捂不熱宋辭冰冷的手。

急救醫生搖頭:“太太兩顆腎臟都離體超過二十分鐘,已經冇生命體征了。”

“滾!

淮北,再次找其他醫生!”

霍慕沉見躲在角落裡的兩個罪犯,幽深的目光瀰漫滔天恨意,從楚淮北手中拿過消音手木倉,對著意圖逃跑的男人瘋狂扣到扳機。

他俊美絕倫的五官佈滿肅殺之氣,宛若前來索命的嗜血修羅。

一連八發子彈全數打光,霍慕沉才停手。

楚淮北從霍慕沉手中接過空槍:“霍總,該怎麼處置他們?”

兩人四肢各被打了一下,都冇有死。

“帶回去,把他們對太太做過的事,對他們全都做一次。”

“是。”

楚淮北不敢疑他,讓人把臟東西拖走。

霍慕沉叫來又一個醫生,儘力把宋辭腎臟安回去,但是宋辭心臟和各項生命體征都冇了。

是徹底……死了。

霍慕沉腦子嗡地一下,身體不由自主往後趔趄,直接栽在病床邊。

楚淮北及時扶住:“霍少,您不能撐不下去,您纔剛剛甦醒,不能有太多情緒。”

霍慕沉完全聽不清楚淮北說什麼,靠在病床邊,抱住宋辭,失聲哭了出來。

“小辭,你怎麼忍心……”

圍繞在霍慕沉身邊的下屬們都跟著紅了眼眶,冇什麼比眼睜睜看著自己愛人,隻差幾秒卻冇救過來,最後死在自己麵前更痛苦吧!

這完全無異於是一種折磨。

哪天不動手,偏偏就等霍少來接人這一天!

霍慕沉心疼壞了,疼得連呼吸都變得異常艱難。

不知哭了多久,他眼神略略呆滯,抱住宋辭一遍遍用袖口擦拭她臉上的血跡,重重親吻她唇角,嘴角勾起一抹陰翳:“小辭,我們回家吧。”

他還是命人叫來救護車,小心翼翼讓醫生抬宋辭上擔架。

宋辭身體完全冷了下來,雙手在被抬起的刹那,隨意耷拉下來,驚得霍慕沉去拖。

去的不是華城第一中心醫院,而是一傢俬人醫院。

楚淮北也不知道霍慕沉為什麼不去殯儀館,而是去了私人醫院。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

霍慕沉讓人強行把陸懷可拖了過來,下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把他體內的腎臟割出來,還給我妻子。”

陸懷可被嚇怕了,當即求饒:“霍少,宋辭的腎臟不在我身上,是唐家少主身上啊!宋辭是唐家養的藥罐子,您要找就去唐家找啊!”

可霍慕沉什麼聽不進去,完全陷入瘋魔裡。

他儼然是從地獄來的羅刹,強製讓人拖走陸懷可,最後……陸懷可被活活疼死在手術檯上!

宋辭的腎臟被完整安回去,隻是人已經冇了呼吸。

霍慕沉又楚淮北拿來一套黑色旗袍,挺直脊揹走進病房。

宋辭安靜躺在病床裡,閉著雙眸。

兩人之間難得安靜,冇有任何爭吵。

霍慕沉眼淚無聲的落下,開口命令全都出去。

他接好熱水,打濕熱毛巾,小心翼翼替宋辭擦拭身上的血跡,看見宋辭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還有不少傷疤,檀黑冷眸滾出濃烈殺意。

隨後,替宋辭換上她最喜歡的旗袍,替她抹上最愛的唇蜜。

做完一切後,霍慕沉渾身被抽乾了力氣,身體撞在牆壁上,強迫支撐自己看著宋辭。

他臉色冷沉,平緩著疼痛的呼吸,強撐住兩條腿走到病床,彎腰將宋辭抱在懷裡,低聲溫柔說了句:“小辭,我們終於可以回家了。”

霍慕沉一路緊緊抱住宋辭,坐在後車座,渾身散發一副生人勿近的氣息。

他貼在宋辭耳邊,輕輕開口:“我們都三年冇回家了。”

楚淮北一個大男人聽得眼淚嘩嘩嘩的掉!

全程冇有一個人打擾到霍慕沉。

霍慕沉昏迷三年,可隻要他一醒來,就還是所有人的王。

一路回到霍園。

霍慕沉抱宋辭下車,冰冷的嗓音裡裹挾著溫柔:“小辭還是不願意下車,賴在沉哥哥懷裡,那我抱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