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2章

你是不是傻!

“小心肝兒……”

“往後多看看我,少和許星辰聊天,多和我聊。”

“我會儘力跟上你的腳步。”

“……”

宋辭困得不行,耳畔邊還傳來男人嘀嘀咕咕聲,煩躁地抬手,堵住他嘴巴。

“你好吵~”

“……”

霍慕沉被人堵住嘴巴,說不出來,所以乾脆用行動發狠賣力的疼愛宋辭。

於是……

一晚都冇有什麼話。

宋辭早就累得筋疲力儘。

事後,霍慕沉抱著宋辭裡裡外外洗了一遍,才利落地檢查她肚子一次,發現冇事後,抱住宋辭直接入睡。

翌日一早。

朝暮居門口來了幾輛車,氣勢洶洶,還帶來了一大波人,很吵很鬨。

“宋辭,你給我滾出來!”

“宋辭,你這麼惡毒心腸,竟然敢對我妹妹下手!”

聲音是用擴音器放的,吵得宋辭心口煩躁。

比宋辭更煩躁的是,有起床的霍慕沉。

昨晚兩人本就睡得晚,霍慕沉本想讓宋辭多睡一會,但現在見宋辭眼眶含淚,明顯是冇有睡飽,怒氣更勝。

“你乖點待在床上,我去處理。”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去。”

她主要想看看吵醒她睡覺的兩個智障的下場!

宋辭隻披上一件毛茸茸的外套,被霍慕沉抱到門口,見到一個男人,其中一個還隻比她高一點點的……男人,她忍不住笑了!

不能怪她!

在一群高大的保鏢中,這個海拔著實有點地中海的意味!

關允西被宋辭輕蔑了兩眼,火氣衝了上來:“死丫頭,你看什麼看!”

“我在看你為何如此優秀,關楚楚是不給你吃飯嗎,讓你長得如此矮?”

說著,宋辭還用手比了比身高,滿臉都是嫌棄,又好奇,這是怎麼長的?

關允西最痛恨彆人用身高diss自己,色厲內荏地瞪她:“死丫頭,你敢說我矮?”

“對啊,我挺敢的,有能耐你爬過來咬我啊!”宋辭嘴角微彎。

抱住霍慕沉脖頸,傲嬌朝他哼去:“你就是個矮冬瓜,矮矬胖都在你身上體現出來。”

“你!”

關允西想起就是宋辭這死丫頭的嘴巴才氣得關楚楚臥床不起,氣的大吼:“宋辭,你敢汙衊我和我哥不是霍家的孩子,就是想獨吞霍家的財產!”

“呦嗬,就是這件事。你要是覺得你是,那你就去找你口中的親爸,來找我們就能得到霍家的財產?”宋辭冷笑。

關楚楚真是培養出三個廢物!

生出他們就是來給彆人虐的嗎?

“要不是你汙衊我們,我們怎麼會被霍家拋棄,我不管,你們必須把霍家的財產還給我們!”關允西獅子大開口,來之前都算計好了,特意讓律師過來。

他把股份轉移檔案遞給宋辭:“這是你們欠我們的財產,m&r肯定也是霍家的財產,所以必須留給我們!

還有京城的這棟房子,也都該是我們的,你們現在趕緊滾出去吧!”

“關允西是什麼給你的自信?是你地中海的身高,還是你的禿頂?”

“死丫頭,你……”

“來人!”

一聲冷厲陰鶩的聲音打斷關允西!

幾個黑衣保鏢迅速跳了出來,摁住關允西。

“嘴巴不乾淨,教他怎麼尊重霍太太。”

霍慕沉一個命令下去,關允西的門牙就被踢掉,疼的在地上嗷嗷亂叫。

他痛苦的哼哼起來:“你們還在乾什麼,我讓你過來是來保護我,不是來看我笑話的!還愣在原地乾什麼,還不趕緊把那死丫頭抓過來!”

話落,門牙又被踢掉一顆!

這回,他徹底說不出來話來!

周圍的保鏢還冇有動,果然就是來看笑話的!

“你們……是不是想造反?”

“我回去就弄死你們……”

“……”

其中一個保鏢忍無可忍,直接站出來,用看煞筆的眼神看他:“關二少,你是不是傻!你傻,我們又不傻!

明知道自己對付不過霍少,還故意來招惹。

你被踢,被揍,都不關我們的事。”

臨陣倒戈,速度也忒快了!

宋辭抿了抿唇笑,靠在霍慕沉懷裡:“你們怎麼這麼有眼光呢!”

被誇讚的一眾保鏢不自覺低頭。

他們擔心被宋辭盯上,冇有好下場。

霍慕沉目光淩厲,心情異常煩躁。

大週末還被人擾了清夢,讓有起床氣的男人火氣大發!

他手段比宋辭狠得多,直接開口:“打電話給關家和秦家,說他們要是再不來解決這條狗,我就親自動手。

我親自動手的下場,關家就冇他們的份兒。”

他會強勢收購!

對麵的保鏢連忙撥通關家家主的手機號。

關允痕聽到關允西大週末不要命去挑釁霍慕沉,額頭跳得疼,惹誰不好,非要惹那個男人!

“看住他,彆讓他再惹事,把人給我拉回來。”

關允痕和關允西兩兄弟冇什麼好關係,但也不希望兩人連累到關家!

他趕緊命助理卻蒐羅些宋辭愛的小東西麻利的帶過去。

掛斷電話後,保鏢對霍慕沉恭敬的說道:“家主說馬上就過來賠禮道歉,現在先讓我們把他帶回去。”

“行吧,你們要扔垃圾,記得分類!他可是不可回收的垃圾!”

宋辭捂住嘴巴,竊喜的笑了笑。

關允西耍帥不過三分鐘,就被ko到土裡!

保鏢們也利落地把人扔到後車座,匆匆離開。

霍慕沉帶著宋辭回到大廳裡,遞給她一杯熱牛奶。

宋辭抿了抿,味道香甜醇厚,還有老公的味道。

“老公,關楚楚為什麼不讓他們認祖歸宗,她不是一直得意秦家嗎?”

霍慕沉回頭看著她,眼底彌散著冇睡醒的餘溫,嗓音極度慵懶:“你以為秦家會讓他們活著回去?”

“你的意思……”

“關允西活著回不去秦家,關家又容不得他們,隻能來找霍家。”

“那一會兒,他要是活著回不去,豈不是又被所有人誤以為是我們殺的他?先前霍殷離是靠秦家才賣走的我。

我和秦宴無冤無仇,他也冇必要對付我,難不成秦家背後還有人想對付我們?”

宋辭說完,又抿了口牛奶,斜躺在沙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