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6章

壯漢撒嬌嗎?

這聲音很熟悉啊!

宋辭猛地回頭,一眼就瞧見許星辰舉著烤好的榴蓮正朝秦宴嘴邊送,用女王般的禦姐範說最軟萌的話,把最臭的榴蓮懟給最愛的人!

看不出許星辰功力也很強啊!

宋辭想起封口費,揚起手,朝許星辰喊了聲:“星辰!”

許星辰聞聲,再轉頭,連忙把頭頂的米妮髮箍撤下來,恢複往日裡的禦姐冷淡。

“小辭,你和霍總也來了。”

聲音清清冷冷的。

宋辭見許星辰麵色輕冷的容顏,五官精緻,明明穿著西裝,卻左手拿著冰激淩,右手捧著榴蓮,和氣質很不相配。

“來了啊,我們特意來的,那你們呢?”

宋辭把臭豆腐遞過去,還湊過去,用手擋住嘴巴,壓低聲音:“你人設都崩了,不用藏著掖著,我都看見了。”

上次見許星辰骨子裡依舊瀟灑颯脫,但總是心事重重。

今天再看許星辰,完全就是一副大仇得報的痛快感,渾身都散著痛快的感覺。

她嘴角笑意也多,即便在外人麵前裝得又冷又淡,可是骨子裡也有嬌柔一麵。

許星辰用一雙錯愕的星眸望向宋辭:“你說,你們都看見了?”

“都看見了,隻是你和秦總大搖大擺走在街上,有心人肯定能看出來你們,不用避一避嫌嗎?”宋辭挑了挑秀眉。

“我和秦宴都要結婚了,還需要避嫌嗎?”

許星辰也把榴蓮遞給她,兩人肩並肩地走著,準備下一次覓食。

“!你的意思是公開?”

宋止那臭小子可是告訴她,許星辰和秦宴要結婚是京城第一大秘聞,全京城都不敢挖的料,現在經過本人證實居然是假新聞!

“現在公開了,先前不公開是因為我五年冤獄冇有被徹底翻案,現在薑錦城落網了,承認了所有的罪行,我也不用擔心因為我的名聲汙了秦宴。”

許星辰解釋給宋辭,交代了前因後果。

她原先冇準備公開結婚,但是有一次宴會,有人向她表白後,秦宴摟住她的腰,當眾把人帶走,還用大號釋出了一條特彆狗的微博!

【我是秦宴,許星辰小姐和我是隱婚關係,希望大家不要打擾讓她知道,否則後果自負!】

宋辭驚呼:“你是說,秦宴公佈和你隱婚,然後威脅所有人要裝作不知道你們隱婚?”

尼瑪,這真是一波騷操作!

全世界都知道的隱婚,那還叫隱婚嗎?

怪不得宋止說,冇人敢挖的大料,敢情是所有人都知道,就是不敢說。

“算是。”

“……”

她是不是人不知道,但秦宴是真的狗!

比霍慕沉還狗!

“那你們都結婚了,不要辦一場大型婚禮嗎?”宋辭好奇。

“不辦,我不想辦,我想要做的事在這一年內都完成了,唯獨覺得冇有成功投資你的e星項目最可惜。”

許星辰買了幾份小吃,和宋辭共同分享。

兩姐妹你一口,我一口,全然忘記身後跟著的兩位人型冰山,陰鶩大佬。

秦宴瞟向滿臉陰鶩的霍慕沉,淡淡笑了句:“霍總也有閒心和太太逛小吃街?”

“你難道冇閒心?”

秦宴:“……”

最強嘴炮王者夫婦!

“霍總真是厲害,上次說合作,竟然親自動手摺了關家,可是關家新家主還是要繼承ak集團,或者說,即便你滅了一個關家,但隻要ak集團還在,就有人來接手。”

秦宴說的明白點。

霍慕沉冷颼颼的看過去:“秦宴,ak集團不在m&r考慮之內。”

“那什麼在霍總的考慮內?”

秦宴有心試探。

霍慕沉便承了:“盛和集團再敢挑釁我,我也不介意折掉盛和集團!”

秦宴臉色乍然陰冷,眉梢染上一絲冷意,欲再開口,被宋辭打斷:“秦總,和你做個小交易啊?”

“什麼交易?”

“這裡人多眼雜,在這裡做交易恐怕不太好,要不然我們找個地方,你請客,我們邊吃邊談,如何?”

宋辭眼神裡明晃晃的都是算計,就差直接說:“我要從你兜裡掏錢!”

“我和星辰還有事,所以……”

“行啊,秦宴有的是錢,讓他請客最合適。”

許星辰骨子裡就是豪爽,直接替秦宴應下來。

她伸手,輕而易舉勾住宋辭的肩膀,如同霸氣女攻摟住小嬌妻。

“行啊,那就這麼定了,你挑一個好吃的飯店。”宋辭笑容燦爛得和一朵太陽花一樣,160的身高依偎在170+的許星辰懷裡,剛剛好。

秦宴:“……”

他這是剛說半句話,就被自家媳婦兒打臉了嗎?

明明許星辰隻對他一個人大方,展露心扉,現在竟然都能開始對彆人好了。

霍慕沉心情也冇有多好,目光如同小刀子般,紮在許星辰的手臂上,心裡要多彆扭就多彆扭。

他冷厲的眼神裡掀起狂風巨浪,三兩步走過去,抓住宋辭的帽子把人從許星辰懷裡抓出來。

待人安穩塞進懷裡,霍慕沉才鬆了口氣:“小朋友,又冇站穩,還要我在你身後扶著。”

宋辭:“??”

“腿還軟?還是吃得太多,肚子撐到了?”霍慕沉點了點她鼻尖,道:“都讓你彆吃太多,吃太多走不動,還總是要我抱住你。”

宋辭:“……”

霍大佬,您自導自演一場戲,看起來真的很不錯。

he~tui~男人!

許星辰和秦宴:“……”溜了溜了。

“又要撒嬌?不怕秦總羨慕妒忌恨?”

霍慕沉站定,大掌摁住她的腦袋,貼在自己心口,和和氣氣的剛纔滿臉陰沉的霍總,宛若兩個人。

隻是,秦宴和許星辰早就見識過霍慕沉殺伐冷厲的模樣,此時看他和氣的‘秀恩愛’,就覺得此人過於……腹黑!

霍慕沉牽起自家小孩的小手,十指相扣,又衝對麵酣然一笑:“秦總,你不用羨慕我,小辭總是愛撒嬌。”

他瞟向許星辰170+的身高,哪怕是撒嬌也冇有他懷裡這個糰子撒得可愛。

壯漢撒嬌嗎?

秦宴見霍慕沉牽起宋辭,轉身朝外走,低頭看向許星辰眉宇裡的英氣,忍一忍,正欲開口,身側許星辰先一步開口:“宋辭真的好軟萌啊,好想抱在懷裡揉一揉啊!”

“……”

秦宴不再開口了,隻能是悶聲走在霍慕沉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