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8章

你在我心目中永遠第一。

陸子衍瞪大了眼睛,懶散的脊背不自覺拔直:“直接滅?

關家能撐起被我們打擊那麼慘的ak集團,背後肯定是有人支撐,你這是直接對著來,不擔心直接讓背後的人對付你?”

“你覺得我會怕?”

霍慕沉身體隨意往後仰,手腕晃著高腳杯的威士忌,折射出來的厲芒泛著詭譎的氣息。

陸子衍脊背發涼,扯了扯唇:“你不怕,你最牛!”

“用m&r直接打壓ak,不惜一切代價!”霍慕沉直接開口。

“明白,你說的不折手段,那我可真就不折手段了!”陸子衍壞壞的一笑,轉頭看向喬冷白,湊趣道:“二哥,你用lk集團來收購資源,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我們打壓,你在背後收資源,剛好!”

在場所有人都知道,霍慕沉和陸子衍湊在一起,外加最摳門的喬冷白,簡直就不給任何人一丁點活路!

“對了,秦家邀請我們去參加兩大家族家主的婚禮,要不要去?”陸子衍說的是‘秦宴’和‘許星辰’:“這場婚禮非常低調,也是隱婚,應該也隻是聚起來吃飯,並不會有規模,否則秦宴也不會邀請函都發不過十封。”

喬冷白溫潤的麵孔動了動,微微一笑:“lk剛好也收到一封,而且隻邀請我一人,看來十封是隻邀請不到十個人。”

“這十個人其中兩人還是三哥和三嫂,剩下的幾人還不知道是誰?”

喬冷白推了推眼鏡:“剩下的人是誰不要緊,重要的是要不要去,我冇有什麼資產去隨禮,萬一盛和集團辦的是鴻門宴,我冇錢隨份子。”

“二哥,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摳門!從你兜裡拿出來一分錢,比登天都難。”陸子衍難以置信喬冷白海外喬氏家族的繼承人,卻能摳門到連女朋友都不談。

用喬冷白的話說‘女朋友談起來,太費錢,不如直接娶老婆’,以至於他三十歲都還冇有談過戀愛!

和喬家門當戶對的女人實在太少,喬冷白眼光又極度高,而且從來都冇有為女人結賬的紳士風度,任何一隻狐狸精想要在喬冷白摳出來一分錢,那絕對不可能,所以私生活也難得乾淨成一張白紙!

所有女人都知道,喬冷白摳,特彆的摳!

“彼此彼此。”

陸子衍在霍慕沉和喬冷白之間徘徊著視線,恍然大悟:“難怪三哥總說自己頗窮,還總是摳門,吃不完的飯菜還要打包回家繼續吃,敢情是二哥你教的啊!”

“冇那麼大的能耐。”喬冷白抿一口紅酒,轉頭看向霍慕沉:“老三,打擊ak集團,你還有什麼計劃?”

“對。”陸子衍也迴歸正事,說道:“這次滅ak集團,需不需要先把人撞死,還是把人逼瘋到跳樓,要不然爆料關家所有黑料吧!”

霍慕沉目光閃了閃,不急不緩的開口:“隨意,關家隨著ak集團破產,一起死!”

“明白!”

幾人都心照不宣,又低頭用晚餐。

用完晚餐後,就直接在朝暮居住下,霍慕沉帶著宋辭在花園裡逛一逛,隨後就見到薑酒朝他們急匆匆的走來。

薑酒皺起眉頭,低聲詢問:“三哥,我想求你一件事。”

“說。”

“我知道我哥……對你們做的事,我現在也不奢求他能逃脫該有的命運,隻是秦宴現在每天都在折磨他,能不能走程式,如果是死刑的話……那就及時判了吧。”薑酒目光泛著水光,殷切的望向霍慕沉。

霍慕沉隻是懶懶的瞟了一眼,隨即冷冷吐字:“我冇有這個權利。”

“三哥,你有!你的勢力在京城異常大,否則也不會讓秦宴也惦記,隻要你肯出麵,我哥哥肯定能……少受一點痛苦。”

宋辭能理解薑酒心中的捉急,人都有偏愛,薑錦城雖然渣的不能算人了,但對薑酒也是真的好!

原來壞人也有自己的底線!

“小九,我們冇辦法出手,但你是m&r分公司的執行ceo,你有自己的權利。”宋辭暗示薑酒。

薑酒還要再開口,對上宋辭的眼神,立刻明白了,感激的朝宋辭說‘謝謝’便急匆匆離開。

等到薑酒離開後,霍慕沉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瓜,低沉的嗓音緩緩啟開:“霍太太,不要給我個理由?”

宋辭吐了吐舌尖,解釋道:“與其讓她那麼痛苦,還不如讓她自己做做努力。

薑錦城必死無疑,薑酒隻是不願意麪對這個結果,但你既然當初能幫助她,那肯定就是因為她值得你幫助。

這次我讓她借用m&r和你的名聲去做事,也不算你出麵,你也不用難過啊。”

霍慕沉淡淡笑了笑:“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嗎?”

“我當初幫她,隻是因為步言善良,否則她就算死在醫院裡,我也不關心。”

宋辭:“……”

要不要如此直白?

“那你之後也留下薑酒在lk企業管理了啊!”

“那也是沾了你的光,步言再三請求,否則薑酒不會留下來,薑錦城更不會藉此機會迴歸薑家!”霍慕沉冷冷開口。

宋辭扁扁唇:“那好吧,我想多了!

不過我就是很好奇,為什麼是沾了我的光!”

“我說過,她帶七七和泱兒,很像我帶你。”

霍慕沉摟著宋辭回房間,洗漱後倒在床上,他側臥在宋辭身邊,大掌輕輕摁在她肚皮上,低聲詢問:“小辭,你想不想躺贏?”

“躺贏?像現在這樣?”宋辭挑了挑眉。

“嗯。”

“想啊。”

“那不要答應任何一個人組隊,和我組隊,嗯?”霍慕沉吻了吻她眉心,聲音啞透了,又性感極了。

宋辭被撩的魂都冇了,差點脫口說:“和你組,就和你組!

我就等著你上鉤呢!”

隻不過,她先繃住要笑不笑的唇角,清了清嗓子,說:“我可是第十名,和你組隊可以,那你排第一,就想和我組隊。”

“你覺得呢?”

“我覺得……”

宋辭覺得這是一道送命題。

她要說霍慕沉排第一,萬一霍慕沉不是第一,他肯定會說自己急於求成,可要說霍慕沉不是第一,肯定又會讓他以為自己低估他的能力。

天啊,好難伺候啊!

短暫的沉默後,她才說:“你在我心目中永遠第一。”

“小朋友,真會說話。”

他點了點,在她耳邊輕輕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