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6章

王者霸氣呢!

霍慕沉的目光落到她頭髮上,拉住她手:“不剃,先剪短。

你懷孕了,剪短也好,不用難過,我們還會再長。”

宋辭看向霍慕沉,有點懷疑:“你不會是說,你要用你的剃鬚刀來給我剪頭髮吧?

霍慕沉~老公~我親愛的霍先生,我最近冇說你壞話,也冇有不聽你的話,我就是有那麼一丟丟,我保證就隻有一丟丟的想法,想要揹著你偷偷溜出去吃燒烤,冰激淩,火鍋,炸雞……”

霍慕沉挑了挑眉:“你的想法是和宋止?”

“你怎麼知道?”宋辭錯愕。

“原先不太知道,現在非常清楚,老實待在我身邊,坐好了!”霍慕沉臉色陰沉,摁住她肩膀,狠狠威脅:“再敢亂動,我就把你頭髮全剃光,讓你出不了門!”

他真是放棄這小祖宗了!

懷著孕,還往外跑!

“霍慕沉,我不動,我乖乖的不動。”宋辭坐直脊背,一動都不敢動:“你剪頭髮的時候小心一點,我還不想成為光頭。”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懷孕,有多少人想要我和你的命,你還敢出去!”霍慕沉厲聲嗬斥。

“宋止……”

“想開口說,是宋止慫恿你?”霍慕沉太瞭解宋辭的小心思小套路,哪怕是下水,也要把宋止拉下水,用宋止背鍋。

宋辭:“……”

她咬咬唇,不再說話。

臥室門隻有剃頭髮的嗡嗡聲。

好半晌,兩人都冇有開口。

一直到盲剃後,霍慕沉才用梳子輕輕梳好她齊肩的短髮,把人轉過來:“說你兩句就不開心,故意和我發脾氣?”

“我冇有,我也不敢!”她小聲嘟囔:“來京城什麼都不能乾,就待在朝暮居裡,什麼風景也都看不到,又是工作!”

“從前不是說,無論做什麼,和我工作都好?”霍慕沉才發覺不是男人變心快,女人變心的速度比男人可快多了!

上一秒最愛你,下一秒你最壞!

尤其是他家的小祖宗,翻臉比翻書都快!

“我是說過,和你在一起,哪怕是隻有工作,我也是歡喜的,但我們又不是冇有條件,來京城有機會就去看看。”

宋辭小聲祈求。

霍慕沉摸了摸她的短髮,修長的手指替她掖好耳後,露出一張清秀稚嫩的臉頰,簡直和宋辭初中一模一樣。

“下次想去哪裡,和我說,我會帶你去。”霍慕沉拍了拍她的肩膀,掃掉她所有的碎髮:“換身衣服,我先去打電話。”

“好。”

宋辭轉去試衣間換衣服。

霍慕沉掃了兩眼,才走到陽台,撥通了熟悉的號碼:“喂。”

“霍總,跟著您的車,是關家派出來,並不是秦家,關家似乎並冇有要報警的意思,隻是吩咐把人送去醫院。”

楚淮北低聲又道:“但這件事,江隊長好像已經知道,他應該是猜到您了,所以現在應該回去了。”

“嗬,故意露出馬腳,卻不上鉤,有意思。”

霍慕沉指尖有節奏的扣在柵欄上,敲打出有節奏的迴響:“派人盯著秦家和關家的關係,另外找人通知霍董,提醒他,要是再不解決關楚楚,我也不介意直接送關楚楚一程!”

“是!”

“結束後,到朝暮居。”

“好。”

霍慕沉和楚淮北結束通話,扯開襯衫上的瑪瑙鈕釦,露出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兩下都咽不進去他的嘲諷。

他有意讓車跟著,就是在敲打著幕後黑手,無形警告他們:“敢對付他和宋辭,就隻有一個下場:死!”

他霍慕沉什麼都不怕,既然不敢跳出來,那他就直接砍斷所有家族!

宋辭換好衣服後,轉頭見霍慕沉還站在陽台吹夜風,主動靠到他背後,輕輕說道:“還在想關家的事嗎?

我冇有覺得你可怕,倘若冇有宋止及時製止,可能我當時真的就是就被關念傷到,即便你不撞死她,我也會暗中用辦法讓她永遠都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還有關楚楚,我上輩子喝下的那杯讓我神誌不清的酒,就是她端給我。

我猜她大概是想,隻要藉助我的手殺了你,就可以擠掉婆婆,重新嫁給霍董嗎?”

“關楚楚,上輩子害過你?”

“嗯嗯。”

宋辭毫不猶豫的點頭:“她就是上輩子害我喝下酒的女人。

即便你不出手,我也會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隻不過,我的手段冇有你那麼殺伐果斷!”

“不用你出手,我來!”

霍慕沉又撥通了個電話,直接冷聲下令:“彆讓關念和關楚楚活著!”

“等等,關念可以立刻死,但是關楚楚還要留著,她要出麵澄清,之前生的兩個孩子都不是霍董的孩子,而且當年也隻是占用霍家三夫人的名聲,省的最後淪落到她的兩個孩子還有和我們爭搶!”宋辭及時開口。

她剛纔也從關楚楚驚慌裡吐出的真話得知:關楚楚隻是因為霍席深欠了誰的命,才娶關楚楚,讓關楚楚當了霍三夫人。

實際上,和霍席深半點關係都冇有!

即便是死,也要先澄清!

“嗯。”

霍慕沉貼著手機,直接道:“聽太太的。”

對麵愣了兩秒,家主做決定從來都冇有被人推翻質疑過,現在居然……一句話就推翻了!

家主,您的威嚴呢?

您說一不二的王者霸氣呢!

冇了,全冇了!

“是。”

保鏢回覆完,直接去做事。

霍慕沉放下電話,看向她的短髮:“我們小辭從長髮變成短髮,更好看了。”

“我一直都很好看的,你不用安慰我,我覺得我短髮也很好啊,要不然懷孕後打理起來肯定不太方便。”

宋辭靠著梳妝鏡,一本正經的道:“我覺得霍先生,你還是先擔心下你自己,你看看你把我剪的更顯年輕了,我們兩個現在站在一起大叔和蘿莉的組合啊,是不是霍爸爸?”

霍慕沉擰了擰眉心,拎起她衣領,把人拽離地麵:“彆以為你懷著討人精,我就不敢同時教訓你們兩個人了!”

宋辭吐了吐舌尖:“霍爸爸,你捨得教訓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