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兄,尋跡青蛇這種異獸,雖然戰鬥力不強,但是在尋覓蹤跡方麵,還是很有作用的,你確認要給我們控製嗎?”莫離問道。

葉淩天點點頭道:“不錯,你們誰控製就行了,我嫌棄這尋跡青蛇,長得太過醜陋。”

莫離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想了想,主動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就讓我來控製尋跡青蛇吧,需要怎麼做?”

葉淩天將方法告知了莫離,於是莫離從自己手指上麵,擠出來幾滴鮮血,滴落在尋跡青蛇身上。

鮮血立即被尋跡青蛇吸收,看它的樣子,好像是喝醉酒了一般,身子搖搖晃晃的,看向莫離的目光也有了變化。

“從這一刻開始,尋跡青蛇就算是我的豢養異獸了,它必須聽從我的命令列事,否則我能輕鬆置它於死地。”莫離說道。

“去!”葉淩天一抬手,尋跡青蛇就飛到了莫離手中,它很是溫順的蹭了蹭莫離的手掌,跟莫離之間,建立了某種特殊的聯絡。

這個插曲之後,葉淩天又指著斬魂刀,詢問項陽道:“莫離大概率不需要武器,那麼這一把斬魂刀,你看看自己能否動用?”

項陽將斬魂刀拿起來,仔細檢視了一番,不得不說,他對於斬魂刀還是很滿意的,不管是鍛造工藝還是刀身,都很符合項陽的審美。

項陽將自身的烈焰之力,調動了一部分融入刀身之中,可見刀身從暗紅色,直接變成了血紅。

“這斬魂刀看起來多少有些邪異,想要完整催動這等神兵利器,不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但我眼下也冇有趁手的兵刃,倒是可以先使用這把長刀。”項陽如此說道。

對於葉淩天,項陽不會太過客氣,因為他知道葉淩天大致是怎樣的人。

剛纔的測試過程中,項陽發現自己的烈焰之力融入斬魂刀之後,大致能激發斬魂刀自身將近五成的威能。

即便他不能全力催動斬魂刀,這種狀況相對於他使用神聖權杖,也好了很多。

神聖權杖雖然也是神兵利器級彆的兵刃,可項陽拿在手中,卻隻能當作比較堅硬的棍子使用,根本無法讓自身功法的特性發揮出來。

斬魂刀就不太一樣了,它能承載項陽的力量,也能讓項陽的戰力提升一截。

“不用客氣,反正都是剛纔一場大戰的戰利品,既然你能動用,那就先用著好了。”果然,葉淩天隻是微微頷首,並冇有多言。

這些身外之物,葉淩天一向都不怎麼看重。

之前一場大戰,除了斬魂刀以及被俘虜的陳家和白家武者之外,就冇有其他更多的戰利品了。

當然,被莫離重新控製的尋跡青蛇,也算是戰利品之一。

陸家陰鳩老者跟陳東身上,可能有不錯的東西,隻可惜陸家陰鳩老者,已經屍骨無存了,陳東的屍體,也被項陽焚燒了一遍。

葉淩天甚至都冇有繼續在陳東屍體上麵繼續翻找的興趣,他們將戰場簡單處理了一番,便離開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