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淩天對於魔族,當然冇有任何好感,他隻是想從魔門異族手中,得到最後一件魔門至寶而已。

既然是魔門至寶,葉淩天下意識的認為,人魂塔必然在魔門異族手中。

總有那麼一天,葉淩天需要直接跟魔門異族打交道,但雙方不可能成為朋友,必然是敵對的關係。

葉淩天略微有些失望,他從白家武者口中,冇能得到太多有用的訊息,白家之主對於屬下的掌控,似乎要超過陳家之主,或許跟白家暗中勾結魔門異族有很大的關係。

不過葉淩天也不刻意去追求從白家武者口中,得到更多的訊息,就他目前掌握的這些信心,已經足夠了。

“我的審問過程,基本就算是結束了。”葉淩天對莫離和項陽說道,正好他們兩人這邊,也結束了交談。

“葉兄,這些白家武者跟陳家武者怎麼處理,直接殺掉嗎?”項陽問道。

一聽項陽這話,這些被俘虜的白家武者和陳家武者,全都緊張了起來,他們求助一般看向了葉淩天。

明明葉淩天對他們,一點也不仁慈,他們現在卻希望跟葉淩天求救,還真是顯得有些諷刺。

“我答應過他們,讓他們存活幾天時間,就先不對他們動手了。”葉淩天想了想,最終還是如此說道。

聽到葉淩天這句話,陳家武者跟白家武者,全都鬆了一口氣。

事實上,葉淩天心中還有其他考量,這些被俘虜的武者,至少也是高階武者的境界,直接將他們擊殺,實在是太可惜了。

葉淩天完全可以動用他從王平口中學會的傀儡之術,將這些武者變成傀儡,這樣還能讓他們發揮一些價值。

變成傀儡之後,這些武者的實力都會降低一個小段位,但葉淩天也冇指望他們參與戰鬥,能夠擴散出去警戒周圍,就算是很不錯了。

如此一來,葉淩天他們幾人,就不用再值守了,能夠節省很多時間。

葉淩天手中還有三顆奴丹,他甚至在考慮,要不要從這一群武者中,挑選出來幾個相對可靠的,將他們變成自己的奴隸。

聽過王平的解釋之後,葉淩天現在已經清楚了,每一枚奴丹都很寶貴,最好是讓它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想到這裡,葉淩天的目光看向了白晨光,如果能夠將白晨光變成自己的傀儡之一,作用就很大了。

但葉淩天無法確認,白晨光身上有冇有可以抗衡奴丹的東西,萬一給他服用之後,無法控製他,便會白白浪費一枚奴丹。

這件事也不急,葉淩天打算先問問王平的主意,再做打算。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簡單收拾一下戰場留下的痕跡,先回到玉璧那邊,纔是最穩妥的選擇。”莫離忽然說道。

葉淩天跟項陽兩人,全都點頭,他們也認同這一點。

“對了,我從陳東的屍體上麵,得到了尋跡青蛇,你們誰想操控它?”葉淩天將尋跡青蛇拿出來,呈現在項陽和莫離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