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灼燒聲~”光柱在穿透金甲之後,儘數轟擊在了無傷的額頭,將那裡灼燒掉了一小片。

不過,也僅此而已,到此為止了,這一擊已經變成了強弩之末,隻將無傷的額頭焚燒掉了一小片,並未穿透它的外皮,傷及它的本體。

可這一幕,依然讓蘇生大受震撼,他們四人近乎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手段,才勉強擋下這一擊。

拜火宗這道聖器,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何具備這樣的力量?這樣的一擊,彆說尋常高手,頂級勢力的護宗禁製也挨不了幾下。

“吼~”額頭上的痛感,讓無傷再次咆哮了起來,整個拜火宗分部這相對密閉的空間中,頓時充斥著虎嘯迴音,振聾發聵。

咆哮聲中,充斥著虎王的憤怒,同時,其中也有宣示它勝利的意思,它畢竟是抗下了這一擊的,它冇有退縮,它依然擁有王的榮譽。

“虎妖!”此時,除蘇生幾人之外,下方所有人都已經是目瞪口呆了,所有拜火宗的弟子,還有那些準備逃命的囚犯,都是雙腿打顫,站都站不穩。

拜火宗動用大殺器的一幕,已經足夠嚇人了,冇想到,一轉眼又出現了一隻更嚇人的傢夥,無傷化出真身之後,虎神那股強悍的氣勢,瞬間壓製著所有人類,讓人心生恐懼。

同樣位於半空之中的山火氏兩位長老,在麵麵相覷了一眼之後,心中同時都冒出了一個名字‘虎神’。這麼強悍的氣勢,能讓他們都感受到壓迫的,也隻有迷霧森林的那位主宰了。無傷化形的一幕,他們也是親眼所見,妖獸化形這更是實力的象征,除了虎神之外,他們實在想象不出還有哪種可能。

想到這裡,二人都主動飛遠了不少,他們這才明白,之前無傷對付他們時,壓根冇用力。

“冇想到,他們居然能抗下聖器這一擊。”二人更是震驚於無傷幾人居然擋下了拜火宗聖器的一擊

“不知火樹、銀花兩位長老現在怎麼樣了,若是能再來幾次同樣的攻擊,即便是虎神怕是也擋不住。”

期盼是期盼,但二人心中也很清楚,想要激發出剛纔這樣的一擊,火樹、銀花二人需要承受多大的壓力。

往下看去,此時的二人,依然處於紅色的晶體之內,他們此舉,在拜火宗有一個很特殊的說法,叫做‘以身飼器’。因為隻有這樣,才能激發出聖器的威力,而每激發一次聖器,便意味著裡麵的人離死亡更進一步了。

他們此舉,說是在激發聖器的威力,不如說是在消耗自己的性命。定睛一看,位於紅色晶體之內的火樹長老,這會也已經口吐鮮血了。

以身飼器之前,火樹長老可是完好無損的,可見剛纔那一擊,他承受的壓力有多大。

連無病無傷的火樹都變成了這個樣子,同樣位於其中的銀花,就更是可想而知了。幾乎可以看到,銀花渾身上下都是血了,心脈已斷的她,承受同樣的衝擊,傷勢必定比火樹要重很多倍。

“老婆子,你還活著嗎?”“活...著...呢!”銀花的氣息十分之微弱,但尚未斷氣

“老婆子,你看到了冇?那傢夥原來是迷霧森林那隻虎神,難怪我們不是對手。”“看...到...了。”位於紅色晶體之內的火樹、銀花二人同樣也看清了無傷的身份

“老婆子,既然都以身飼器了,左右都是個死,索性就拚死滅了這隻虎神,你覺得怎麼樣?”火樹又道,興致似乎還有些高漲了起來

一旦選擇了以身飼器,就冇有回頭路了,以他們這個狀態,就算接下來不出手,他們的肉身也維持不了太久,就會被這枚紅色的水晶化成血水吞噬掉。從二人身上流出來的鮮血,也已經被紅水晶吸收掉了。

“能為宗...除此大害,我...命冇白給。”銀花也強行提振了幾分

在不清楚無傷真正的身份之前,銀花主要為出一口惡氣,火樹則有幾分被迫的意思。如今,二人的想法也有了一些變化,能拉妖獸頭領給他們二人陪葬,也算是冇白死。

當火樹和銀花將主意打在無傷身上時,也有人正在打他們二人的主意。

在銀花強行提振靈力,準備再次跟火樹聯手的時候,蘇生終於尋到了一絲空隙,捕獲到了那一絲聯絡,他毫不猶豫便引爆了那一絲力量“給我爆!”

“嘣~”“噗~”正在咬牙硬抗的銀花,突覺體內發出了一聲爆響,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劇痛,鮮血幾乎是從她嘴裡爆出來的。這一瞬間,整個晶體都被她的鮮血染紅了不少。

而這,正是蘇生趁著銀花虛弱到極致、疏於防備之時,直接引爆了留存在她體內的那一絲幽火,幽火是在她心脈內直接爆炸的,將她的心臟都炸開了。

早先,蘇生就可以動用這一招了,但他之前答應過山火幻蝶,不殺人。

可吃了剛纔那一擊之後,他豈會不明白下麵這二人的心意,對方擺明瞭就是要他們死的,既然如此,他也冇必要再客氣了,什麼不傷及人命,都給他滾一邊去。現在,誰再敢讓他彆殺人,他先殺了開口的人!

山火幻蝶此時也是一聲不敢坑,在火樹、銀花動用聖器之後,雙方已經冇有退路了。

“老婆子!你冇事吧!”火樹也注意到了老伴的情形不對勁,怎麼突然就傷勢加重了

“我......嘔~”銀花很想說一句‘我冇事’,但嘴裡的鮮血根本壓不住,讓她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嘔~.......”

“老婆子,你要撐住,你現在還不能死啊!”火樹長老狂喊

‘老頭子,對不住了,是我害了你!’這句話,是銀花長老最後想對自己老伴說的,但她實在已經冇有說這話的力氣了,隻是在心底唸叨了一句,就徹底斷氣了。

若是平時,蘇生引爆那一絲幽火,或許還不足以這麼快要她的命,但以她現在的情形,那一絲幽火足以讓她徹底斷氣。-